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寝室另类的性生活

2013-11-07 09:45 来源:青年创业网

昨天晚上,我和朋友工厂厂长老张、私营企业主老朱在一起喝茶聊天。
庞:最近周末你们有没有出去旅游啊?
朱:这些天厂子里都是我值班,周末的时候带孩子到海边去转了转,发现这路上不管是什么时候,几乎都是水泄不通,海滩的景区里是人山人海。
张:我都在家里,一般是跟几个同学聚一聚,到书城里看看书回家上上网什么的。其实过节最好呆在家里,宅一点好,起码不被短途外出路上的堵所困惑。
庞:上周末我去关外找一组女工座谈聊天,真是有所收获。
朱:今天我才注意到老庞总是喜欢跟打工妹座谈。说起打工妹,我老婆以前一直在妇产科,最有发言权了,她们来做流产什么的那是一队队的排着,现在我老婆转做行政,这些场面虽然看不到了,但也时不时的从同事的口里知道一些事情。
张:老庞跟打工妹谈心,应该收获不小,因为跟她们在一起,能使自己心态变得年轻,从中可以了解到很多内幕,老庞怎么没看到你到我们厂找打工妹啊?
庞:你们人少,再说你怕我去勾引你们的小妹。说笑呢,本来约十个女工座谈的,但放假她们都出去玩了,只谈了几个,尽管效果不是很理想,但也掌握到一些信息,这是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所做不到的,因为我们是谈论女性一些隐私问题,她们说得很害羞,但语言都很朴实。有一个问题我感到很纳闷,也是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她们反映女工的宿舍普遍都很乱,甚至是很色情。
张:是啊,你现在才知道打工妹的宿舍色情,都已经奥特了,我早就知道,工厂里打工妹的宿舍几乎都是谈恋爱的场所。
庞:不光是在房子谈谈恋爱那么简单,还有在集体宿舍里发生男女关系的,更有甚者是一些女工带男朋友回来在宿舍里过夜。
朱:仅仅是过一夜,措施又做得很好,那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情,无非是宿舍里的工友们说这个女的很闷骚罢了。现在我们最关注的应该是她们这些女工一点防备都没有,一冲动就整出个未婚先孕甚至是下一代来,小小年纪的就多次做人工流产或者做了妈妈,这不知道给多少家庭甚至给社会带来悲哀!
庞:有个女工说,带男朋友回自己的宿舍睡觉在她们工厂是常有的事,只要大家相互支持相互谅解,不要做得太出格,而且带男友回来的女工会做人(请她们出去吃饭或买礼物送),大家都会相安无事,网开一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张:和谐社会嘛,真的可以理解。还有比这更严重的呢。多年前,我一个港资企业的朋友因为几名女工在宿舍里涉嫌淫乱被抓,后来是工厂与警方和解。
朱:这个可不得了,是用钱摆平的吧?
张:反正后来都设事了,不过回想起来很可怕。事发起因是有人在女工宿舍开了多次性爱派对。东窗事发是因为两个男的都想找同一个女工,结果谁都想先做,于是就大打出手,一方找了几个人将另一方打伤,被打伤的一方一气之下就举报说这个工厂女工宿舍有人在淫乱。
朱:这种事就这么好和解?是不是大律师做足了文章?
张:不是我做文章,是工厂的老板做文章,因为这事一捅出去,他这个厂就基本做不下去了,你说两千多号人的工厂,影响多大,政府如果出面收拾你还不简单,直接就赶走你都可以,因为你的宿舍里有这种行为。后来就说是这些工人在放假时聚在一起喝酒唱歌,酒醉迷糊了就在一起做哪些见不得人的人。不过,那老板肯定是大出血的。事情摆平之后,厂方就立即开除那几个女工,还贴出了工厂宿舍严禁有异性出入的公告。
庞:就是淫乱也是个罪啊,南京大学一个教授不是因此被判刑了吗?
张:多年的事了,那时还没有现在的信息来源快,一出事就微博,让人措手不及!
庞:从这事也可以看出,法律的漏洞都是你们这些人给找出来的,不是说你们律师都是靠钻牛角尖过日子的吗?
朱:以前听我老婆在妇产科做医生的时候,就有不少打工妹怀孕做流产的事情。有一个打工妹不知道什么是怀孕,肚子大了就听工友说如果不要孩子的话,可以打下来。以后她就多次请假在宿舍里,拼命的用板凳往自己的肚子上打,为的是快点将孩子“打”下来。有一天,她“打”孩子的事被保安看在眼里就马上告诉管理方,厂里的组长就立即带人回宿舍,见她还在“打”,就问她为什么要自虐。那女孩说自己有孩子了,现在不想要,就要把孩子打下来。组长笑笑说,你傻了吧你,打孩子是到医院才可以的,你怎么可以用板凳打呢?如果你要打,我可以陪你去医院!说完,组长就带怀孕的女孩到了我们妇产科,我给她做了引产手术。在做手术之前,听到组长说起这些话,我笑得差点握不住手术刀。
庞:真是笑话,不过,现在的女工还至于这么没有生理知识吧?
朱:真的有啊,有个产妇,也是工厂里的女工,她三更半夜在宿舍里生下孩子后不知所措,听到婴儿哭了,母亲也一个劲的哭,把大家都哭醒了,才打电话到我们医院。当晚是我值班,我坐救护车去的,还好,母子都算安全。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女工的老家在我国西南一个村子里,从小就没读过书,出来打工后就认识了把她肚子搞大的男朋友,一次趁大家都上班了,她却溜号在女工宿舍里把第一次交给了他。就是那一次她就怀上了,几个月后,那男孩子就辞工回老家再也找不到他了。
庞:那孩子后来给谁了?
朱:是他们工厂的老板通过别人的手接走的。
张:他抱去养可以,但合法的收养还有很多法律程序。
庞:这个女工不吭不哈,说不定孩子就是那老板或者是管理层什么人的呢?
朱:我们也是听那女工一面之词,但从她那淳朴的表情里,可能不会与老板他们有染,老板找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
张:老板出外都到“天上人间”找小姐,回到家里还有二奶三奶什么的,还找自己工厂的妹子也太没出息了。
朱:这是领导有方的结果,老板其实就是领导,领导也就是老板,九十年代不是流行过什么“八平”领导吗?
张:那“八平”啊,说来听听!
朱:“八平”领导就是心中有近平,办事有水平,左手握文凭,右手拿酒瓶,在外有花瓶,家里有醋瓶,对上能摆平,对下能踩平!
……
打工妹宿舍里发生带男朋友回来过夜、甚至是生孩子的事情虽然是极少数,但足以证明,主要原因都是性饥渴、性压抑、性无知造成的。
她们为什么不选择到外面去与异性朋友交流和发生关系呢?一是安全问题,二是费用问题。在公园里,可能被保安带走;在宾馆里可能被当作是卖淫嫖娼的对象抓获,且开房还要花费一笔血汗钱;而在自己的宿舍里,尽管有许多双同事的目光在凝视着你在关注着你甚至是鄙视着你,只要你带我带大家带,总比在外面安全。
以前在部队里为了安抚军官,团级建制都建起了家属房,编外地成立了家属连,配置了连长和指导员。现在工厂里可不可以也仿照一下部队,将一些宿舍装修一下也变成“家属房”,只收取一些管理费和水电费,以解决打工男女的生理需求问题?
  • 创业登记
  • 创业项目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