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创业九死一生 创客网红今何在?

2015-05-08 08:17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广州天河软件园,明天将举办一场名为“中国好创业”的论坛,10个投资机构的“大佬”将参加活动,正在寻求投资的创业团队也可在现场与投资人进行“勾兑”。该论坛的举办方于4月中旬在深圳举办了“第五届中国好创业”创业大赛,冠军项目“闪拍”就当场获得了数百万元的投资。

  其实,创客大赛每一届的冠军似乎都能一夜爆红,包括余佳文创办的超级课程表、4月初刚融资3000万美元的礼物说、被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接见过创始人的项目“兼职猫”和“闪聘”,这些创业“神话”又总能让后来者为之心醉神迷。

  但矛盾的是,另一方面连大赛主办方、广州创新谷的创始人许洪波也坦承,现在的互联网创业是“九死一生”,今后会是“百死一生”甚至“千死一生”。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天使投资人、创业工场创始人麦刚称,目前互联网行业估值的泡沫,令人瞠目结舌。

  互联网创业到底是金矿还是陷阱?当年的创客网红,今天在哪?

  创客项目:超级课程表

  创始人:余佳文

  走红时间:2013年下半年至今

  最佳成绩:阿里巴巴领投的B轮融资,数额不详

  现状:向社交化转型,准备C轮融资

  超级课程表

  定位摇摇摆摆中

  最终还是社交化

  “中国好创业”今年已经是第五届。余佳文拿下首届冠军时,还是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的学生。他的项目是“超级课程表”。

  2012年,超级课程表上线不久就获得50万元的天使投资。两年之内,又获得了阿里巴巴领投的B轮投资。那时超级课程表覆盖了全国3000所大学,拥有1000多万注册用户,日均登录量达到200多万。

  “超级课程表是泡妞平台”

  去年11月,余佳文做客央视,“明年拿1亿分员工”、“超级课程表是全国最大的大学生泡妞平台”等言论令他站在了风口浪尖。从那之后,余佳文就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其助理徐小姐说,“为了让他专心工作”。但余佳文仍旧在4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去拍了广告,“拍广告更重要的是为了公司的宣传”,余佳文称,尽管不喜欢上镜,但广告“一定要去拍”。

  近日,余佳文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透露,超级课程表正在向社交化转型。而去年的另一个场合,他曾表示,因为“没有足够的用户量,社交氛围不足”,要弱化超级课程表的社交性,强化课程表的刚性需求。

  余佳文把超级课程表的“下课聊”放到了重要的板块,不同于微信等熟人社交平台,超级课程表的社交平台主要以话题讨论的形式存在,“比如关于课程的讨论、给身边漂亮的男女生投票、匿名讨论大尺度话题等”。因为学生发的内容太敏感,余佳文还曾被“请去喝茶”。

  “我们的目标是做最大的学生BBS”,余佳文说。

  管理层矛盾架构一再调整

  创业的过程并非扶摇直上。今年3月到4月,超级课程表的管理架构经历了两方面调整,一是撤除了CTO (首席技术官)一职,二是增加了广告部。余佳文说,他与原来的CTO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情,后来就干脆撤掉了这个职位。

  余佳文说,以前团队技术上有问题都找CTO,“但CTO未必对所有技术问题都最专业”,因此他建立了一个叫“笨鸟先飞”的团队,由安全、数据库、前端、后台等领域的专家组成一个六七人的团队。有问题就反映给团队解决,“现在我感觉服务器稳定了很多”。

  几乎同时,还新增了广告部门,“之前都是广告商找上门来,现在我们会自己拉广告,增加盈利。”

  目前,超级课程表的团队已经增加到了110多人,余佳文透露,在最近即将进行C轮融资,“这次不是阿里巴巴领投了。”

  创客项目:兼职猫

  创始人:王锐旭

  走红时间:2014年4月至今

  最佳成绩: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现状:准备推出企业版

  兼职猫

  当了总理座上宾

  用户量翻了一番

  兼职猫也是创业大赛冠军。但真正让大众认识兼职猫的,是创始人、90后王锐旭成为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南海的“座上宾”。座谈后,“兼职猫”迅速火爆,短短几个月,用户量翻了一番,目前已经得到了300万美金的A轮融资。

  他想给90后创业做表率

  早在总理座谈之前,“兼职猫”就已经在业内打响了名气。去年4月12日,“兼职猫”获得第三届“中国好创业”的冠军,4月28日又斩获首届广州青年文化创意创业大赛企业成长类第一名。这时候,“兼职猫”已经拿到了创新谷的100万元天使投资。

  今年年初王锐旭参加完李克强召开的座谈会后,“兼职猫”在互联网上引起了轰动。“比起狂妄、嚣张、幼稚等等这些标签,相信大家更希望看到90后奋勇、坚韧、踏实、拼搏的一面,而王锐旭只是刚好做了一个表率”,兼职猫团队这样解释为什么王锐旭能作为90后创业代表。

  项目另一名创始人甄霭仪说,从去年4月拿到天使投资到总理接见的近1年时间里,兼职猫积累了100万多一点的用户量和2万多的企业量。而总理接见后,“很多媒体采访报道了,用户量暴增”,不到三个月,用户量达到了200多万,活跃用户达到每周20万,企业数则有4万多。

  校园平台还要覆盖企业

  从2013年上线开始,“兼职猫”的定位就很明确:要做大学生的兼职招聘平台。“我们和大街网、领英之类的不同,暂时不会考虑往职场社交方向发展”,甄霭仪说,未来会在提高服务体验上着力,增强学生与企业之间的对接。

