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创业者四年创业路:资金耗尽、方向过气(下)

2017-02-04 10:44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当时我每个月的成本是这样的,ios每月一万五(欲哭无泪),泽涛兼职时每月两千,但很快就全职过来,每月一万一。还有图片录入的费用,每个月至少五千。此外我还找了一个半全职设计师,一次性收费三万四,为期一个半月。再加上打官司的费用,我那舔着脸借来的十几万正在急速锐减。

十一月,苏河汇推荐我们参加一个苏州政府基金的评审,如果通过能拿到20万。机会难得,我赶紧做了最充足的准备。等到演讲那天,眼看前面的项目看起来都挺low,提问环节也没什么人问,却通过了好几个。这令我信心倍增,心想这样的项目都能通过,我们的项目岂不是必过。到我上场,我把ppt往出一亮,自信开讲。前面说过,我从大学起就一直培养自己的演讲能力和ppt水平,这时正好用上。演讲很顺利,观众不仅听得认真,还有很多人提问,一时间把现场气氛搞的很是热闹。

终于到了评委投票环节,所有观众都屏住呼吸等待结果——结果,我们只得到三票(七票通过),全场最低。

我至今也没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观众显然对我们的项目更感兴趣,但评委偏偏不这么想。

可以想见我们当时的士气遭受了怎样的打击,苏河汇从此再没推荐我们参加任何评比。而我人生的第一个合伙人,资深ios开发,也随即离开了(现在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没名字了吧)。

你觉得这很惨?呵呵,这才哪到哪。

这时我的律师建议我,应尽快冻结对方相应金额的财产,但冻结需要交纳押金近四万。我当时账上只剩下两万出头,这笔钱从哪出?

女朋友安慰我说,没事,反正是押金,借一借肯定能借到。到年底我又有年终奖了,咱们肯定能挺过去。我摇头苦笑,这世界上哪还有人愿意借钱给我,我这张脸就算有城墙那么厚,现在也削的薄如蝉翼了。

可是再苦,事情总得去做。女友跟她父亲借,她父亲自己没有,跟同事借了一万(女友有个弟弟刚上大学,父母又是工薪阶层,唉……)。我跟我父亲借,我父亲晚年坎坷,唯一一套房子还了债,本想再买套房子,钱却都被我借了。他最后留了两万防身,又借了我一万多。

我又给那两个“财主”兄弟打电话,一个兄弟要结婚,实在没了,另一个兄弟咬咬牙,给了我两万。

就这样,我把押金凑齐,但是感觉全世界都被我掏空了。

那时我想,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梦想给那么多人带来那么多负担。我总觉得,等我成功了,一定能千百倍的报答他们。可如果没成功呢?如果我最终失败,至多也就只能把本金还上,可这一段苦难谁来填补?

这时候我终于体会到“骑虎难下”这四字的意味。如果我这时候放弃,那么前面的一切努力,亲友的投资,就全都打了水漂。可如果我不放弃,万一失败了,很有可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压力。到底何去何从,我也不是很确定。

创业就像一辆大车,有的时候需要你推着它走,有的时候,它却会反过来推你。

就在一切跌入低谷之时,苏河汇这边却突然给了我一个好消息:他们的创始人要投资挖兔美搭。这可真是天大的喜讯,我和泽涛一时间像打了鸡血一样,连续攻克了好几个难关。与此同时,我又迎来了另一位合伙人,明洋,他是一个ios开发狂热爱好者。我们又可以把产品向前推进了。

打官司那边,原本以为这么简单清晰的案子到年底就能结掉拿钱。可事实是,法院办事比外包公司慢得多,而且他们要排期的不是产品经理,而是一位位的法官。

春节过后,法院这边没有一点动静。苏河汇则把我们约到了他们的新办公室,准备谈投资的事情了。

那天早晨上海依然清冷,我和泽涛从地铁站出来,跋涉了好久才走到苏河汇的新办公室。老总把最新版美搭拿来把玩了二十分钟,摇了摇头,说:你们的理念还行,但产品拿不出手啊,这我不能投。

心冷,失落。

但这个结果我其实并不太意外,因为别说是他,连我自己都对那时的挖兔美搭很不满意。

我们当时的想法是,精准搜索是挖兔美搭区别于百度、淘宝这些搜索最大的优势,所以我们一直把精准搜索作为主攻方向。但是要知道,纯文字不可能搜的精准(比如颜色就很难表达),所以我们的方法是通过点选标签来提交搜索条件。

