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冰雪生意正在爆发?

2022-02-11 15:58 来源:互联网

22岁的小马甲是一位上岗半年的室内滑雪教练,他对深燃提到,相比于竞争激烈的健身教练岗位,室内滑雪教练竞争较小。入门门槛也不算太高,经过3个月的培训并通过考试后可上岗,收入不比健身教练低。他感觉到,近年进入这行的人在变多,最近他所在的室内滑雪场还缺人手。

冬奥会来了,在全民冰雪的大氛围下,冰雪运动正迎来大爆发。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统计调查报告》,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全国居民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46亿人,冰雪运动参与率为24.56%。

这带动着冰雪产业发展,在国家体育总局、发展改革委等7部门联合印发的《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中就提到,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在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有望突破10000亿元。

前来冰雪产业的掘金者也在明显变多。

他们中,有如小马甲一样,看中冰雪市场风口,近年快速投身其中;有的入局更早,亲眼见证行业的崛起,顺利吃到红利。北京一家滑雪用品连锁超市的负责人告诉深燃,2021年冬季,不论是租赁还是售卖的雪具,经常处于断货状态,今年,他已经采购比往年多一倍的雪具商品,并计划三年内,在准一线城市陆续开设新的连锁店。

冰雪项目迎来新“钱景”,本文试图探讨,在冬奥的带动下,哪些冰雪项目正火?谁能从中把握住新机会?

滑雪场人气火爆,但回本周期漫长

冬奥会,首先带火的是滑雪项目。中国选手谷爱凌近期在冬奥会赛场上的纵身一跃,更是将滑雪项目再推向新高点。

北京渔阳滑雪场的相关负责人刘洋告诉深燃,他们雪场目前日均人流量在4000-5000人。“要是不限流,人还可能更多,只能靠预约缓解人流压力。”他介绍,他们滑雪场散客占90%,一张门票约260元,再加上雪具租赁、教练费等,节假日一天的营业额可以达到100万元以上。

根据大众点评上的数据,目前北京地区在营业的滑雪场有12个。刘洋说,“今年冬季比去年同期人流量增加了50%以上。”滑雪爱好者小兴为了避开高峰,特地选在工作日去了离北京市区较近的军都山滑雪场,他感慨,“很好玩,但人是真的多”。

除了北京,其他省份的滑雪场同样火爆。

在早期,国内滑雪场主要集中在东北、内蒙、新疆等高纬度地带,依赖自然气候和山型结构形成天然滑雪场,发展出集滑雪、滑道、攀冰等运动项目于一体的冬季度假区。后来,在一些非寒冷地带,虽然难以形成天然雪场,但经济发达地区的周边郊区,人工滑雪场也陆续发展起来,人气很旺。

飞猪数据显示,2022年春节冰雪旅游相关商品订单量,较去年春节同比增长超30%。其中吉林长白山、黑龙江亚布力等滑雪胜地订单快速增长,在南方,广州、重庆、成都等地的室内滑雪场也成为热门消费选择。

滑雪运动成为“网红”项目,不过国内滑雪场的盈利空间还有待拓展。崇礼万龙滑雪场的董事长罗力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中说,在中国凡是做雪场的没有不赔本的,投资越大赔得越多。以万龙滑雪场为例,从2003年雪场开业以来,连续亏损了11年,直到2015年才开始盈利。

原因首先是,前期投资巨大。再加上工程难度也大,滑雪场赛道回本周期通常以十年为单位。

修建一个滑雪场,需要开设基础的高级、中级、初级等各类雪道,并且要安装索道、安全防护等基础设施。刘洋对深燃说,投资金额至少上亿。他所在的渔阳滑雪场,如果按照场地租金和物资采购总投资额来计算,整体尚未盈利,但他提到,幸好受到了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的带动,否则营收压力更大。

