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大咖分享:互联网+时代,投资人投什么

2015-05-24 09:04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5月22-23日,由创业邦主办的2015创新中国(DEMO CHINA)春季峰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80多个最具潜力的创业项目和500名业界最顶尖的投资人汇聚一堂,进行创新和智慧的思想碰撞。本届峰会将有8个项目晋级23日下午的终极pk环节,还将进行由创业邦发起、一年一度的“四十位40岁以下的投资人”颁奖活动。

在23日上午的投资论坛专场上,7位投资人围绕“互联网+时代,投资人投什么”这一话题进行了精彩的讨论。他们是: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主持人)、启赋资本联合创始人王长振、高都投资合伙人/亚洲业务负责人张自权、君联资本执行董事张林、弘晖资本创始合伙人赵刚、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赛富亚洲合伙人蔡翔。

几位投资人分享了他们眼中最热的投资领域。现场文字内容如下:

牛奎光:大家好,我叫牛奎光来自IDG资本,很感谢总理提到了互联网+这样一个词,使得小众TMT词汇被大家熟知,而且被二级市场热捧。很高兴能有机会跟很多投资人一起讨论一下,互联网+时代的投资思路是怎么样的。今天很高兴,我们还是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的机构。

王长振:大家好,我来自启赋资本,我们主要是投资互联网+和新材料,我们是成立于2013年,虽然是一个比较新的机构,但主要合伙人都来自于一线的投资机构,我们投资的阶段主要是侧重于天使和天使+。

张自权:大家好,我叫张自权,去年9月份从我心爱的投资机构DCM离开,到现在的基金叫高都,来做中国和亚洲的业务,目前我们在中国已经投资了五个项目,总投资额超过5亿美金,主要投资中期以及中晚期的互联网项目。

赵刚:大家好,我叫赵刚,我是去年和王晖一起创立了弘晖资本,专门是做医疗方面的投资基金,规模是20亿以上,过去9个月投了差不多十个项目,谢谢大家。

朱天宇:我是蓝驰创投的朱天宇,专注在互联网TMT的早期阶段,我们也是最近几年,包括赶集、美丽说、唱吧、春雨医生这些企业的第一轮投资人,谢谢大家。

张林:我是君联资本的张林,我们前身是联想投资,美元资金主要是关于TMT和早期医疗,人民币的话是偏后期资金。

蔡翔:各位好,我来自赛富亚洲基金,一直很多人把我们和软银有混淆,以前我们叫软银赛富,因为之前成立的时候叫软银亚洲,后来独立了,整个十几年过去了投资了差不多两百家企业,目前管理40亿美金加50亿人民币,投资核心还是成长期的企业,500万美金左右的企业,希望和大家多交流。

牛奎光:今天在座的有早期,有成长期,还有投比较晚期的基金一起在做,所以从早期的王总开始,给大家介绍一下在互联网+时代,你认为好的,或者是比较热的投资领域,你比较看好的领域是什么?

王长振: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大,也是非常有挑战性,总体来讲我们启赋资本成立两年多时间,在2C领域做了很多布局,在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互联网+金融,还有其他的一些服务业,比如说汽车后市场还有消费,这些领域做了一些布局,发现这些企业都发展的非常不错。那我们接下来觉得很有潜力的领域是2B领域,也做了一些布局,这些企业的发展也是非常好的。具体说到最有潜力的哪些领域,因为总体来讲我觉得每个领域,现在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不管是效率方面还是创新方面,在2B方面是我们今年重点布局的领域,比如说布局了互联网+材料、互联网+电子元器件,我本身是很看好这个领域的潜力的。

牛奎光:太好了,现在我正好是在IDG主要是看2B领域方向,这方面也可以跟你有一个更进一步的交流。你刚才说这个问题的时候,第一个词反映出来的是医疗,赵总应该是专门做医疗的基金,也请赵总分享一下在互联网加医疗上有什么大的机会。

赵刚:我们这个团队大部分人是做医疗或者医疗相关背景出身的,可能和各位不太一样,各位是互联网的基因去加什么,我们的基因是定位在医疗,医疗加互联网,所以我们看到的,从医疗行业的角度,我们觉得互联网加医疗的模式上,更倾向于B2B2C的模式。因为在中国的医疗行业,我们要注意有一个主体是我们无法忽视也无法绕过的,就是医院这个主体。因为中国的医疗模式更多的是以医院为中心的组织服务的形式,因为它服务于最广大患者的是最有效率的形式,而这个形式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从建国以后基本上就是这个形式。所以我们今天如果完全忽视这样一个主体,直接B2C的话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无法判断时间,第二个代价也是非常大的,因为要改变所有的习惯,所以我们的理解是,我们尽量做B2B2C的工作,要用互联网的形式把医院在整个链条当中的参与积极性给激发起来,我们从中能够产生互联网服务的一个闭环的模式,进而产生价值,这可能是现在我们投资的几个项目都在努力尝试的,但是我们不敢说它已经取得了确定的成果或者结论,只是我们在尝试。