可这样做虽然精准,体验却是异乎寻常的差,而且我们当时图片量很小,经常是点了半天,一搜索提示没结果,是不是很闹心。

那会的挖兔美搭就是这样,操作麻烦效果差,即便有的用户真想找点搭配范例,用几下没尝到甜头,她的热情也退了。

  • 致创业者:关于痛点,《精益创业》中已经讲很多了,但我觉得他阐释的还不够。任何一个痛点,无论怎么弱小,只要解决方案相应的简便,也能成功。最经典的案例就是抽纸,可以想到,当人们手脏或手湿的时候,不愿意用卷纸这个痛点能有多强?可是抽纸实在太方便,所以它成了替代方案。如果你想用一个app来解决用户生活中遇到的问题,首先应该想,当遇到这问题时,用户愿不愿意掏出手机、打开解锁界面,启动程序,掀下功能按钮去解决它……这是我当初一直没想明白的道理。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还没从投资泡汤的阴影中走出来,另一个打击如期而至。一家深圳公司宣称开发出一款以图搜图工具,名为StyleAI,可以通过拍照的方式查找一件衣服的搭配范例。

唉,这感觉就好像我们正在给客户讲马车多好多好,旁边一辆法拉利呼啸而过。

这家名叫码隆科技的公司从创始人到基层员工,清一水的豪华履历,技术大牛神马的,一进去就变小牛。天使轮就拿了一千两百万,创了当时的记录。我们这一个low逼的草根团队拿什么跟人家比。

我脑中乱成了浆糊,两眼直视却不见物。这个消息就像一根魔法棒,将我花了两年多、耗尽自己和周边亲友全部积蓄换来的成果变成了一个笑话。

我没敢跟泽涛和明洋讲,事实上我没敢跟任何人讲。似乎晚一点讲,我的泡沫就晚一点破灭,一切幻像还能再持续上几天。

那几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一股巨大的隐痛郁结于胸,看什么听什么都像是隔了墙一般,浑浑噩噩有如行尸走肉,还不能让人看出来。

天幸我有一种至死不屈的个性,过了几天,我又开心起来了。这不仅仅因为性格使然,更重要的是,我发现这款StyleAI也有致命缺陷。它的图像识别其实没有很准,我最初试的几次效果很好,但后来随着测试次数越来越多,我发现它的准确率其实还不足三成。更重要的是,如果结果不对,你根本没办法修正它,因为你的搜索条件就是拍出来的照片,至于机器是如何识别你的照片,抓了那些点,你也不知道。

用户只能碰运气,那谁还会用它。

Style AI做的不够好,那别的公司呢?我于是赶紧上网查,经过非常认真的考察,最后得出结论:现阶段,单纯依靠图像识别是不可能实现我们所要求的搜索精度的,只有通过人工逻辑标签(挖兔美搭的搜索解决方案)才有可能能实现。

这样一看,我似乎又抓住了一线生机,不管怎么样,在挖兔美搭上,只要你搜索条件没错,出来的东西总是准的,虽然麻烦,但比碰运气是强多了。

这时候我才大大方方的把这个东西说给泽涛、明洋他们听,我说:你看人家那么豪华的团队,拿着那么一大笔钱,也在跟咱们干一样的事情,还并不比咱们干得好,说明咱这事多有希望!

就这样,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可到了15年4月,泽涛突然跟我说,他要退出。

当时我们正打算推出3.0版本的挖兔美搭,觉得新版本一定能收到成效。但泽涛很坦然的跟我说,他对产品已经没那么有信心,而且我不给他交医保社保,算下来工资其实比较低,他家里又催着他结婚,他已经吃不消了。

我说,咱们的3.0就要上线,我对这次的版本真的很有信心,这也是你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成果,不管怎么样,等上线后看看效果再做决定也不迟啊。

他最终同意先留下来,完成3.0的上线。然而3.0上线后用户数量依然没有任何起色,泽涛终于还是走了。

与此同时我的钱再次见底,于是又到了那个熟悉的岔路口,是坚持还是放弃又要做选择了。

这时候,我终有些明白,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清晰的需求却没人买账。总结起来,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用户的使用成本太高。