再加上,滑雪场日常需要配备造雪机,需要随时造雪、补雪,以及维修机器等,都是开支。刘洋介绍,最大头的支出还是人员支出,目前滑雪场,单滑雪教练就有500名。

在天气因素影响下,滑雪场也有非常明显的淡旺季。一般来说,北京室外滑雪场在年底11月开放,于次年2月底左右关闭,营收旺季仅4个月。尽管春夏季这类淡季,滑雪场能依靠开设游乐场吸引游客,但刘洋表示,这收入对全年的营收贡献其实不大,盈利希望只能寄托在旺季。一位曾经营过滑雪场的从业者告诉深燃,国内滑雪场真正实现完全盈利的不多。

在巨大的支出面前,只有单季营收旺季的滑雪场,会让投资者更慎重。不过,一些行业人士表示,国内已经出现“旱雪”场地,如谷爱凌在奥运赛前训练的成都新都尖峰滑雪场等,可以不受气温影响一年四季营业,这对延长滑雪场的旺季时长,是一个好信号。而在冬奥会的带动下,滑雪运动热度明显走高,也让这一赛道的前景更被看好。

滑冰项目,遍地开花

相较于雪场的投资大、场地要求高,可复制性更高的滑冰场,被更多掘金者青睐。

早早入局赛道的从业者正在享受红利。他们中,有的是商业滑冰场,瞄准散客,人流量大,通过上冰费 (相当于门票费) 营收,有的是专业培训滑冰场,主营靠学费,收入更多元。

万域芳菲冰上演艺中心创始人兼CEO郁菲介绍,冬奥期间,从2月4日开始,他们专业滑冰场每天的客流量是以往的三倍,“冬奥期间新建的场地倒是不少,但还满足不了消费者的增长”,她表示。

据介绍,其滑冰场从2017年开始营业,在2018年底就实现盈利,2019年明显感觉到会员大幅增长。郁菲表示,已经准备在一线和准一线城市扩张,复制北京滑冰场的运营模式。

总的来说,滑冰场最大的支出在于场地费用,其次是水电能源费用和人员费用等。以万域芳菲为例,其冰面有1800平米,加上附属区域,总共区域有3500平米以上。郁菲介绍,他们滑冰场一年的总支出在一千多万元。

在营收来源上,则较为丰富。

郁菲介绍,专业滑冰场的营业方式主要是培训,以花样滑冰、冰球两大项目为主,有的会加上冰壶等小众项目,主要营收分为上冰费、培训费和教练费三部分。当学员积累到一定程度,滑冰场还能在培训的基础上开拓演出,收入来源还能再包含演出票务、赞助商以及衍生品等多元收入。

如果专注冰上教学,学费是主力营收。郁菲介绍,在北京,学滑冰的孩子一年动辄要花掉15万以上的费用。而一个学员长期续费的时长,普遍在5-10年间波动。如果是七岁以下的学生,大多还会参加考级、比赛等。她说,目前她所在的冰场,复购率达到90%。

不过,想要复制此类专业滑冰场的运营,也并不容易。难点在于如何选择场地,吸纳教练员,以及如何实现专业化教学三方面。郁菲介绍,在北京,要达到专业滑冰场的场地要求就很难,这首先需要拿到3000平米的场地,能付得起租金的投资者相对少。

尽管相比开滑雪场门槛要低,但无数个大众滑冰场在商场崛起,竞争也不小。

这类滑冰场大多在商场里,比如北京的国贸、蓝色港湾等人流聚集的商场里,都开设有滑冰场。它们面积相对较小,基本在1000平米以下,可复制性更高。主要营收则依靠散客门票,价格在百元以下,而一次30分钟带教练的价格,则在200元-350元上下。一位行业人士说,这类模式的好处在于大众能上冰,人流量相对较多。

由此,室内冰雪项目也正在兴起。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指出,到2022年,全国滑冰馆数量不少于650座。实际上,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初,中国就已有654块标准冰场和803块室内外各类滑雪场。在统筹规划建设中,滑冰场地、滑雪场地、鼓励冰雪乐园建设是重点,也让新一轮的冰雪赛道争夺战成功打响。

海南就有了不少室内滑冰场和“旱雪”滑雪场。一位中部城市的商场负责人告诉深燃,他看好滑冰场引进商场,如果某些楼层店铺租赁不佳,更愿意将这一层出租出去,改造成滑冰场。

滑雪装备周边,还有机会吗?

