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再次被拆穿,FF究竟是谁的?

2022-02-07 19:14 来源:互联网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本命年犯太岁,犯太岁者流年不利、诸事不顺。但刚刚熬过牛年、迎来虎年的贾跃亭并没有因为本命年的结束而转来好运。

就在这个虎年春节的第二天,贾跃亭的“美国骗局”遭遇了全方位的曝光——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完成了先前宣布的对不准确披露指控的调查,调查发现,公司投资者声明中存在某些不一致之处以及公司控制和文化方面存在某些弱点。

这里的“不一致之处”即此前FF号称1.4万辆订单,但实际付款仅几百人。调查文件特别指出,公司在业务合并前的声明称,已收到超过1.4万份 FF 91 车辆的预订可能具有误导性。

而这里的“某些弱点”则直指贾跃亭,调查内容直言“低估了贾跃亭对业务的参与程度”。早在2019年,贾跃亭就辞去CEO职务,转任CPUO(首席产品&用户体验官),任命毕福康为全球CEO,同时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但从调查内容以及近几年FF的状态来看,贾跃亭显然仍然是FF的“主心骨”。另有外媒报道,贾跃亭在FF内部的“自己人”是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他也是贾跃亭的外甥。

不过,该文件也强调了对于FF面临的其他指控,包括此前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的做空报告,均没有得到审查证据的支持。

FF特别委员会向SEC提交8-K文件

“自曝”的同时,FF董事会大改组,针对现有的调查结果,特别委员会提出了多项整改措施建议,并已于2022年1月31日得到FF董事会的批准:

任命董事会独董 Susan Swenson为董事会执行主席,公司首席执行官Carsten Breitfield和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贾跃亭将直接向Susan Swenson汇报,而Carsten Breitfield和贾跃亭的年度基本工资均将削减25%。任命Jordan Vogel为首席独立董事。根据新的领导结构,Brian Krolicki 将卸任董事会主席和公司治理及提名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成为董事会审计和薪酬委员会的成员,Scott Vogel成为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公司治理及提名委员会的主席。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被停职。

贾跃亭将直接向没有汽车经验的Susan Swenson汇报,以及“侮辱性极强”的降薪一定程度上挑明了贾跃亭在FF内部正遭遇一场权力风暴。“FF到底姓不姓贾?”恐怕是接下来这家充满争议的公司最核心的问题。而贾跃亭也将迎来更严峻的、几近无路可退的信用危机。

2月4日,曾为瑞幸股票投资者发起集体诉讼的Pomerantz Law Firm宣布将代表FF的投资者进行调查索赔。而此前已有多家律所对FF提起集体诉讼。

FF上市当天贾跃亭出现在纳斯达克现场

FF本不该“沦落”到现在的窘境,无论是战略认知还是人才技术,甚至是资金,FF一直都是有优势的。

贾跃亭早在2014年便躬身入局新造车、2017年推出首款车型FF 91、一度被认为有机会干掉马斯克。2014年,在美国试驾特斯拉之后,贾跃亭下定决心进军电动车行业。同年投资了电动汽车初创公司Atieva(也就是后来的Lucid Motors),大力推动乐视旗下的乐视汽车,在2014年底在美国投资建立了法拉第未来FF。

FF一起步就从特斯拉、宝马等企业吸引来了一大批技术和管理人才。2016年6月,FF获得了美国加州自动驾驶测试执照并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内华达州建设超级工厂。2017年1月3日FF在拉斯维加斯发布FF91,一时间也收获了不少的鲜花和掌声。那时候的李斌还在易车和摩拜中鏖战、理想汽车也还没有任何产品。

即使FF到了今天,仍然拥有汽车界的许多顶级人才:

首席执行官Carsten Breitfield(毕福康)在2019年9月加入FF,在此之前,他共同创立了中国电动车初创公司拜腾,曾宝马任职20年,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和改变格局的i8豪华插电式混动车型项目负责人,同时还负责宝马底盘开发、动力总成开发和公司战略领域中一系列的关键工程部门。负责制定和执行FF的O2O商业销售战略的Christian Gobber曾将玛莎拉蒂品牌引入中国市场,并在9年的时间里,将中国市场打造成玛拉莎蒂品牌在全球范围销量第二、利润第一的市场。随后他转战美国,在玛莎拉蒂引进Levante SUV期间担任玛莎拉蒂美国区CEO。负责整车工程和整车制造的Phil Bethell加入FF之前在Richo和特斯拉都负责制造工程,专注在电子产品和整车的开发、测试、效率提升、制造和运营。负责生产制造的Matt Tall专注于汉福德制造工厂和 FF 91 的量产,他曾在福特汽车、通用汽车和梅赛德斯奔驰汽车负责车辆生产制造。加盟FF之前他在Rivian担任生产制造副总裁。负责所有资本设备、物料、车辆部件、生产线和设施的供应、采购和运输的Benedikt Harmann曾在宝马带领了包括成功发布宝马5系、X3、3系和X2等多项采购和供应商举措。负责产品执行的Bob Kruse曾经是通用/密西根大学动力传动系统先进电池科技联盟的联合创始人及联席董事,他曾在通用带领团队完成了雪佛兰沃蓝达的执行工作,建立了北美最大的电池测试设施。