我坚定的认为,如果一个人随便拿出一件衣服,旁边就立刻出现各种优秀的搭配范例,即便像我爸那样的人也会情不自禁地多看两眼——毕竟穿的是同样的衣服嘛。

可如果你让他自己搜,他就不愿意了,这事对他来说没那么大吸引力。一部分女孩子会去搜,但如果搜索过程过于复杂,她们也就算了。

所以,能把搜索体验做到多简单,决定了我们能获取多少用户。

于是我决定再优化搜索方法,同时美化界面。我在国外的设计网站上找到一个波兰的设计师,他的设计让我眼前一亮。尝试性的问了下价格,居然不贵,只要一万多。那时女朋友手里还有点年终奖,我跟她说了这个情况,把我的新想法介绍一遍。她觉得还挺可行的(她几乎对什么都觉得可行),于是她的那点年终奖就跑到波兰设计师那里去了。

这个设计师很有国际水准,设计出来的效果图技惊四座。我往缘创派上一发,立刻引来一片点赞,再加上我当时提出的优化想法,明洋觉得大有可为,于是我们再次信心满满的上路了。

创业最怕什么,最怕不死心,我就是一个永不死心的人。

到了五月,法院做了最后一次庭审,只等判决。这让我觉得赔偿下来的钱应该是不远了。这时,苏河汇通知上海将举办一次全市创新创业大赛,优胜企业前一千名可获得至少20万奖金。

这虽然是个好事,可我当时真的对各种评审已是心灰意冷,觉得自己没戏。女友再三叮嘱一定要报,不报白不报。我嘴上答应,可就是提不起兴致来。大赛要求所有企业在网上填写一遍材料,然后将纸质材料打印盖章送到所在地科委。我实在懒得弄,把网上资料一填就不管了,纸质材料根本没送。

谁知过了几天,科委的人打电话过来说,你是挖兔美搭吧,怎么还没把资料送来,就等你们了!

我一听,人家都这么上心,我自己要是再拖沓岂不是太给脸不要脸了。于是赶紧搞好材料,恭恭敬敬地送到长宁科委。

都说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之前几次三番地参加各种评审,全数惨败而归。这一次几乎放弃的创新大赛居然通过了!

看到科委公示名单的当天,我打电话给女友,说咱们晚上出去吃吧。女友说,我都打饭了,为什么出去吃。我说今天我捡着钱了。她奇怪地问,捡到钱,捡到多少?我说,二十块。她笑,说二十块够干嘛的。

但很快她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惊喜的问,大赛那个通过了?我说是。于是两个人当晚出去大吃了一顿——这可能是我们15年第一次在正规餐馆吃饭。

刚才谁说福无双至来着,就在创新大赛通过没多久,我被通知,申请的上海大学生创业基金,初审过了。

这个基金(以下简称:EFG)13年就申请过,可惜没过复审,一直让我耿耿于怀。这一次初审再过,我的信心可就不一样了。等到复审时,EFG的人跟我们聊了将近三个小时,最终一致表示项目没问题,但是……我的毕业年限已经超了(要求毕业不能超过5年,13年还没超,此时已经超了),不能申请。当时我就傻了,好容易通过复审,如果因为这个被拒,多冤呐。好在基金会的人看我创业心诚,悄悄告诉我:你可以换一个申请人,你们团队有没有刚毕业的,用他做主申请人不就行了。

真是得道多助哇,我千恩万谢之后,立马把明洋从北京叫到了上海。

这里要说一下明洋的情况了,他本是北化工的研究生,主修物理。上学期间因为爱好自学了IOS编程,一直帮人开发。兼职加入我们时他还是研一的学生,每天只能早晨上课前、晚上实验回来,才能弄弄。

后来我觉得这样太慢,曾想换掉他找一个全职,他立刻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休学创业!

这可真是把我感动坏了,立刻给他涨了工资,又承诺了股份,把他也变成了正牌合伙人。

他到上海之后不负众望,一举拿下了EFG终审,成为那一批扶持额度最高的团队,四十万元——当晚我们找了一家人民广场的牛排店,又狠狠地吃了一顿。

当时在我看来,人生巅峰莫过于此。

算一算过不了多久,我们就有将近八十万的资金,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我终于可以喝酸奶不舔盖了。

可就在这时,我们遭遇了黎明前的黑暗。

当时我们的团队是这样的:我和明洋,泽涛虽然离职,但感情没断,一直帮我做兼职,此外还有远在海南的海彬和彩凤。他们两个是一对,大学时兼职帮我做图片录入,后来因为他们做的又快又准,我就让他们继续做图片审核工作。再后来毕了业,两人结了婚,回到海彬老家海南,仍在全职帮我做事,因此也是有股份的合伙人。

团队五人,领工资四人,再加上图片录入和服务器的成本,每个月两万块是妥妥的。

这时,我的账上已然空空如也,女友也只剩千八百块,勉强够我们活到她下次发工资。可是房租要交,团队工资要发,这些钱不能指望天上飘着的八十万啊。

怎么办?

