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学校操场产子 这事情也太让人揪心了

2017-11-03 16:00 来源:青年创业网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尤其是在学校里的学生,一举一动都牵动着父母亲人的心。而昨天中午,在渭南市蒲城县一所学校内发生了令人揪心的一幕。

16岁女生午休时操场产子 校方:女生身材矮胖未发觉

知情者:“蒲城县职教中心高二的学生。”

记者:“多大?”

知情者:“十五岁还是十六岁,她在操场后面一个小巷道里生了一个小孩,满地都是血。”

从知情人提供的视频照片中可以看到,校园内一个小巷道里地面有大量血迹,还有一些女性衣物,知情人说,当事女学生生产时选择的地点比较隐蔽,但环境恶劣。但即便是这样,这起“校内产子”事件还是迅速发酵。

蒲城县职教中心在校生:“就是在操场生的娃么。”

蒲城县职教中心在校生:“是一个高二的女生。”

【妇产科医生:足月生产 母子平安】

虽然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但看到血泊当中的女生,学校还是紧急拨打了120,将人送到了就近的医院,《都市快报》全媒体记者在医院了解到,万幸母子二人都平安。

蒲城县医院妇产科医生:“大人和孩子都平安,孩子是足月出生,大人有一些贫血症状。”

记者:“产妇多大?”

蒲城县医院妇产科医生:“16岁。”

未婚先育、在校产子。这无论对于未成年的当事女学生还是她的亲属而言,都将承受沉重的压力和负担。那么一个足月生产的未成年少女在长期的学校家庭生活中,父母和学校就没有发现吗?随后,《都市快报》全媒体记者找到了涉事学校的相关校领导。

16岁女生午休时操场产子 校方:女生身材矮胖未发觉

 

16岁女生午休时操场产子 校方:女生身材矮胖未发觉

【学校副校长:女生身材矮胖 老师未发觉】

蒲城县职教中心副校长李军锋:“这个学生个子低,又胖。”

记者:“就是说你们没有看出来?”

蒲城县职教中心副校长李军锋:“你看你也看不出来,我又不是妇产科医生,能一眼看出哪个学生怀孕了。”

李副校长说,全校一千七百多个学生,老师不可能都兼顾到,而且这名当事女生平时成绩优异,也很听话,虽然一周五天都住校,但老师们根本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蒲城县职教中心副校长李军锋:“这女孩是跟一个社会青年交往,我们班主任发现了,还通知过学生家长,但是还是没有引起学生家长的注意。”

发后,该校已经准备着手给全校学生们再次加强青春期教育讲座,同时给女生们做一次全面体检。

下一页:女学生宿舍产子20天后身亡:闺蜜接生 自剪脐带

“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农夫不会播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单身汉不会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这是20岁女大学生洁洁在小说《穆斯林的葬礼》扉页上写下的话语,而她现在却躺在冰冷的太平间,用悲剧结束了她曾追求的爱情。

女学生宿舍产子20天后身亡:闺蜜接生自剪脐带

女学生宿舍产子20天后身亡:闺蜜接生自剪脐带

产子20天后病危

母亲才知女儿已怀孕
“事发前几天我们还微信视频聊天,没想到再见时她已经不在了……”20日,杨凤梅哭着说,没想到女儿会出这么大的事,现在还留下了嗷嗷待哺的儿子。
48岁的杨凤梅是榆林子洲县人,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出嫁;小女儿洁洁在2014年9月被陕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会计专业录取,现在已经是名上大二的在校学生。
2016年2月,洁洁被学校安排到陕西航空技师学院实习。而在6月3日清晨6时许,她突然接到女儿男友打来的电话称,洁洁因在学校产子后发病,已被送到了医院抢救。
杨凤梅说,当天她就从老家坐车赶往汉中,没想到走到半路上,再次接到女儿男友打来的电话称,洁洁因病重被转院到省人民医院。“我赶到医院时,女儿已经昏迷了,随后医生就宣布死亡了。”杨凤梅说,她之前只知道女儿和榆林佳县一个小伙子谈恋爱,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
“此前我一点都不知道,”杨凤梅说,她知道女儿谈恋爱后,就曾表示过反对,洁洁也答应不再来往。如今女儿怀孕,又产下一名男婴,对她来说,都是非常震惊的消息。
“6月1日,女儿还和我微信视频呢,视频时,她来回转着身体,问我她胖了没有?”杨凤梅说,而春节女儿回家时,她并没有发现异常,现在回想那时女儿应该已怀孕六七个月。而事后她才知道,女儿早在5月17日就已经产下了一名男婴,而生产的地点竟是在实习的学校宿舍。

