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60元“被出租”的背后,一个怎样的市场?

2018-09-29 20:00 来源:青年创业网

66岁的中原秀树是日本航空公司的一名退休员工,拥有多年的人力资源工作经验。

他毕业于京都大学,获得教育社会学学位。

他已婚,有两个孩子。

他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能提供从生活、人际关系到事业的一切建议。

中原秀树是“Ossan Rental(出租大叔)”网站上的几款“新产品”之一。

只要雇主支付他时薪1000日元,任何人都可以雇佣他,可以出于任何目的,但不包括贩卖感情。

中原秀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

Hideki Nakahara(中原秀树)

“很多人需要生活、事业或人际关系上的建议,”中原秀树说,“我不是咨询师,但我觉得我的经历可能会帮助到别人。”

中原秀树拥有38年的职业经历,其中34年都在日航工作。

在他2012年退休时,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整天感到昏昏欲睡,越来越难以走出屋子。

“我没什么朋友,当你变成一个老男人在街上闲逛时,你的教育、职业或工作变得毫无意义。”中原秀树说,“我开始想知道我下一步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一天,他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关于“Ossan Rental(出租大叔)”的文章,对其理念印象深刻。

几周后,他与“Ossan Rental(出租大叔)”公司创始人西本贵信(Takanobu Nishimoto)见了面,并注册了该网站,成为其中的一款待售“产品”。

“油腻”中年人的逆袭

大叔们为何时薪60元廉价“出租”自己?

“Ossan Rental(出租大叔)”创始人西本贵信回忆,当初萌生出租自己的念头,源于在电车上听到一班女高中生吐槽中年男人钻牛角尖,自认威风,不懂得聆听别人......

“Ossan Rental”网站创始人西本贵信

随着日本人口老龄化,越来越多退休男人、无业大叔出现。

失去了一身新制服的上班族的光环,日本男人开始被归入“おっさん”(在日本,人们口头上一般会称呼大叔为“おっさん(ossan)”,带有瞧不起年纪大的轻视感觉。)一类,发际线越来越高,啤酒肚越来越圆,他们不可避免地成为女高中生的笑柄。

不爱卫生,絮絮叨叨,爱讲蹩脚的笑话……人到中年,不管贵贱美丑,都被贴上了“油腻”的标签。

西本贵信不想被标签,也想洗刷日本社会对中年男人的刻板印象。

“我意识到中年男人普遍被认为是‘粗鄙’的,”西本贵信说,“我想做些什么来恢复我们的声誉……并证明中年男人是有用的,我们也很酷。”

在2012年,45岁的西本贵信创建了“Ossan Rental(出租大叔)”网站,他在网站上贴出了自己的个人资料和照片,表示愿意以任何方式帮助他人。

他象征式地收取时薪1000日元的报酬,因为他出租服务的目的是帮助別人、证明自己,并非赚钱。

西本贵信正职是时尚造型师,在日本大型造型师事务所担任总监,也是大学的兼职讲师。

即使年过半百,西本贵信丝毫未见老态,对仪容也很有要求,五官端正,声调温柔,称得上是帅气的中年男士。

没过多久,请求就开始源源不断地涌来。

西本贵信的第一个客户是一位88岁的女性,他现在仍然经常见她。在过去六年里,西本几乎每周都去千叶看望她,陪她聊天、散步。

此后,他与大约3000名客户合作。

随后,不少年龄相仿的友人也愿意投身出租之列,“出租大叔”业务越办越大,至今整个网站有78个大叔供出租,分布在青森和福冈等地。

大部份的大叔也有正职,不少人是上市公司职员、公司老板,也有退休人士,年龄最小的是30多岁,最大的是70多岁。

“出租大叔”网站上待售的大叔们,包括照片和简介

大叔“被出租”有讲究

虽然网站的上岗大叔目前只有78位,但这些年下来,西本贵信大约收到有一万名大叔发来的简历。

西本贵信非常谨慎地审查申请者的资料,因为他需要完全信任他的员工。更重要的是,他的许多客户都是女性,客户的安全问题需要确保。

西本贵信会亲自参与整个应聘过程,他有自己的一套评判标准——“好色”、“不修边幅”、“爱说教”的大叔绝对不会要。

此外西本贵信还严明规定了入驻“出租大叔”网站的条件:

大叔无犯罪记录历史;

大叔必须公开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提供身份证明,以剔除任何可能怀有可疑意图的人;

禁止大叔与客户发生关系,发生这种情况的大叔会被网站逐名;

若有客人做出奇怪的行为和举动,跨越服务界线,大叔们必须立刻制止,然后离开;

大叔们可以保留自己的收入,但西本贵信每月会向他们收取1万日元的入驻会员费;

大叔们还必须承诺一年一签合同。

目前,西本贵信还没有收到客户对大叔们的严重投诉,尽管有一些大叔偶尔迟到,或者在谈话中有点厚颜无耻。

入驻“出租大叔”网站的大叔,根据顾客需求自行决定可提供的服务种类,但禁止大叔贩卖感情,西本贵信也有向顾客说明“出租大叔”网站并非是寻找另一半的约会网站。

那大叔究竟出租什么呢?