借是不可能了,两个好朋友已被我竭泽而渔,剩下的不是对我敬而远之就是坦言没钱。就算再打女友年终奖的主意,也要到年底,可眼下怎么办?

戏剧性的转折出现了。

我妈突然到上海,说要在我这借住几天。当时我已经一年多没跟她说过话,不仅仅因为借钱和更早之前的纠葛,还因为我觉得实在没话可说。她对我创业的事没什么兴趣,我对她世界旅行的事也没什么兴趣。

她到了我们的住处,闲聊了一晚,第二天临走时拿出五万块现金,说,我知道你怪我,但你想我一共就这么点钱,辛苦了一辈子,就想到处去看看。你创业我支持,可是如果失败了,你还有重来的机会,我却没有了。

我当时没说任何话,女友偷偷问我,这钱咱要不要?我很想一脸淡然地说不要,可怎么也说不出来——我那时太需要这钱了。

读到这里,你可能觉得我疯了,为了创业什么都不顾了。其实你看看联邦快递创始人的故事,看他如何通过骗钱、赌博来发工资,就会知道,我这都是小巫见大巫,算不了什么。

不管怎样,这原本可以淹死我的马蹄坑再次被我躲过。靠着这五万块,团队终于撑到年底。

4.0版本上线以后比之前版本都要好些,但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操作体验依然没有达到预期。

十二月前后,法院最终判决下来(持续了一年半……)我获胜,但只能拿回12万多点,加上押金和诉讼费等,一共拿回十七万左右。还了女友父亲的钱,又还了我爸一部分,剩下的很快又随着工资发出去了。

之后不久创新大赛的二十万到了,等到春节以后,EFG先期二十万也到了。我的账户上有史以来第一次充盈起来。

这时,我突然有点想放弃了。

十一

说放弃不是指创业,而是指挖兔美搭的产品形态。

我忽然意识到,以我们现有的技术水平,想把挖兔美搭的操作复杂度降到用户可接受的程度,几乎是不可能的。做了这么多个版本,能试的都试了,用户最高只能接受文字框输入的方式,我们做不到这种方式,用户就没可能接受。

当初没钱的时候,我总是盲目,钻牛角尖,现在有钱了,我却突然醒悟过来。我认为挖兔美搭的核心理念是对的,但不应该是这样一个产品展现形式。

2016年春节后,我把团队整个迁到了北京。我知道生死在此一举,如果这一次还做不起来,那我只能认命,因为再也无法可想,无力可支。

到了北京,我们几个合伙人聚在一起,整天价的冥思苦想。我们只想解决一个问题:如果不是图片搜索,却还要利用图片范例来帮助用户解决搭配问题,那该是个什么形态?

经过几番讨论,最终我们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做服装的自动搭配!

利用我们的图片搜索功能,我们可以把各种衣服根据其颜色、图案、款式特征到图库里去匹配,如果发现有两件衣服匹配到同一张时尚图片,就可以认为这两件衣服能够搭配起来,理由就是这张图片。

可以想象,一个女孩就算再懂搭配,她不可能把自己所有衣服的所有搭配都找出来吧。那就说明,有很多效果其实就藏在她的衣橱中,她却从来都没发现。我们不仅可以找出所有衣服的搭配方式,还会告诉你为什么这样搭配是好的,因为我们有图片啊,你可以预先看一下这种搭配方案的上身效果。这样你只要利用现有的衣服,就又能穿出很多新花样来,连买新衣服的钱都省了,是不是很爽?而你所要做的,只是将一件件衣服无脑上传就可以了。

我查了一下世界范围内的网站和app,惊喜的发现,从来没有任何人做出过类似的产品或功能,我们很可能是全球首家!

这个概念一经提出,即便那些早已对我们听腻烦了的人也表示出兴趣。但随即又质疑:这东西,你们能做出来吗,效果能好吗?

