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行业的竞争,10%的变量才是取胜的关键

2017-06-13 11:26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国内的VC机构摘掉名称、XX合伙人的光环,就像这两只兔子,雌雄难辨。作为创业创新重要推动力的风险投资,截止2015年已经超过2000家,产业资本大规模出现,大量投资人出走成立新机构,VC已被大众熟知。

从14年掀起的创业风暴开始,企业融资需求暴增,相应地,VC也在批量化的诞生。中国的创投行业正在经历第二次裂变,整个VC行业也在发生改变,典型的表现之一就是VC们慢慢向投资的早期和前端迁移。

VC行业每隔5-7年会洗牌一次,这跟基金的存续期有关,能在行业中坚持10年以上的投资机构/投资人是极少数。在市场供需匹配的杠杆下,原有的机构无法满足新兴创业者的需求,就会诞生新的供给方补位。

应变中,嗅觉灵敏的VC机构在模式上几乎是千篇一律的,从看项目、审核、投后管理到把握扁平化、垂直化的发展方向,VC行业的同质化已经十分严重。

在这个无法特别扩张的行业中,VC们做投资有90%的重合,但每家机构都有10%的特色,这10%体现在投资风格、投资策略、投资方法等层面,是VC机构在拥挤的创投市场抢先跑出来的关键。

晨兴资本—坚持价值投资

“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会出现颠覆式的创新机会”,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认为,科技是商业社会里非常重要的环境变量,它是传统行业和创业行业演进的推动力。

在价值投资的轨道上,晨兴资本笃信单点突破,尤其是互联网的创业行业,阵地战和正面厮杀完全可以不参与,踏踏实实的把所有的宏大叙事收载在一个极小的点上,寻求爆发事件和时间。

晨兴资本坚持的价值投资有三个关键点,分别是价值、竞争壁垒和复利效应。价值是抽象提炼出的,却始终伴随着用户;竞争壁垒反应在企业本身就是差异化竞争,也是企业构建价值定位的手段;复利效应表明,创企不需要急于求成,重要的是验证业务逻辑后的脚踏实地。

价值、竞争壁垒、复利效应三者间是互联关系,上下环节各自衔接并推动与反推动。

在传统行业和创业行业,晨兴资本坚持的价值投资逻辑上无改变,但挖掘“优胜者”的角度与方式呈现差异化。

红杉资本中国—多点布局赌赛道

2005 年,从携程和如家功成身退的沈南鹏,在红杉美国的支持下,创立了红杉中国。早期的红杉也经历过章法不一的投资阶段,在互联网早期的黄金时代,广撒渔网以求抱得大鱼归。

2008 年投资乐蜂网后,红杉的投资逻辑逐渐理清,并在互联网领域中选定电商、旅游出行、O2O 和垂直社区、互联网金融这四条赛道。

抓热点之外,红杉在同一行业中向来是多点布局,08年投资乐蜂网后又出手聚美优品;在线旅游领域下注驴妈妈和途牛,以占位的方式深耕行业,带有赌徒心理的投资理念别具一格。

选择投资标的时,创新带动的机会和消费升级的机会,是红杉中国当前最看重的资质。落实到项目方,相比对商业模式创新的追求,红杉认为技术创新下的产品与服务本身的突破更重要。

一直向变现途径清晰且离钱近的项目靠拢,红杉中国对创投格局的理解与把控向来走在前列,作为老牌VC,红杉的平台化转型更是早已开始。

经纬中国—人海战术下的淘金运动

2010年以前,让VC圈记住经纬中国的是分众传媒和爱康国宾,届时的经纬还在传统行业寻找弄潮儿。

2010年经纬中国开始布局移动互联网,豪赌的决定也是发生在这一年。于是,分期乐、美柚、camera360 、积木盒子、美丽说、饿了么、陌陌等经典案例相继诞生。目前,经纬中国的投资出手聚焦于移动社交、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O2O以及企业服务。

相比传统VC少而精的狙击手打法,经纬的人海战术绝对是行业内的“奇葩”。多人投资团队每年高频次的出手,让这家成立仅数年的风投完成了近400家企业的投资,就当年火爆的O2O来说,经纬就埋下了20多颗种子。