除了滑雪场、滑冰场,围绕着冰雪的其他产业链也在展开,有的回报红利甚至来得更快。

滑雪爱好者尼克介绍,滑雪场投资成本高,相关产业也需要专业知识储备。开雪具店、滑雪培训学校,进行滑雪装备的周边开发,能更快看到回报成果。这是一个让消费者“烧钱”的市场。

北京滑雪户外用品连锁超市“自由地带”的负责人口令介绍,刚入门的小白客户,第一消费阶段很多是在电商平台上,或是去买迪卡侬这类初级体验的品牌。玩了一两年,才会真正转到使用专业滑雪装备上。

他表示,近一两年新增长的消费者,在未来两年,有机会成为真正的专业滑雪爱好者。他介绍,他经营的店面营业额每年保持百分之五六十的增长。有很多专业客户,更愿意来消费千元以上的雪镜装备,而不是去电商平台,寻找百元的“平替”。

从客单价上来看,现在的滑雪装备主力消费人群有两档,一个是20岁-30岁,一个是40岁-45岁。如果是一位有两年滑雪经验的专业消费者,想要购置整套滑雪设备,如滑雪镜、手套、护膝、雪鞋、雪板等,选择中等价位的产品,支出也需要两万多元。口令介绍,光专业级别的手套,每年店里都能卖出几千双。就算只购买单品,如常用的护脸、手套等,有的爱好者也需要囤两三套。

而少儿培训的趋势,也让雪具市场有不少机会。

口令表示,从2015年开始,租赁就是他们在国内雪具市场重推的方式。儿童租赁是其中的大市场,同时能带动至少1-4个大人的租赁。采用的方式里,日租、十天租、年租,最为普遍。基础全套装备日租金在100元左右。他说,他的店铺每年的租赁营收流水,占据总营收的6成。“为了做好未来的盈利模式,能租尽可能租。”他说。

因为销量增长,2021年不停断货,像雪鞋、雪板等硬件断货更是严重。口令已经把下个冬季所有的货都提前订完,比去年多订了一倍有余。“国外品牌不好随时进货,疫情之后会更多采购国产品牌补充现货,一是国产品牌质量性能有了提高,二是国产品牌对市场的反应更敏锐,货品跟进会更快。”他说。

不过,他也提到,现在想进入市场,准入的门槛已经相对较高。

新入局者首先会面临进货的难题。目前很多知名品牌已经被国内的大经销商锁定,散户贸然进货已经很难有机会。

其次,从经营发展来看,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再次增长的爆发空间不大,他预判,未来会形成以大店为核心的规模店,创业小店想要入场,不太容易存活。

不过,因为雪具品牌店并不依赖雪场的基础设施,而是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开拓市场范围,“在冬奥会的带动下,未来三年的整体专业性消费需求都有机会爆发。”口令说,他计划在南京、济南、内蒙等地陆续开设店面。

在北京冬奥会的加持下,中国的冰雪市场正在爆发式增长。

《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研究报告(2021)》显示,在2020年-2021年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收入超过3900亿元。预计2025年,我国冰雪旅游人数将超过5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超过1.1万亿元。

易观分析师认为,大部分冰雪相关产业都将获得发展,例如:冰雪旅游、滑雪装备、滑雪培训、滑雪赛事、滑雪制雪设备等。不过室外滑雪作为体验类项目,目前还需要大量配套服务支撑。

市场已经准备好,谁能在里面掘金,还要各凭本事。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