创业者的《创造101》之路

2018-06-19 09:31 来源:青年创业网

最近最火的综艺当属《创造101》。101位青春美少女为了争夺11个席位出道,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虽然每个人都带着甜甜的笑容,唱着甜甜的歌,看似轻松的外表之下,哪一个又不是拼尽全力,这让许多人在她们身上看到了自己。

在《创造101》舞台上的晋级,就像创业公司拿到投资所需要攻克的各个关卡。娱乐圈残酷,创投圈又何尝不残酷。在创投圈经常听说某某早期项目突然资金链断裂,宣布死亡。所以,对于初创公司而言,拿到投资是决定生死的大事。

出道了不一定能大红大紫,拿到了投资也不一定就能做成大事。但是被pick的那一刻,仍旧是人生的一个重要高光时刻。

海选阶段

F班没关系,但要有进A班的野心

海选阶段,导师们根据101位女生们的能力,把她们分到A—F班不同等级的班级,作为能力排级。经过后期的努力和公演,她们的名次将会被重新排列。几期节目下来,曾经一些A班的学员有降级成为B班的,一些F班的学员则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逆袭,成功冲到A班。

就像创业者,在最开始时,所做的项目或许并不被人看好,但是在不断地完善过程中,日趋成熟。也有一些事先被看好的,则因为种种原因反而失败。

其实,无论是做女团,还是在创业初期,有三点很重要。

1、平台选择很重要

《创造101》里的女孩们,一些来自大公司,一些来自直播平台,还有的是为了2000块钱来参加节目的。从第一期播出的节目中不难看出,101位选手中,来自大公司经过专业训练的学员,在业务水准和能力上都远远领先,所以一开始也被导师们分到能力等级较高的班级里。虽然一开始大家在起跑线上良莠不齐,但是当她们站在《创造101》的舞台后,她们的平台便是一样的了。《创造101》自开播后就热度不断,突破8亿的点击量,将《跑男》和《极限挑战》远远甩在身后,可以说是目前女团选秀里最大的综艺平台。只要你有实力,或者足够特别,就可以受到关注,被人们看到。就算最后没有成为女团出道,她们也已经拥有了一份不错的人生履历。

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去北上广深发展,因为那里有很多知名的大公司,可以给这些有梦想的年轻人提供平台和跳板。就算未来回到二三线城市,履历的竞争力也将提升许多。就像毕业找工作,哪怕你是清华大学的最后一名,也比野鸡大学的第一名看上去更能吸引人。所以如果你要创业,建议你先去一些有名气的大公司工作,提升自己,学习经验。

美哒公司创始人唐永波,是前阿里巴巴淘宝本地生活、淘点点的负责人。他坦诚地承认,在阿里工作期间,获得了大量的经验和指导,现在的新公司也依然践行阿里一贯的文化。而来自阿里系的互联网创始人则是数不胜数:嘀嘀打车创始人程维,曾担任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盒子世界联合创始人孙彤宇,曾担任淘宝网总裁;蘑菇街、卷豆网创始人陈琪,曾担任淘宝产品经理;虾米网创始人王皓,曾在阿里巴巴工作……

一个好的平台可以迅速提升你的实力,还有影响力。帮你积累资源和人脉,在未来事业发展中助你一臂之力。

2、正确的方向和定位

杨超越和王菊的走红,之所以争议如此巨大,是因为她们不按照常理和规则出牌。比起唱跳实力和外貌俱佳的其他学员,她们被讨论更多的是“人设”。

从第一期,杨超越虽然跳舞唱歌样样不行,但其蠢萌的性格和不错的长相,立刻赢得了导师和观众的好感,在后期的观众投票票数中排名第二。王菊本来是101里的替补选手,因为长相不符合一般大众审美,开始票数很低,但后来凭借着“独立”“女权”的形象,以及大量的“王菊梗”,被网友们投上了第一的位置。