拉长战线,在瞄准的赛道中投入密集的人力,做好一切准备争夺可能成为独角兽的企业,未来经纬的团队架构不太可能大改,但继续扩充坚持人海战术,短期内依旧是经纬核心的投资理念。

市场变化,美元基金出身的经纬也要拥抱人民币机会,当前,经纬要“把每一分钱只放在中国”。而国内创投环境波谲云诡,盛衰很多时候就在一瞬间,持续创新是经纬保持活力的奠基。

达晨创投—重“实业”且布局新三板

2000年成立的达晨创投,是我国第一批按市场化运作设立的本土创投机构。作为一支人名币基金,达晨一直向美元基金学习,反复重塑自己的投资体系与投资逻辑。

从 2006 年开始,随着之前投资的同洲电子成功上市退出,达晨创投开始爆发。退出被达晨视为创投的本质,也是其最辉煌的战绩,成立17年来,投资的近400家企业中,成功退出的高达120多家。

达晨在新三板的布局历来是“大手笔”,其遍布新三板的66家企业中,多数市值大多均已过亿元,华图教育、盛景互联、蓝色光标这些经典投资案例,让达晨创投这家本土VC逐渐成长为国内的领头羊。

一贯以来重“实业”的风格促使达晨下注了很多偏传统产业的投资,包括电子行业、制造行业等,技术或经营模式有创新并具有高成长潜力的创业型企业,是达晨出手的首要考量。

转型为行业组的构架后,达晨开始深耕“区域+行业”的纵深格局,具有深厚产业背景的投资人主导行业线的投资,聚焦于TMT、消费服务、医疗健康、节能环保四大领域以及军工、智能制造、机器人等特色细分行业。

纪源资本—分工明确扎根垂直领域

翻看纪源资本的过往投资案例,阿里、欢聚时代、优酷土豆、去哪儿、美丽说、小红书均跃然纸上。

这支专注于中美两地早中期企业的风险投资基金,成立初期的定位是关注成长型企业,但近些年思路已经悄然发生变化。纪源资本未来十年的大方向是专注移动领域,而移动行业范围很广,因而会快速布局全球。

集中往移动领域发展时,纪源资本的合伙人,包括下面的投资团队,都会在垂直领域扎根。围绕TMT和消费健康两大主题,团队内部过去几年都在深化对行业的认识,以“靶向治疗”的方式在细分领域深耕。

纪源资本目前比较关注三个方向:物联网、通过移动互联网去中心化的商业模式、跨境的活动。

DCM中国—坚持"小而专"的投资工作

在中国的一线VC中,坚守美元一个币种的机构越来越少,DCM应该会是坚守时间最长的那个。

七人的小型投资团队,并且只投早期、只投美元、只投TMT,DCM区别于广撒网式地寻找猎物、投资阶段从早期到中晚期无所不包的VC机构,坚持投资是智力密集型工作,专注的人做专业的事。

DCM自己对团队的认知也反映在投资上,出手首先考虑的是这个团队是否在做一个公司,而非单纯的谋划产品,是否能够和华尔街、硅谷产生连接,包括团队的品牌意识是否树立且正向执行。

规模化的VC在潜在投资机会的行业,大多是锱铢必较,DCM全员聚焦一片海的怪诞做法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对投后管理的专注,坚持为创业者“扫雷”,保证所投项目时刻孵化在自己身躯下。

创新工场—产业链式投资做生态布局

在8年前,李开复刚创办创新工场的时候,国内创业者所面对的投资环境远不像今天这么好。当时,创新工场的打出的旗号是做创业者的创业孵化器,为创业者提供法务、财务、招聘、商业、技术、产品等一体化的创业服务。

成立至今,创新工场共计投资了200多个项目,其中当属美图的知名度和估值最高。

从大方向上分,创新工场的投资主线,一条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改善整个行业效率的,另一条是提供精神消费品,尤其是针对95后的精神消费品。