女学生宿舍产子20天后身亡:闺蜜接生自剪脐带

女学生宿舍产子20天后身亡:闺蜜接生自剪脐带

女学生宿舍产子20天后身亡:闺蜜接生自剪脐带

宿舍内足月产子
闺蜜给接生

杨凤梅说,通过女儿男友贺小峰的讲述她才知道,去年秋天,洁洁就已经怀孕,但当时留不留下这个孩子,两人为此发生了争执,随后分手。
24岁的贺小峰说,他和洁洁是两年前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认识的,他和洁洁的小学同学一起打工,经过这位小学同学他认识了洁洁,并谈起了恋爱。随后,他还曾来到汉中打工。
“她家人不同意,我就说去医院打掉孩子,她开始同意药物终止妊娠,后来没说到一块,她就不理我了”,贺小峰回忆说,期间,他还通过洁洁的闺蜜询问其怀孕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孩子已经被打掉了。
然而5月17日上午,他却突然接到洁洁闺蜜的电话,说洁洁下身出血,情况不好。贺小峰赶到洁洁就读的学校,但上不了女生公寓楼,只好在楼底下等着。上午11时许,他被告知,洁洁生了一名6斤4两重的男婴,算了算时间,是足月生产。
而洁洁的舅舅杨先生说,通过学校通报的情况,5月17日上午10时左右,洁洁在所实习的学校——陕西航空技师学院女生宿舍楼内生产,而她的闺蜜兼舍友小徐为洁洁接生,并联系了洁洁的男朋友,却没有告知学校。随后,洁洁和男友抱着刚出生的孩子住进了宾馆,在宾馆住了三天后又住进了男友在学校附近租的民房里。
询问产子的经过,洁洁的闺蜜说,开始发现洁洁在厕所里蹲着,下身流血了,这时,洁洁才说可能自己要生了。当日上午,在大学宿舍里,在闺蜜的帮助下,洁洁完成了生产过程。

上午生产下午还上课

生产当天未请假
生产后贺小峰带洁洁去医院,经过检查,婴儿一切正常。但洁洁没有像其他产妇一样坐月子,下午还回到学校继续上课。
贺小峰说,6月2日上午,在租住房里,洁洁将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一个多小时都不开门,他破开门之后发现洁洁已经昏迷,并出现浑身发软、冰冷等状况,还伴有发烧、抽搐等症状,他当即将其送往医院。
眼看再也瞒不住,6月3日清晨6时许,贺小峰才打电话通知了双方父母,告知了女友产子并发病的情况。洁洁先是被送往了汉中3201医院,由于病情危重,4日凌晨又被转院到了省人民医院。而杨凤梅说,当她在医院门口见到了女儿时,女儿已经陷入昏迷,眼睛都没睁开。而陪同洁洁的舍友兼闺蜜小徐,将洁洁生产的过程给她叙述了一遍。5日下午,小徐就被学校叫了回去,再也联系不上。
随后,医生对洁洁进行了抢救,但在5日上午8时许,医院告知贺小峰,洁洁因抢救无效死亡。医院出示的死亡证明上显示,死亡原因是蛛网膜下腔出血。
20日,洁洁的班主任张老师回忆说,洁洁生产是5月17日上午10时许,当天他们有消防演练,按照要求,洁洁也要参加,但他并未接到洁洁的请假信息,也没有寻找。对于洁洁缺勤为何没有寻找,张老师闭口不言。
洁洁的妈妈杨凤梅说,怀孕的人身体肯定会发生变化,而女儿生产前一直在学校住,而且每天都上课,难道学校老师都没发现吗?对此,班主任张老师说,他们确实并不知情,也没有发现洁洁的变化。
洁洁的舅舅杨先生说,根据洁洁闺蜜讲述,生产后,洁洁仍然去学校上课,但却吃不下、喝不下。“营养不良,还有天天上课,身体咋能受得了?”杨先生说。

