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临期食品曾营收千万,为何他却在行业爆发后退出?

2022-06-09 21:57 来源:互联网

临期食品,在疫情之后算是一个“小爆发”的赛道。

之所以说“小爆发”,是因为这个赛道并没有像社区团购一样,引起上至政府部门、下至普通民众的全民热议,但消费者又多多少少听说过或者看到过,而且资本市场的关注也在升温。

比如近期,折扣连锁超市小象生活宣布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公开信息显示,小象生活最早是从临期食品切入,通过销售低至市场价3~5折的快消品,渗透南京及周边城市的社区及商业街。

再往前追溯,好特卖、嗨特购、奥特乐、折扣MaMa、爱折扣等多家新型折扣连锁品牌都拿到了融资,有的还不止一轮。

娄春彬是进口临期食品的早期玩家之一,在他入行的2015年左右,全国的临期食品收购商也不过五六十家。

他和三位合伙人创立的闹玩洋行进口食品折扣店,从电商起步到开出十几家线下门店,通过稳扎稳打地经营,确实吃到了先行者的红利。

实现盈亏平衡并开始赚钱后,创业剧本的画风却变了。他们先是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当头一棒,又被疫情后蜂拥而至的竞争者带到内卷的地步,然后发现,行业的核心问题并未解决。在亏损之前没有犹豫,他们当机立断做出撤店的决定。

当临期食品真正在大众消费者中火起来,媒体、资本都投来热络的“目光”时,娄春彬却选择了退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全身而退”。

对于创业,一般的形容词似乎只有两个,要么“成功”,要么“失败”。非黑即白,几乎没有介于两者之间的状态。但是,如果用一个动词来表达,“结束”或许更加中性、更加没有感情色彩,也更加易于接受。

创业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有开始,就有结束。而夹杂其中的,有快乐也有痛苦,有兴奋也有失落,有坚定也有挣扎。以下,是娄春彬的创业故事。

8万元起家,做到年销售额超千万

创业之前,娄春彬的职业道路还算顺利。他学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贝蒂斯橄榄油当管培生,从最基层的销售做起,两年半时间做到省区销售经理。

2015年前后,创业的浪潮一波接一波。当时娄春彬接近而立,刚结婚不久。“成家立业”,创业不再只是职场苦闷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

选择做进口临期食品,与他已经积累多年的资源有关——贝蒂斯橄榄油就是进口产品,由西班牙厂家生产。

一般来说,进口食品的订货周期很长,从下订单、付款到生产、发运,再到海关,最后运到各个零售门店,整个链条长达几个月时间。而且远洋运输货运量大、不可控因素多,因此国内代理商一次性订货量也非常大。

在下订单时,代理商极有可能因为对市场评估不准确或者过于乐观,订多了货。这些货卖不出去,时间一长,就变成了临期食品。而一旦临期,代理商急于出手,产品价格就会大幅下降。

娄春彬还注意到,在当时,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进口食品听过但没吃过,因为渠道基本没有下沉到各大电商平台和线下商超。也就是说,需求是真实存在的。

而真正的进口临期食品,即便是定价在普通超市或电商价格的三分之一,最多不超过一半,也能有丰厚的利润率。

2015年底,娄春彬和两个贝蒂斯的同期管培生同事一起,凑了8万元钱,开始做进口临期食品生意。在此之前,娄春彬先到北京漂了近一年,在一家电商公司学习运营。

他们先从微信端的网店做起,经常与滴滴、饿了么等平台的积分商城合作,可以用积分兑换商品,9.9元包邮。一年时间,微信服务号的粉丝数就接近3万,一次推文能带来几万元的销售额转化。

娄春彬坦言:“这就是一个信息差的问题,一瓶德国进口啤酒卖3、4块,还是有翻倍的利润可以赚。”

2017年初,他们开设了淘宝店,接着开出第一家线下门店,取名为“闹玩洋行进口食品折扣店”,从只有一家网店,到电商、实体店、批发三条业务线齐头并进。

开始做线下实体店,意味着这是一门零售生意,是“弯腰捡钢镚儿”。娄春彬还记得,2017年国庆节,因为没库房,一大卡车货直接运到店里,用小车拉了二十多趟。小拉车装上几十箱饮料,结果轮子直接压断轴,卡在货梯口。

这期间,娄春彬也接触过几个VC机构和天使投资人,他们对项目都提出了同一个要求:在可见的未来,要能赚钱,我给你钱只帮你加速,但不会帮你烧出市场。

到2018年,公司还清了近40万元的贷款,也跨过了盈亏平衡点,娄春彬不再渴求融资。2019年底,闹玩洋行在天津和青岛开出近十家门店,在两地各有一个大仓,年销售额做到千万元,在天津当地已经小有名气。

吃到了市场红利,但选择及时止损

因为有近十家线下门店,闹玩洋行的生意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受到很大影响。

“房租要交,员工的工资要发,每天睁开眼,5000块就没了。”长期的高压下,娄春彬的身体状况也出现了问题,在那半年时间经常胃疼,但去医院又检查不出什么结果。

也是在这时,几位合伙人的理念出现分歧。闹玩洋行在青岛的分公司一直是亏损的,但天津分公司在赚钱,所以干脆分家。

其中一位合伙人在退出后,接着做临期食品的生意,成立了食惠邦,后更名为爱折扣,在2021年获得了惟一资本领投、钟鼎资本跟投的天使轮融资。

娄春彬和后来加入的另一合伙人选择“留守”,“我们接手了天津的业务,在2020年下半年赚了点钱。”

