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创业的笑与泪:成本虽低 但资源也很少

2015-05-29 11:07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成都创业 杭州创业环境 中国创业环境 成都创业环境

当沿海城市的互联网创业泡沫肆无忌惮地膨胀,当北上广深的创业者为办公房租、员工工资、同质化竞争焦头烂额,成都的互联网创业者偏安一隅,以沿海城市一半的成本,追逐着同样精彩的创业梦。

一直以来,四川是中国的劳务输出大省,输出的多是从事服务、加工行业的蓝领和农民工。而随着互联网浪潮步伐的到来,王小川、陈欧等越来越多的川籍企业家崭露头角,四川成都本土的创业企业也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在这座内陆城市。

土生土长的成都企业正在发力。5月27日,四川迅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正式挂牌交易,开盘价为44.55元,开盘后即刻上涨44%,达到首日上限。5月8日,成都手游公司尼毕鲁科技(Tap4fun)正式公开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其2014年收入约5亿元。而手机运动软件咕咚最近获得了第三轮共三千万美金的投资,他们的目标是:去纳斯达克上市。

成都的创业氛围也日益渐浓,仅天府软件园创业场一家孵化器就累计有项目630余个,在孵项目160余个。创业场每年为创业场团队引导投资1亿元,每年协助创业场企业成功取得创新基金500万元。而成都高新区专门针对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设立了8000万的天使投资基金。

国内外的知名企业也接踵而至。IBM、EMC、Dell、腾讯、阿里巴巴、华为等均在成都设点。而就在最近,四川省人民政府与腾讯公司在成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就“互联网+”达成全面深层合作。这座历史上易守难攻的城池势必成为互联网大佬们的必争之地。

究竟成都的创业有哪些特点?为何近几年出现了川人回乡创业的风潮?未来的发展又有哪些瓶颈?

创业成本低

“回成都这一步走对了。”曾担任华为无线GSM研发总裁的李伟告诉腾讯科技。两年前,他舍弃了华为的数百万年薪,回到成都创办手游测试公司TestBird。

除了父母在成都,李伟坦言,成都的创业成本是北上广的一半。他以自己公司为例,总部在成都,并在北京四环外的望京设有办事点。他说:“北京的房租是成都的8-10倍。”

两年时间,公司从原来李伟带来的几个技术骨干扩张到了88人。原以为在成都很难找到技术人才的李伟却在成都的电子科大、川大找到了好些得力干将。“同样的工程师,在北京可就不是这个价。”

的确,内陆地区一直都是外包、来料加工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聚集的地方。得益于前几年大公司的入驻潮,以及本土高校,成都的人才质量正在逐步提高。这是李伟回家创业前未曾料到的。

“我们公司员工大部分是四川人,人们总是觉得成都是休闲的地方,但其实人们并不懒,我们公司加班到晚上12点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大家在休息的时候耍得更嗨。”李伟又做了补充。他翘着二郎腿,露出很自豪得笑容:“预计明年一季度我们要冲击新三板。”

和李伟一样在外打拼多年的王茂选择了回成都创业。王茂毕业于四川大学,之后在位于北京CBD的万达工作,成功跳槽到同样从事房地产、土地投资开发的蔚蓝卡地亚,担任营销副总。王茂在天府软件园创办的泡泡洗衣在2014年7月初上线,7月底便获得蔡文胜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投资。

在她眼中,成都的创业者很团结。她告诉腾讯科技,她们有个不到50人的微信群,还会不定期组织活动,约饭。“成都不像北京那么大,大家半个小时左右就都能聚起来。”聚会时,创业者们会相互分享自己遇到的“坑”。“沿海城市创业公司太多,他们会相互争抢资源,我们则没有。”

在得知TestBird李伟以8元每平米每天的价格在望京租房的消息后,王茂稍显得意:“李总租贵了,我在CBD国贸租的办公室比他便宜点儿。”但随后,王茂又神色黯淡下来:“北京的房租简直是给的我很心痛啊。”