很多投资人都在讲,我投资就是投人。

商业是有形的,人的特质是无形的。所以你必须让投资人明白你是做什么的,你的定位是什么,让对方快速做出判断。

高瓴资本集团创始人张磊在投资京东前,首先是信任刘强东。刘强东的真实和坚持,让他看到了一个可以长期发展的企业的燃点。就算后来京东连续8年亏损,赔掉三亿美元,对张磊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因为他要赌的是最值得相信的事情,就算全世界所有的消费者、供应商都说京东傻,但他觉得仍旧要继续加深京东的护城河,不要为了盈利过早改变公司的战略和思路。

为偶像投票是一种信仰,超长期投资也是一种信仰。所以,创业者必须在一开始,就确立一个清晰的目标和方向,哪怕在现在看来并不完美甚至有些犯傻,但一直认真和坚持,你就赢了。并要在这过程中不断投资自己,提升自我价值,才能在机会到来时抓住。

3、新战场新战略

虽然是101个女生为了11个席位比赛出道,但其实这里面有半数人已经出过道。吴宣仪和孟美岐来自韩国女子团队“宇宙少女”,前1931组合,强东玥2016年参加《超级女声》出道,朱天天也同样参加过《超级女声》并作为歌手出道,还有之前参加过《中国有嘻哈》的yamy等。

在初次评测中,虽然朱天天的结果不理想,但是因为她自带魔性的笑声和综艺细胞让观众们一下注意到了她。不过后来被网友扒出,她在参加超级女声的时候并不是这样,有人怀疑她是故意博人眼球。不论事实真相如何,不可否认的是朱天天的战略成功了。另一个学员段奥娟因为在网上唱歌小有人气,在第一期中更是以一首《从前慢》获得了导师们的认可。但是她只会唱歌,舞蹈零基础。而做女团,必须能歌善舞。于是她每天勤奋练习,最后还做了勤奋C位。虽然她跳舞不是尽善尽美,但跟第一期相比已有了很大进步。如果一开始段奥娟只抱着会唱歌就好的心态,那么她肯定很快就会被淘汰掉。

时代不同,赛道不同,那么你的战略和能力也必须跟上相应的步伐,否则就只能出局。

吴晓波说,“创业革命,70%的现有品牌会消失。”

无论你从前取得了怎样的成绩,在创业这条新的赛道上,都必须适时调整自己战略。

哪怕是马云能够走到今天,也不完全取决于他在1999年创办了阿里巴巴。因为他无法用1999年的战略做2018年的企业。时代的变革非常迅速,人们擅长喜新厌旧,如果不自我迭代,那么终究被时代淘汰。

训练阶段

努力不一定能赢,但不努力一定会输

第三期节目里,101个女孩被分成了16组两两PK,这16组的C位,分别是8名能力C位和8名勤奋C位。能力C位是导师们根据选手能力决定的,而勤奋C位,则是通过练习室监控中大家课后加练时间决定的。

不过现实不是励志偶像剧,在最后比赛中,勤奋少女们并没有因为勤奋就在PK时逆袭翻盘,仍旧被那些基础功底好的能力组们团灭了。

很多人喜欢歌颂努力,但说到底,如果努力没有成果,那么都只是感动自己。这个时代,努力的人太多了,富士康上的流水线工人不努力吗?那些每天凌晨四五点起床扫大街的清洁工不努力吗?焦虑时代,每个人都在铆足了劲儿往前跑,所以努力已经不值得被夸耀了。

《创造101》里有一些姑娘很努力但就是排名靠后,比如“金华火腿团”的成员徐梦洁。

有次导师罗志祥看过她们组的表演之后十分震惊:“为什么你们这次跳得这么好,是因为比以前更努力训练吗?”