2020年疫情后,临期食品的概念突然火起来,各种折扣店如雨后春笋,在一二线城市的各大商圈不断冒出,吸引了很多消费者匆匆的步伐。

但这些折扣店里有多少真正的进口临期食品,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娄春彬告诉创业邦,在2015年刚创业时,全国收购临期食品的商家最多五六十个,而到了2020年之后,这一数量猛增到上千个。而打着“临期食品”名号的各类折扣店,保守估计有近万家。

其实就是供求关系变了,因为临期品的数量增长比较慢,而需求一下增加了几千倍,导致供小于求,价格自然会上升。以前是厂商求着我们收购,现在厂商一发出有临期品的消息,收购商就蜂拥而上,而且会加价收购。”

娄春彬举例,以前德国进口啤酒的收购价是每瓶1元,现在上涨到3元;张君雅小丸子以前的进价才0.8元,后来涨到2.5元。

整个行业快速上升的采购成本,已经远超他的心理底线。从事多年快销品的经验告诉他,这个行业在走下坡路,因为核心还是拼价格。

一方面,进口临期品缺货的趋势不可逆,而且未来出现临期品的概率会越来越小。

“此前出现临期品是因为进口商对销量的评估不够准确,但随着大数据的运用自如,对进货量的估计会越来越准确,估算失误降低,进口临期品的量也就越来越少。另外,供求关系的变化导致了临期品的收购价格升高,进口商的货也不用等到特别临期,随时都能处理,干嘛要便宜卖呢?”他进一步分析。

闹玩洋行在2018年第三家店开业时,进货单上几乎百分之百是进口临期食品,进货价基本低于大陆总代理的出厂价。但到了2021年,娄春彬透露,另一同类型的折扣店,进货单上进口临期食品的占比连5%都不到,进价还很高。

另一方面,预包装食品、酒水现在都是供给过剩,没有临期品,只能做新货,没有价格优势,也不能创造额外需求。

一个可以佐证的信息是,在好特卖、嗨特购的门店,可以看到很多产品往往跟大品牌包装“撞脸”,陈列在大品牌左右,价格却更加实惠,以此来吸引消费者,甚至成为门店营收的主要来源。

而这些产品,一般来自他们旗下的自有品牌。比如,好特卖旗下的自有品牌侠趣,推出多种零食;包装与卤味品牌王小卤相似的“强小鲁”,则是嗨特购注册的商标。

二次创业,做知识博主

“之前做临期食品,是因为很多人没有吃过进口食品,想尝试。但经过6、7年的市场培育,大家对进口食品的新鲜感已经降低很多。而且零食也不是刚需、高频的产品,不会每天都吃。”娄春彬还提到,酒水的购买频次可能更高,但很多超市、电商都在赔钱卖酒水,用酒水引流,也没什么利润可赚。

销售额一年不如一年,进货价却在不断上升,市场已经相当饱和。2021年初,他跟合伙人商量,决定退出。房租到期的门店不再续约,到2021年底就全部退出。

关店其实是及时止损,再往下做就要亏钱了。娄春彬不想做赌徒。

回顾创业这六年,娄春彬总结道:闹玩洋行在门店选址、商品经营、商品陈列等方面没有太大问题,在门店服务、社群运营、店员管理等细节上也比较专业。

“最重要的是创业方向的选择,在做项目之初就要判断,是想做长线还是短线,是不是要赚快钱?短期项目不应该用长线的手法来操作。”

在他看来,很多人误判了临期食品这个赛道,认为自己看懂了,一窝蜂涌进来。”为什么这些人不会大量进航空业、制造业?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临期食品很简单,只要租个店铺就能卖。”

退出临期食品生意后,娄春彬没有再去找工作。一方面,如果想找到自己预期的工作,在天津很难,只能去一线城市。另一方面,在经历过一次创业之后,他认为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不再适合自己。

大学期间,娄春彬读了很多“闲书”,其中最多的是商业相关的。而他就读的食品科学与工程,却是典型的理工科专业。没想到多年之后,二者却被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今年年初,他开始试水做知识博主,主要在抖音、快手以及微信视频号讲解商业内容,将自己专业所学的食品科学知识与工作创业所得的商业经验相结合,三个月就积累了三十万多粉丝。

粉丝数量上去后开始带货,在抖音挂出的啤酒链接,一天能有2万多销售额,同时也接一些个人咨询的商单。他对未来的规划是,成立咨询公司,也可以做快销品牌的孵化。

有意思的是,在很多短视频中,他都劝大家不要创业,人称“创业劝退哥”。经历过创业,娄春彬知道创业有多难,创业成功更是小概率事件。

“当时跟我们一起入驻创业孵化器的初创公司有十几家,一年后剩下两家,三年后只剩闹玩洋行‘一棵独苗’。”娄春彬感慨万千。

但他自己,仍然想创业。在娄春彬看来,做知识博主,知识被当作商品,某种程度上是无价的,门槛相对较高。“创业如果选择门槛低的行业,很容易被卷到,谁都能干的就不要干了。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