创业成本低是众多成都创业者们的共识。

刚刚拿到天使投资的薛松是成都腾讯系的创业者,他创办的游戏公司回响科技目前入驻于成都天府软件园创业场。在这里,他享受着第一年全免的优惠。上文中提到的尼毕鲁、品果也都是创业场孵化出的项目。

当创业项目年满一岁,它们将进入加速器,享受远低于市场价 的房租,年终还将获得极有力度的补贴。山西人张哲(微博)来到成都创业与“家乡情结”无关,作为垂直科技有限公司的CEO,张哲告诉腾讯科技:“我们在这里,一年房租加物业费的开销是14万元。”这相当于一年在望京租3.5张办公桌的价格(望京soho单租办公桌:800元每周)。

而在Camera360首席运营官顾锐眼中,内陆地区最难能可贵的是人员很稳定,“这边的人没有那么浮躁,在我们公司有很多5年以上的老员工。”
 

资本及营销是痛点

虽然众多成都创业者在谈到创业成本时如数家珍,但他们也向腾讯科技坦言在成都创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一,资本方面。

重量级的风投、私募几乎都在北上广深。泡泡洗衣CEO王茂表示,成都本土的资金喜欢快进快出,在长远规划和战略方向上和沿海相比仍有一定差距,而且成都没有FA(Financial Advisor,财务顾问)。

先融资而后才注册公司的回响科技创始人薛松说:“其实应该先注册公司,把结构弄成一个适合拉投资的状态。投资商对股权结构要求各不相同,这个之前没有经验。”他在确定融资之前也考虑过成都本土的投资人,但因为融资速度和时间的关系,最终选择了来自沿海城市的一家风投。

不过好在正如咕咚运动CEO申波所说,现在全国的优秀基金都把成都作为一个重点的城市,每天的路演、看项目的都很多。 天府软件园也开始为园区里的创业企业开设各种课程,从如何拉到第一笔投资到手把手教你登陆新三板,创业者因为“不懂”而掉入“坑”里的情况越来越少。

第二,商务及营销方面。

即便成都有“手游之城”的美誉,但诸多成都手游公司向腾讯科技表示,手游在成都的优势在于研发,发行商也有,但基本没有渠道商。“商务还是要在北京做。”回响科技薛松也表示,成都的展会相对少,条件许可的话,会在北京设个办事处。

这样的情况也在倒逼成都企业做出突破。尼比鲁推出手游“银河帝国”,曾超过“愤怒的小鸟”冲到苹果iOS美国区付费榜第一名,而尼比鲁就是靠自建渠道。

成都的非手游企业在商务拓展上面临同样的问题,他们采取了定期前往北上广出差,密集拜访的办法。

Camera360顾锐向腾讯科技表示,在成都,媒体报道的渠道还是较窄, 能够辐射全国的门户网站都在北京。Camera360会定期派人过去交流,也准备在北京招聘专门负责媒介公关的员工。

就在腾讯科技来到天府软件园采访的当天,咕咚运动CEO申波飞到了北京,或许通过频繁的出差可以弥补地理上的距离。

第三,尖端人才方面。

虽说成都的人才正日渐充足,但平心而论,对于最尖端人才的需求还比较大。顾锐向腾讯科技坦言,目前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但新人培养周期太过漫长。创业公司不像大公司,一个新人来了,就要求他迅速熟悉业务。而通常情况下,一个新人就算很努力也要大约半年的时间才能独当一面。“最优秀的一帮人,一定是被大公司挖走了,那些大公司居然大三就开始挖人了!”

不过,也许是受蜀国文化的影响,“三顾茅庐”对于成都创业者的影响正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尖端人才。

TestBird创始人李伟曾为了请人才,跑到那位“候选人”家里住下。顾锐也曾借投资人的办公室在北京挖人。

而专注于智能投影电视的极米科技CEO钟波则认为,成都的尖端人才问题很快会得到解决。因为受迫于北上广对于外来人口的控制,房价超常规上涨、户口门槛所导致的归属感落差问题,很多有实力的人才正在考虑转向生活性价比更高的省会城市,而省会城市的发展也逐渐能够承载尖端的人才。

俗话说“少不入川”。现在看来,是改变这句老话的时候了。


  • 创业登记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