这和当年乐视的情况如出一辙。

当时乐视汽车负责人吕征宇曾在韩国大宇、福特、通用、法拉利、英菲尼迪等公司工作过。他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回忆称:“说自己一点疑虑和担心都没有,肯定是假的。”但2014年10月,他在香港和尚未回国的贾跃亭聊了三个小时之后,最终决定加入乐视。“因为我见到了贾跃亭这个人。他很真诚、坦率,我选择相信他。”

贾跃亭和FF团队

在资金层面,选择继续相信贾跃亭、相信FF的人也不少。

除了人们熟知的痛哭“再借他100亿我傻逼啊”的融创孙宏斌以及“自身难保”的恒大许家印,世界上最神秘的软件服务公司、曾通过数据分析预测了本拉登藏身处的Palantir投资了FF 2500万美元,吉利控股集团也官宣了与Faraday Future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同时作为财务投资人参与了Faraday Future SPAC上市的少量投资。

这些资金给了FF一定的底气。在去年12月的电话会上,FF CEO毕富康再次回应了外界对FF91量产时间以及资金上的质疑:“公司完成FF91项目的资金充足,该项目的投产时间目标仍为2022年7月。”

Palantir投资FF

不过,FF 2021年三季度净亏损约2.8亿美元,比已经实现了规模化交付的“蔚小理”的三季度净亏损都要大。更加匪夷所思的是,FF在研发上其实相当“省钱”——FF 2020年的研发支出仅为2018.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左右。而蔚来在2017年的研发支出就已经达到了26亿元。

据FF预估,其还将需要约15亿美元的额外资金,并预计2024年实现盈利和正向现金流。截至2021年9月30日,FF总资产约为11亿美元,其中包括6.67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较2020年底的3.16亿美元有所增加。

毕富康表示,新车仍然计划在2022年7月推出。但做空机构J Capital却坚定地认为:“FF永远卖不出哪怕是一辆车,到目前为止,这只不过是贾跃亭拿着美国投资者的钱来填补他的债务黑洞。”

目前,FF总市值约14.01亿美元,较上市之初的约45亿美元市值已蒸发了近70%,超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0亿元。)

以下为「真探AlphaSeeker」编译整理后的FF报告主要内容:

董事会安排:

Susan Swenson被任命为执行主席,目前是董事会的独立成员。鉴于Swenson女士担任执行主席一职,她将退出董事会的审计和薪酬委员会;(Susan Swenson女士将有权获得每月10万美元的基本工资,还获得了相当于300万美元的股票期权,其中50%将授予并在2023年1月31日生效。)

公司首席执行官Carsten Breitfield和公司创始人兼首席产品与用户生态系统官贾跃亭将直接向Susan Swenson汇报,两人的基本年薪将降低25%;任命Jordan Vogel为首席独立董事;

根据新的领导结构,Brian Krolicki 将卸任董事会主席和公司治理及提名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成为董事会审计和薪酬委员会的成员,Jordan Vogel将卸任公司治理及提名委员会的职务;

Scott Vogel将成为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公司治理及提名委员会的主席;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被无薪停职。

正如此前在2021年11月15日披露的那样,董事会成立了特别委员会以调查可能不准确的披露,包括2021年10月卖空者报告中提出的主张,这导致公司未能及时提交其2021年第三季度10-Q表格季度报告(“Q3 Form 10-Q”)和修订后的S-1表格注册声明(文件编号:333-258993)(“S-1/A表格”)。

特别委员会聘请外部独立法律顾问Kirkland & Ellis LLP和法务部会计事务所Alvarez and Marsal协助审查。特别委员会已完成其审查工作,根据特别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和行动,将在新任命的执行主席的指导下进行更多的调查和补救工作,并向审计委员会报告。

特别委员会作出下列调查结果:

关于FF智能移动全球控股有限公司(FF Intelligent Mobility Global Holdings Ltd.)于2021年7月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的业务合并(译者注:也就是指FF通过SPAC上市),某些公司员工向某些投资者所做的描述贾先生在公司内角色的声明是不准确的。

贾跃亭在公司合并后的管理中所扮演的角色比某些投资者更为重要。该公司在合并前的声明中称,他们收到了超过14000辆FF 91汽车的预订,但这一声明可能具有误导性,因为这些预订中只有几百个付款,而其他预订(总计14000辆)尚未支付。

与公司之前公开披露的有关其内部控制重大缺陷的信息一致,公司对财务会计和报告的内部控制需要升级。该公司的企业文化未能充分优先考虑合规。

在执行主席的指示下,本公司将继续进行调查和补救工作,包括有关其公司住房安排及其关联方披露是否有不准确的披露。根据调查结果,特别委员会进一步得出结论,除上述情况外,其评估的其他有关公司披露不准确的实质性指控,包括2021年10月卖空者报告中披露的指控,均未得到审查的证据的支持。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