西本贵信指出,网站的大叔们多才多艺,提供的服务种类繁多。从做饭、家政、到创办公司、护理和遛狗,甚至代表客户道歉,无所不包。

48岁的“ossan”田中伸明(中,系着黑领带)是一名派对出租司机

一些大叔人生历练丰富,愿意成为客户的“垃圾桶”,听对方讲心事,也会成为客户的“人生导师”,为客户的烦恼给予意见。

另一些大叔则精于修理电器、能协助女性客户维修家电,更有大叔的简介写明可陪伴看房、买楼,甚至监督工地等。

“很多人想成为‘出租大叔’的一员,”西本贵信说,“他们觉得这很酷,想为社会做点贡献。”

目前,“出租大叔”网站每月的预订量约为900,其中人气颇高的大叔可以获得50到60的预订量,收入高达10万日元。

西本贵信表示,“出租大叔”的好处是双向的。为客户解决疑难问题的同时,大叔本身也通过这个角色成长,他们要么获得更多的自信,改善自己的形象,要么从别人身上吸取到经验教训。

42岁的“ossan”木村拓广是一名登山同伴

租赁服务兴起的背后

“出租大叔”的流行不可避免地导致了模仿者的出现。在日本,至少还有三家其他网站提供这种服务。

古川惠美(Megumi Furukawa)在2013年创立了自己的租赁服务网站Support One。

和“出租大叔”网站一样,Support One提供几乎所有的租赁服务。客户可以租一个家庭用于社交场合,也可以租一个朋友去购物或看电影。

日本有许多租赁服务,提供从家人和朋友到婚礼客人和晚餐约会的一切服务。

这一服务现象兴起的背后与日本社会的现状密不可分。

日本社会对“租赁人”的开放态度

日本中央大学(Chuo University)家庭社会学教授山田昌弘(Masahiro Yamada)认为,租赁服务的兴起,部分原因是日本人对租赁服务持开放态度,这些服务在整个日本社会都很常见。

日本中央大学教授山田昌弘

山田昌弘在上世纪90年代创造了“单身寄生族”(parasite singles)这个词,意指的是日本在1990年代中期经济泡沫化期间,成年子女在其完成学业甚至进入职场后,仍与父母同住以继续享用父母所提供的资源的成年人。

因此,日本社会便开始出现年轻人选择在家里白吃白喝的啃老现象,进而形成晚婚或不婚的社会。

他指出,日本人光顾歌舞伎町和女仆咖啡屋,只是为了闲聊和调情。

“日本人习惯了花钱享受舒适和亲密的服务。”山田昌弘说,“这就是为什么‘租赁人’的想法不会让人感到不安。”

租赁服务避免了馈赠文化的压力

山田昌弘教授补充说,日本社会虚伪,社会压力大,人与人之间也总有些秘密,难以向亲人或友人倾诉,日本人也不习惯向别人说真话。

日本传统的“馈赠文化”,某一方面也给日本人在建立和维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带来了压力。

每年到了7月的"中元(相当于中国的中秋节)"节和12月的"崴暮(年末)",日本人都要对家人或朋友馈赠礼物表示感谢。

在情人节这一天,对许多女性来说也变成了一种义务,她们要给自己的同事和朋友送一些巧克力礼物,而在一个月后的白色情人节,男性会回礼。

“这一切都是关于给予和索取。”山田昌弘说,“日本人形成了强烈的义务来回报的意识。”

当一个人向朋友求助时,这样的馈赠义务就会困扰着他,有时使用租赁服务反而更容易。

“有时为一些小事情付钱比向朋友求助更容易。”山田昌弘说,“这可能是一段暂时的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真实。”

回首6年的出租岁月,西本贵信笑言:“成功创造‘出租大叔’这件事,我觉得自己很厉害。 ”

西本贵信指出业务一定会继续发展,虽然难以估计会走得多远。

外国人可否入行“被出租”?

西本贵信则笑说,外国客人数量不少,懂日语、住在日本的大叔都欢迎入驻“出租大叔”。

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青年创业网公众号

好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