创新工场一直坚持产业链式投资,从09年开始的安卓生态体系的布局上能很好的观察到,后来,这种思路延续到了其在数字内容娱乐产业链的布局。

做产业链式的投资不是单纯的赌赛道,在投资之前,创新工场会去判断未来哪个产业可能会发展起来,基于对市场环境的预测,及适时的调整,最终形成自己的生态布局。

顺为资本—狠抓热点抢占“台风眼”

“机构化的雷军”和“小米近卫军”是顺为资本很难撕掉的标签,顺为资本的五年,也几乎都站在了小米和雷军的顺势上面。光从投资项目来看,顺为和小米合投的项目比例达到30%以上,其中小米在硬件生态链的布局对顺为的投资方向影响最大。

成立之初,顺为就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投资逻辑积极布局热门赛道,试图通过时间窗口抢占风暴中心。顺为的“快出手”更多是体现在小米生态链企业上,而布局的热门赛道也是在雷军和小米科技的“指点江山”下推进。

对外强调自己独立投资机构身份的顺为,作为偏早期投资的VC,主投三个方向:智能硬件、农村互联网、新型房地产。

5年时间过去了,顺为资本已经投资一百多个项目,按照VC机构5-7年的普遍投资周期,顺为跟着雷军和小米科技做投资的打法也要经历一场考试了。

创世伙伴资本—“围猎式”追大项目

去年开始,知名美元基金中国高层离职创业消息陆续释放,投资人选择“逃离”美元基金一度很热。作为KPCB中国的主管合伙人,2017年,周炜离开了KPCB,成立新的投资机构“创世伙伴资本”。

跟初创基金不同,创世伙伴更像是成熟的团队进行了一次更名,10年的投资实践经验,周炜摸索出了一套小团队集体作战的“围猎式”打法:团队集中精力协同作战在选定的标的中耕耘。

创世伙伴围猎的对象是“大项目”,小而美的东西基本不考虑,基金最本质的目的还是获取投资回报,而真正让基金回报产生质变的增长,其实就是最好最大的项目。

这支新基金将重点关注创新金融、中国公司出海、创新技术,以及大数据、人工智能、泛娱乐内容平台等领域的投资机会。

君联资本—大手笔狙击智能制造

2010年以前,君联资本投资领域偏重芯片,先后投资了展讯通讯、谱瑞科技、富瀚微电子等,之后,君联资本的投资范围逐渐扩充到消费电子、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池、智能驾驶、机器人以及虚拟现实等垂直产业。

分水岭前后,君联资本的投资重心始终是在先进制造业上。最近10年来,投资行业最流行的一件事情就是铺赛道,在一个领域内投大量的项目,通过搏概率实现高收益,而君联资本的心始终如一。

君联资本在先进制造领域偏好较大金额和比例的领导性投资,扎根在智能制造中,君联的投资逻辑是,信奉狙击法则,寻找高质量与高回报的黑马。

看准的项目,君联资本会不遗余力地追加投资,使投资的金额尽量往最成功的项目上面去聚集,赌一家的成功率。

峰瑞资本—颠覆与激进的下注

从IDG出走的李丰和林中华,创立了峰瑞资本,50天时间完成了主基金和专项基金的募集,听起来就很激进。

这家创投机构诞生伊始即推出了颠覆性的玩法,包括不超3倍收益不收管理费、开放CARRY(收益)给外部投资者以及降低出资门槛,让更多个人成为LP等方式。

最初,峰瑞资本的投资方向聚焦TMT、医疗、硬件、科技制造、企业服务、生活方式等领域,但从出手来看,大多集中在企业级服务上。优质投资标的的缺失,资本市场去年开始趋冷,峰瑞资本在企业服务领域的频繁下注,能看出卯定赛道后峰瑞的执着。

颠覆常理的组织架构、团队管理,以及在投资趋冷周期激进的打法,是峰瑞最“出格”的投资逻辑。

VC2.0时代从2014年开始,未来9-10年将是VC2.0的大时代,在此期间没能做好布局的老牌投资机构,将很快淹没于这个时代。新兴的VC虽不断涌现,但资本流通的速度日益变快,在同质化的泥沼中不能找到差异化的变量,注定无缘中国VC行业新一轮格局变化后的新生。

  • 我要创业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