徐梦洁说:“不是,是因为我们都没有被大家看到。”

创业更甚,你的努力不会被电视节目播放,也不会有人为你讴歌颂德,你只能独自熬完一个又一个孤独的深夜,等到黎明曙光的到来。如果没有这个心理准备,那么还是不要创业了。

那么,不努力可以吗?当然不行。

努力不一定会赢,但是不努力一定会输。

《创造101》里第一次分班,有组选手一直嘻嘻哈哈,在表演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叫停。导师Ella生气地问:“你来这边干嘛呢。”发起人黄子稻直接说:“有本事用舞台展现出你们的魅力,没本事就回家。”

可能你努力了很久都不会被人看到,没有成果,但只要一松懈,就会立马被别人看出来。当所有人都在赛道上拼命往前跑,你的每次偷懒,都是将自己的机会拱手相让。

说到底,哪有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

公演阶段

每次机会,都要努力把握

每训练一段时间,学员们就会有一次公演的机会,在演出后现场观众会进行点赞,点赞数最多的学员就是那期是“点赞王”,这很像创投圈的路演环节。

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路演是他们获得投资的一次渠道,很多投资人选中的项目都是在路演现场认识的,所以打好路演这场仗非常重要。路演一般需要7分钟即可,一分钟讲项目亮点、一分钟从客户角度解释项目价值、一分钟讲商业模式、一分钟讲市场格局、竞争格局、一分钟甩出核心竞争力、一分钟晒团队晒背景筛成就、一分钟讲融资估值和发展规划。

有时候创业者去路演,不一定要有项目,可以在哪里跟投资人一起聊天多接触,积累自己的人脉。

投票环节

被推上风口的,都要付出代价

杨超越因为没实力,被许多人讨厌,有些人甚至讨厌到把她和节目一起投诉到文化部。王菊也因为过高的关注度,开始被人诟病。其实真正的问题并不出在她们身上,而是节目本身的赛制。制作方为了得到关注度和流量,将赛制改成观众投票模式,而其背后则是整个庞大造星产业的运作,说到底都是为了“钱”。

摩拜单车两年不到就成为了行业的独角兽,三年时间完成了其他企业一辈子做的事,最后被美团以27亿美元收购,并帮其承担10亿美元的债务,总计37亿美元。很多人羡慕胡炜炜,她的鸡汤励志文章也刷爆朋友圈。

相比于外界对她的狂热追捧,胡炜炜自己非常理智。在吴晓波对她的采访中,她直言道:“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最后你都得还回去。”

创业说到底,是一场资本游戏。

随着资本大量涌入,目前的创业环境并不缺少资本,但是融资后创业公司又改何去何从?许多创业者初出茅庐时都雄心万丈,想要改变行业,但是创业成功本身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如果不能意识到资本在创业过程中的角色,那么始终不过是一场自我感动的表演。

王者时刻

没被PICK,未必是件坏事

黄磊曾在节目里说,“凡是赢在起跑线上的比赛,都是短跑。可人生啊,是场马拉松,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场马拉松,是由起跑好坏决定的。前面那几步,在漫长的人生中,不过是最小最小的一毫米。

女团综艺并非101首创,在此之前已经很多女团选秀节目,在出道那刻,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对明天的期待,但很快等待她们的却是节目收官之后热度骤降的落差。 

Yamy在纪录片《女团》里说“出道和没出道好像是一样的,仅仅就是办了一个发布会。”一首歌之后再没有演出机会,没有通稿没有粉丝,没有了粉丝更加没有通告。

曾经红极一时的凡客现已黯然失色;曾经万众瞩目的“80后创业新贵”茅侃侃,在数次创业失败后选择自杀;曾经被誉为“互联网贵族”的亿唐如今销声匿迹,曾拿到B轮融资博湃养车,最后也死于资本寒冬……

《从0到1》的作者彼得·蒂尔在DCM举办的峰会上强调,硅谷有时候过于美化创业失败带来的收获。通常情况下,有过失败经历的创业者再次创业时,格局会变小很多。

艺人需要舞台,创业者需要投资,但无论最后被pick与否,都请保持平常心。与比赛结果相比,更重要的是你学到了什么?是时机不对?管理层问题?商业模式问题?还是另有原因?

生命的道路不是一条无尽延长的直线,而是一个盘旋上升的螺旋。如果紧抓着自我的神话不放,那么注定会痛苦和迷茫。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青年创业网公众号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