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大学生瞄准社区农业

2015-05-04 08:49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创业大学生瞄准社区农业

现在正是大众创业风潮最火热的时候,各种奇思妙想充斥眼球。北大毕业生邹子龙不远千里来到珠海创业,但他不谈“互联网+”,也不步雷军从珠海走向世界的后尘,而是钻进远离市区的三灶镇榄坑村种地,创办“绿手指份额农园”(下称“绿手指”)。

邹子龙说,“绿手指”是“社区支持农业(CSA)”项目。城市居民按需落订,然后预付全部费用,农园聘请当地农民按订单种地。生产者承诺不使用化肥、农药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消费者则要与生产者共同分担种植中的减产风险。

他选择珠海创业,看重的是这里生态环境好,移民城市消费者素质较高,更容易接受新事物。他在2010年本科毕业后创办“绿手指”,但真正投入运营是在2013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日前他告诉记者,除了三灶之外,平沙新农园刚刚投入使用不久,“绿手指”规模越来越大。

什么样的年轻人会作出这样的选择?邹子龙2007年考入人民大学农林经济管理专业。2010年,他又考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本科双学位,师从时任世界银行副行长的林毅夫学习发展经济学,创办“社区支持农业(CSA)”项目的想法即来源于此。邹子龙2012年作为优秀学生代表获得了习近平总书记接见,总书记勉励他“农业创业大有可为”,又再一次激励了邹子龙坚持的信心。

所谓CSA,全称Community Support Agriculture(社区支持农业),上世纪70年代在欧洲、日本和台湾颇受热捧。在邹子龙的农园,市民提前半年或一年预付买菜费用,邹子龙的团队负责种植,每周按固定时间上门给客户配送当季蔬菜。农园不使用化肥和农药,既保证市民吃上健康食物,也保护土地不受污染。

这样,市民和有机农场或农民建起了直接联系,省去批发商和超市这样的中间环节,市民能以较低价格吃上有机蔬菜,并且很直观地知道每一棵菜是谁种的。“共担风险,是说比如遭遇台风等不可抗力导致当季蔬菜损毁,农园不用退钱。”邹子龙说。

“绿手指”提供4斤单人(配送到家3868元/年)、6斤三口之家(配送到家5336元/年)和9斤五口之家(配送到家7544元/年)三种套餐。每次配送到会员手里会有5种至8种当地应季的蔬菜,一般每周送两次份额产品。

有机蔬菜不使用任何农药和化肥,生长问题全靠农园里上百只鸡鸭、十几只小猪和牛解决。它们共同形成了一个循环系统:烂菜叶用来喂鸡鸭和猪,动物粪便又可以用来堆肥,加上使用山泉水灌溉,“绿手指”希望使用有机循环的方式生产。

但是现实很残酷。

首先就是钱。邹子龙说,由于农业项目效益不稳定,很难得到风险投资的青睐。2013年,“绿手指”遭遇资金周转困难,最终靠认同“绿手指”理念的核心会员注资30万元,才渡过难关。如今,“绿手指”的投资主要靠收益再投资、消费者股东和政府的支持,2013年至今总投入已逾800万元。

认证也不容易。有机食品认证一般采取“一品一季一认证”的模式,但农园生产的当季蔬菜多达数十种,每种规模并不大,“一品一季一认证”很难实现。

价格高、卖相差是有机蔬菜的“特色”。“绿手指”长期份额订购每斤蔬菜6元左右,散单价格更高。这种售价虽比超市有机蔬菜便宜,但还是普通菜价的三倍左右。而且由于不是每天配送,蔬菜新鲜度比不上市场,菜叶上虫眼比较多。

不用农药又让蔬菜对病虫害的抵抗力大大降低。邹子龙培育的一批大白菜,曾遭遇一种当地称作“跳蚤虫”的昆虫大规模侵袭。他们用中草药熬成汤喷在菜叶上,效果不明显。他们仍然坚持有机防治而不用杀虫药,结果大白菜全部被虫子吃光。

2012年7月,一场台风曾让农场遭遇了重创。邹子龙说,当时数十亩菜地初具规模,应季蔬菜长势喜人。但猛烈的台风将菜地席卷一空,许多菜被连根拔起,“什么都没有了”。

为什么还要做CSA?