超市买来剪刀剪断脐带

产后未到医院进一步治疗
20日,洁洁的家属提供了她在汉中3201医院转院前的病历。根据病历显示,洁洁入院前一天无明显诱因出现头痛、精神差、嗜睡、言语少等症状;头部不适加重,不言语、四肢乏力、手脚发凉、无法站立及行走。病历中同时显示,后患者病情逐渐加重,牙关紧闭,呼吸困难,追问病史,18天前刚在家(学校宿舍)顺产一子,处产乳期,且整个产程在家完成,脐带是用自己在超市买的一把剪刀处理的,产后未到医院进一步治疗,未注射破伤风抗毒素。
诊断考虑:蛛网膜下腔出血;静脉性脑梗死;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继发性癫痫;中枢性呼吸衰竭;破伤风;中度贫血;双侧卵巢囊肿。目前,患者呈深昏迷状态,双瞳孔光反应消失,自主呼吸消失,呼吸机辅助呼吸。家属要求出院,转上级医院治疗,反复向患者家属交代现患者病情危重,生命体征不平稳,转院途中随时可能心跳停止死亡,其家属仍坚持要求自动出院。
而省人民医院一位医生说,蛛网膜下腔出血是多种病因所致脑底部或脑及脊髓表面血管破裂的急性出血性脑血管病,血液直接流入蛛网膜下腔,又称为原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多骤发或急起,临床还可见脑室出血,硬膜外或硬膜下血管破裂等原因引起的血液穿破脑组织流入蛛网膜下腔病例,称之为继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
6月4日凌晨1时许,洁洁被转入了省人民医院,经过两天治疗,因抢救无效,于6日上午8时27分被宣告死亡。

校方称“没责任”
建议家长打官司

20日上午,洁洁的妈妈杨凤梅仍躺在宾馆的床上以泪洗面,床头柜上还摆放着洁洁的遗像。照片中洁洁一头乌黑的披肩发,清纯的面庞透着青涩,而她此时却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杨凤梅说,为了弄明白女儿出事前后在学校的情况,她便赶到了汉中,被学校安排在了宾馆。“生的孩子还在西安,贺小峰和他爸在照顾,也住在宾馆。”杨凤梅说,贺小峰在西安黄雁村附近租住在一间招待所,随后他父亲从陕北老家赶过来照看孙子。
而事发后,洁洁所就读的陕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以及实习的陕西航空技师学院相关领导也多次和洁洁家属进行了协商,希望能和家属达成一致。“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出了这样的事谁都不愿意看到,但和我们学校没啥关系。”
陕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和陕西航空技师学院的相关负责人都表达了同一观点:虽然学校没有责任,但出于人道主义,可以适当对家属进行补偿。这两所学校的相关负责人说,他们所谓的“补偿”就是退还一部分学费,再给家属一些丧葬费,总计三万多元。而这却被洁洁的家属回绝:“怀孕这么长时间,而且天天在学校上课,难道学校老师没发现?”对此,校方表示建议家长打官司。
对于学校是否应该承担责任的问题?陕西汉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峰说,洁洁作为成年人,应该具备一定的常识,出现这样的悲剧,她本人应承担主要责任;但学校在管理上存在明显漏洞,并没有尽到相关义务,应该负有次要责任。
20日下午,洁洁妈妈和舅舅被允许进入洁洁生前所实习的陕西航空技师学院,取回她的遗物。一进学校,杨凤梅想到女儿便不停地哭泣,一声声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在洁洁生前所住的宿舍楼一楼,洁洁的书本、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已被整理打包放在了门卫室。洁洁的班主任张老师说,事发后,两个宿舍的学生帮忙整理了洁洁的遗物,并将宿舍进行了打扫。
在一本小说《穆斯林的葬礼》扉页上,洁洁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农夫不会播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单身汉不会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小说《穆斯林的葬礼》讲述了一个穆斯林家族60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而洁洁,也是用悲剧终结了她曾追求的爱情。

写在后面的话:
女大学生宿舍产子尴尬了谁?

宿舍产子,闺蜜接生,产后还若无其事地照常上课。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它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并以悲剧结尾。
这个女生在生产前,天天晚上缠着妈妈要视频聊天,还问妈妈“胖了没有”,或许,她想告诉母亲真相并得到家人的守护,而最终却没有说出口,可见她经受了多少心理上的折磨。
十年寒窗,终于考上了大学,正是青春飞扬、享受生命的时节,而这个女孩却为过早出生的儿子而尴尬、掩饰,在面对已经超过自己解决能力范围的困境时,没有向父母倾诉,也没有向老师求助,而是选择默默承受。这不能不说是亲情的尴尬、教育的尴尬。
女儿在成年后远离家长,父母很少关注孩子的心理,更很少主动指导、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性”观念,这导致了孩子缺少自我保护意识,对性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认识不足。而年轻人对“性”的朦胧和好奇,又让他们容易轻易尝试。一旦出现问题,孩子会觉得难以启齿,而不敢求助。所以,才有了一起起学生产子的悲剧。因此,有效的沟通,彼此间的信任,“性”教育的跟进,是现代家庭急需解决的问题。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在这起事件中,校方也没有发现女生的异常,这也是一种尴尬。如果学校的相关教育和关怀做到了位,即使学生无法及时从家长那里得到理解,她也许会主动向学校寻求帮助,便不会出现宿舍产子的一幕。家庭教育和校园教育的缺失,使得女大学生最终伤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 创业登记
  • 创业项目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