比如说像我们投的昨天崔玉涛他们,虽然现在是由崔玉涛直接对用户传播,但是这不是医疗部分,而是健康部分。我们计划中,如果涉及到医疗和医疗相关的部分,我们需要一个场地或者物理存在的形式来完成这个事情,所以这是我们医疗和互联网加的一个基本了解,谢谢。

牛奎光:我也特别同意赵总的想法,C在低频的时候,你可以通过B触达C是更自然,更好的方式,中间需要B这样一些保证在里面,也祝贺你们投了崔玉涛老师的项目。接下来请朱总跟我们分享一下。

朱天宇:我会从两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之前投互联网更多的是从消费者的需求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觉得在互联网+时代,其实依然有这样一种视角可以去试着观察一下,就是说我觉得互联网+是整个互联网差不多15年以后,继续往传统经济体深入的去渗透。从业人员也有一种体验,这些人的体验洼地我们也视为互联网+,每个行业都存在的一种可能的机会,是这么一个视角。另外的视角是从很多行业的内在驱动力来看的,因为中国整个经济还是受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影响很厉害的,里面有很多因素。

比如说包括产能过剩,其实这就导致了现在很多B2B交易平台出现,但是不是每个行业,而恰恰是那些产能比较过剩的行业比较突出,因为他成功了需要去消化,所以才需要有这么一个交易平台,一个抓手。

牛奎光:之前卖方市场可能不太重要。

朱天宇:对,这是内因,可能是之前的因素,另外国家产业政策在不断的调整,每一个周期都会有产业政策的有限考虑,资源是相对密度的行业,所以从这几个角度来看,我们可能会抓一些方向。

牛奎光:除了互联网向一些传统过剩的产能行业渗透之外,除此之外您还关注什么其他的比较看好的方向吗?

朱天宇:其实刚才那三个角度是我们观察今后的维度,但是如果总结起来觉得大家都差不多,比如说健康医疗,大健康产业是替代过去十年,房地产行业的引擎,包括互联网金融,包括农业互联网等待。

牛奎光:那我们也听听君联资本张总的看法,因为这个背景可能对传统产业的看法理解也会更深一点。

张林:谢谢主持人,因为我们原来是做电脑出身的,卖电脑的,所以对传统产业了解的相对多一些。现在互联网+非常热,君联还是投TMT早期项目方向为主的。原来我们比较关注互联网和传统产业相结合这一块的投资机会,现在互联网+这么热的情况下,我们更多的关注在+上做一些投资,尤其是传统产业借助互联网的手段,能够对原来的产业形成一些深度的改变,甚至是改造,这里面是我们非常关注的。

牛奎光:那我们早期的基金,当然也都成长起来了,请蔡总来跟大家交流一下。

蔡翔:我是串场了,我本来应该在上一个对话,结果被前面的婚博会给完全堵在外面,赶不过来。所以路上一个深刻的感受是,虽然说这边的会场讲互联网讲很火热,但是和婚礼,和人们日常相关的事物比起来,其实那边的人更多。所以说到互联网+,真正互联网+是从什么切入,肯定也是从人的硬需求,从直接能够改变现实生活的一些角度来切起。因为最简单的,互联网+开始的时候无论是切商务也好,切O2O也好,都是从互联网信息化方式,快速改善信息的规律性,实现买方和卖方更有效的对接,我觉得这个其实大家已经看的很流行,而且我的感觉有点过热了,某种意义深大家想一想,像所谓滴滴打车这种服务,也算是互联网+,很多O2O在我看来,都是之前叫CRM的形式,转化在互联网上。

如果是互联网+的形式切消费还有很大的市场和潜力,但是我们做VC、PE的,某种形成上会和互联网公司一样讲究快速迭代,我们要比别人稍微往前多看一点点,什么会是下一个互联网+更大的领域,我倒是觉得在未来互联网+领域里面,真正切的是第三产业的服务,其实第二产业的工业刚才也提到了,甚至也可以看到一个趋势,就是已经开始有人以互联网+的方式切第一产业和农业,这个东西是不是会很快的产生颠覆性效果不好说。跟谈医疗一样,越重的产业改造起来会越难,但是与其跟在别人后面做重复性的工作,我倒是蛮鼓励大家把互联网+的精神往工业或者农业的新场地做尝试。

牛奎光:你刚刚提到了滴滴打车,正好我们还有一个滴滴打车的投资人,几乎都是在互联网行业做的,也请你来分享一下。

张自权:我先讲一两个观点,也是最近的一些体会。第一个观点就是渗透力或者叫弥漫性,我觉得这跟我们投资的项目都很相关,就是我们看一个商业模式,看一个公司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一点,是它是不是可以成为,不管是企业用户还是C的消费用户,它是不是可以天天使用,弥漫性和渗透率到底有多大。渗透力最大的是什么?是空气,所有动物、生命都需要,如果一天24小时都需要的话,肯定非常牛。所有这个可以给大家一些思考,你的商业模式到底渗透力有多强,弥漫性有多强。

  • 创业登记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