在田间挥汗如雨的邹子龙说,“为什么农村的土地、农村的劳动力一直在流失?因为长期以来农业是一个弱势行业,农产品价格低,劳动不被尊重。”邹子龙认为,他和同伴的努力,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和资本回流农村。邹子龙设想,如果一个农户对接25户城市居民,为他们生产一年生活所需的有机蔬菜,这个农户就有十多万元的收入。“农民通过传统耕作方式也能赚到钱,城市居民则吃上了有机食品。通过传统耕种,农村和城市实现了平等交流,同时农田也得到了保护。”

对于加入“绿手指”另一个大学生黄嫦仙来说,选择绿手指是因为心里有一个“农夫梦”。她在博客里写道:“在这里的生活充实且惬意……有时听着静静的风声心里就充满了感动;有时跟小动物聊聊天,打闹打闹……”她希望自己的头脑和身体不被欲望支配。

更重要的是,“绿手指”正悄然激活一个被隐藏的消费市场。往年,不少城市居民为了吃到满意的蔬菜,喜欢在农村偷偷“承包”一片又一片的田地,请农民种菜和养鸡,每月再定时从市区的家里前往收货。但是这种方式往往没有保障,沟通成本也很高。“绿手指”的模式恰好契合并壮大了这个市场需求。从2013至今,“绿手指”走过最初的困境,耕种面积已有80亩,有200户家庭预付份额费用成为订户。在距离三灶镇不远的平沙镇大虎村,鱼塘、有机蔬菜种植区、水果种植区、生态林初见雏形,这是“绿手指”2015年春节新建的第二个农园。这个200多亩的新农园,旨在满足新增长的500户订单需求。

农场对现代大学生吸引力与日俱增。现在,绿手指一共接纳了12名大学毕业生。湖北人刘宇2011年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毕业,毕业那年夏天,他独自一人去新西兰打工旅游,农场、葡萄园、芦笋园都留有他的足迹。他原本打算回国自己开一个农场,后来遇到了绿手指,便毫不犹豫地加入。单纯地因为“向往这种生活”,来自甘肃岷县的代飞大胆地抛弃台山核电站优厚的工作,也加入了“绿手指”。

销售额超百万元

度过2013年生存危机后,“绿手指”得到了政府的扶持。2013年至2014年,平沙镇和三灶镇先后帮绿手指签订了稳定的土地使用合同,珠海市海洋农渔和水务局给绿手指划拨了100万元菜篮子工程专项扶持资金。“我们深怀感激。”邹子龙说,珠海对大学生创业的支持,帮助“绿手指”解决了土地和资金两个最重要的后续难题。

2013年12月,“绿手指”在南夏商业街开设了第一家直营店。店铺一侧摆着新鲜蔬菜,另一侧放着农副产品。在这家直营店,只能买到应季蔬菜。不过销售情况还算理想。刚开业时,每天营业额能有两三千元。目前,经过一年多的经营,农场一年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100万元,终于小有盈余了。

现在,在“绿手指”的带动下,南桥公社、珠海自耕农、北师大几亩地农场、彩虹花房、绿林农场等珠海本地CSA农场相继建立。看到这个现象,“绿手指”正在牵头筹备“珠海社区支持农业宅配合作社”,更好地挣钱,也更好地推广CSA理念。

在珠海之外,曾经加入“绿手指”的志愿者以及不少在此参加过实习计划的年轻人,则把从“绿手指”学习到的CSA模式带回自己家乡,开办了自己的有机农场。截至目前,“绿手指”培养出来的年轻人已在湛江、广州、深圳甚至湖南、广西等地开办了十多家CSA模式有机农场。

建议建立新型合作社

第三方点评

“绿手指份额农园”类似电子商务的C2B(customers to business,消费者对企业)模式,先有消费者提出需求,作为“生产企业”的绿手指再进行定制化生产。这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对于珠海的市民而言,消除了过往农产品从农户到收购商再到超市的流程,直接实现了定制化的种植。“绿手指”以消费者共担风险的方式,换取农民不使用化肥、农药等有毒有害物质的承诺。一方面,不论双方最终能否真的形成这样的共识,其消费体验都不好;另一方面,珠海因其特殊的城市特质(20年不间断地生态环保宣传让此理念深入人心、移民城市市民综合素质较高)为“绿手指”提供了市场,但是在全国范围,甚至全省范围内都不具备太大的可复制性。因此,以保险方式保障农产品歉收时农户的利益不受损,而不是消费者承担风险,能让消费者有更好的消费体验,也更有市场。

“绿手指”正在牵头筹备“珠海社区支持农业宅配合作社”,建议利用参与方均为创业大学生的年龄和知识优势,建立与传统合作社截然不同的新型农业合作社,让农业合作社可以利用更多的信息手段和金融手段,将集约发展的效益最大化。

——暨南大学创业学院互联网创新研究所所长汤胤

  • 我要创业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