能不能做,只有做了才知道。效果好不好,也只有做了才知道。我们于是全力施为,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这个新产品上,名字还叫挖兔美搭,但功能已是迥然有异。

概念是16年三四月份提出来的,设计产品用了至少一个月,然后又找人做美工,同时编写新的后台程序,时间在一天一天的流逝。

这个时候,我们迎来了一个大牛的加盟,就是我之前提过的堂兄飞羽。他是一家中型网站的CTO,在我最初创业的时候没表现出太多的兴趣,但从一五年底开始,渐渐对我们做出来的东西有了一些看好。春节过后,就一直在帮我们弄搜索引擎的东西。

飞羽的加入是没有任何工资的,我只是口头承诺了一个股份,他就甘之如饴的每天下班后再工作四五个小时。

明洋的休学到五月就到期了,在面对读完研究生还是继续创业选择上,他毅然选择了后者,放弃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研究生学位。

海彬和彩凤春节前刚在海南生了孩子,现在把孩子扔在老家,两个人齐来北京,每天只能通过视频看着宝贝一点点成长。

泽涛有窦性心律不齐,最急的时候曾经送医院抢救。都说晚睡是最伤心脏的事,但他下班晚,只能每天干到一点才能基本保证不太耽误进度。

为了开发新美搭,我们就是这样的状态。

为了感谢大家,我把工资普遍提了一些。加上图片以及房租水电等日常用度,一个月几乎要四万的成本。

于是大半年过去,我们又要没钱了,不过想想还有EFG的那二十万,心里还是有底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EFG的人突然通知我们,因为之前承诺的发展进度没有兑现,基金会拒绝发放第二批二十万的资金。

多么熟悉的境况,简直都有些麻木了。

十二

可能有人要问我,你怎么就不想着融资呢?怎么不想,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跟投资人接触。七月份的时候我曾经见过一个投资人,做缘创派的。聊了没几句,这哥们就跟我说,兄弟,听我一句,别做了,你这东西早过时了,现在投资人哪还会投这个,连听都不会听你的。

我笑着听他说完,然后笑着说道:我是不会放弃的,因为还没到时候,我们新设计的产品很好,一定有市场。

他有些不高兴,指着大门说,你出去问问,我们这也有很多小姑娘,你问问有谁愿意把自己的衣服上传到手机上去管理的,你敢不敢去问?我说好啊,现在就去。他说,不用浪费那个时间了。

末了说道,既然你不听劝,那我给你最后一条建议,赶紧上线,投资人还能拿来用一下。

我把之前的话全都过滤掉,只带着最后一句回到团队,跟大家讲,那人觉得咱们的创意不错,让咱们赶紧上线……

那段时间大家几乎每天从上午十点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半,可即便这样,原计划八月推出的挖兔美搭5.0版,还是一拖再拖,最终在2016年10月27号正式上线,距离我辞职创业几乎四年整!

上线的当天,我把女友全部衣服一件件拍照上传,想看它自动搭配的效果。最终,69件衣服总共生成了528套搭配,女友瞬间癫狂了!

产品效果如此喜人,现实却依旧冰冷。这时候,我们基本上已是弹尽粮绝,不得已,我把所有人的工资降到了最低——这是我创业以来第一次降低团队工资。

基金会的钱几番讨要无果,见了几个投资人也都是摇头,就在所有可期待的方面都黯淡下来的时候,挖兔美搭自己亮了起来。

上线之初,新用户数就呈微弱的上扬趋势。很快随着我们宣传力度加大,新增用户越来越多,最高一天达到一千四。虽然没办法跟那些单日百万的app比,但在我们看来已经是莫大的宽慰了。

新用户增长的同时,开始有大量的衣服上传上来,最高一天新增两千多件,其中最多的用户一个人就上传了402件。到这篇文章发出之时,用户累计上传的衣服达到四万。

好多用户主动联系我们,反馈问题之余,说得更多的竟然是感谢,因为她们曾找了好久这样的app,今天终于有人做出来了。我把产品介绍写成朋友圈文章,发到高中同学群里,一个许久没联系的女同学突然加我,说就是想告诉我,她的同事用了感觉很好,获得很多搭配启发。

创业四年,直到今天,我才第一次尝到做出一款用户接受的产品是什么滋味。

但是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吗?自然没有。到目前为止,我们团队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投资,而资金已然耗尽,所以明天、明年,挖兔美搭这款产品会不会继续服务,谁也不知道。

似乎这才是真正的创业。

我是曹溯,挖兔美搭的创始人,以上就是我真实的创业故事。

  • 我要创业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