  在创业初期,“兼职猫”偏重技术,技术部门与其他部门的人员比例是4:1,如今这个比例是1:1,“年前员工才40多人,现在有100多人,新增加的人员主要是市场运营方面的。”年后,兼职猫的覆盖范围已从广州、北京两个城市增加到七个。团队称今后希望打开全国市场。

  “目前我们在准备一个企业版,最近就会上线了”,甄霭仪说,“这是针对企业推出的新版本,包括发布通知、建立与管理人才库、录用、一键导出简历等等”,甄霭仪语气中带着兴奋,但还是卖了个关子,“我们已经设计好未来的大方向,会有一个很棒的噱头,但现在不方便透露。”

  创客项目:闪拍

  创始人:伍杰晖

  走红时间:最新一届创业大赛冠军

  最佳成绩:天使投资,数额不详

  现状:团队将入驻广州,开拓内地市场

  闪拍

  创业赛新科状元

  无惧互联网泡沫

  作为最新一届创业大赛的冠军,“闪拍”被诸多业内人士看好。项目创始人、32岁的香港人伍杰晖是个“拍照狂人”,出门旅行一趟,拍上几千张照片是常有的事。但他发现,朋友们手机里的大量合照,很难快速地互相发送。为此,他开发了闪拍A PP。

  14岁赚到第一桶金180万

  18年前,还在念初中的伍杰晖就开始了第一次创业。14岁那年,他建立了一个音乐搜索分享网站,在那个m p3盛行的年代,伍杰晖的网站大受欢迎,为他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180万元港币。

  拿着这笔钱,伍杰晖来到美国学习电脑工程。毕业后,他曾在美国30多次面试失败,也曾在微软找到了一份年薪8万美元的工作。他最终还是辞职回到香港,创办了一家社交网站“若比邻”,在2007年一项社交网站评比中,“若比邻”力压雅虎等,获得银奖。

  “若比邻已经走上正规,我从员工里挑了3名最得力的,和我一起开发闪拍。”最近,伍杰晖带着新项目闪拍来到内地,一下子就拿到了创业大赛冠军。

  伍杰晖之所以创办闪拍,是源于自己生活中的“小苦恼”。“参加朋友聚会、公司活动等等,大家都会拍照,但是各自回家后,别人手机里的照片就基本要不来了。”酷爱自拍和拍照的伍杰晖一直在思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2014年年底,伍杰晖开发了闪拍。登录A P P后,用户可以任意建“群相册”,群里成员用手机拍照后,照片会同步上传到云端,其他群成员可以马上看到,也可以进行保存。“我建了不知道多少个群了。”伍杰晖指着自己的手机,最多的群相册里有一万两千多张照片。

  “创业不要奔着钱去”

  作为大赛冠军,闪拍项目当场获得了数百万元的投资,伍杰晖决定,在半个月内将办公地点从香港搬到广州。伍杰晖坦言,自己是个技术男,管理和市场推广对他则是个棘手问题。

  其实在“进驻”内地之前,闪拍已经有了约3万名用户,但还没有找到盈利模式。伍杰晖不急于用赚钱来证明自己的项目,“创业不要奔着钱去,否则可能会坚持不下来。”

  伍杰晖也认识到,现在互联网创业存在泡沫,但他依旧选择第三次创业。他自信对移动相片分享市场的眼光,“我们有能力,有经验,看到市场缺口,为什么不做?”

  创客项目:男朋友

  创始人:刘伟清 刘栩(右图)

  走红时间:刚上线2个月

  最佳成绩:100万元种子投资

  现状:种子资金花了一半,产品上线约1个月卖出8000多盒

  男朋友

  卫生巾会写情书

  给女朋友来一个

  创业大赛上,一个广州团队在台下目睹了“闪拍”夺冠过程后,表示想参加明年的大赛。这是一个由广州本地大学毕业生组成的创业团队,主要在线上卖自制的卫生巾。他们今年3月正式创业,拿到了100万元的种子投资。

  这是一款缘起爱情的产品

  创始人刘伟清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他要去卖卫生巾时,第一反应都是愣了。刘伟清说,“一开始根本不好意思告诉家人,连女朋友都会忍不住调侃我”,但现在刘伟清会非常自然地打开一片卫生巾,将用料和包装的特别之处娓娓道来。

  “这是一款缘起爱情的卫生巾。”刘伟清回忆,去年10月,另一名创始人陈鹏因为女朋友对使用的卫生巾过敏,萌生出要自己生产卫生巾的想法,于是找到刘伟清等人一起商量。刚开始几个男生根本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刘伟清说,“团队里的女生在我们面前场景模拟了一次,从打开包装到使用,到用完丢弃”。经过演示和交流,该团队终于明白了最困扰女性的两个问题:安全和包装。荧光剂问题让人们对国产卫生巾失去信心,传统卫生巾露骨的包装以及丢弃后容易散开的情况则经常造成尴尬。

  团队自己挑选进口材料,设计样板,然后交给厂家生产。用鲜黄和湖蓝色作为包装主色调,符合年轻人的审美。为了方便丢弃,给每片卫生巾设计了独立的纸袋包装。企业的宣传广告上称产品“做足表面功夫”。

  此外,还赋予了卫生巾“情书”功能,“男生在我们网上下订单后,输入想对女朋友说的话,我们会生成二维码印在包装上。女生收到后只要扫码并进行信息匹配,就可以得到我们制作的H T M L5页面情书”。

  去年11月,“男朋友”得到了100万元的种子投资。今年3月正式上线,覆盖广州16所高校,全省30多所高校。刘伟清说,到现在两个月时间,已经卖出了8000多盒产品。

  “APP太浮躁,想踏实做线下”

  另一个创始人刘栩把团队定位为互联网创业者,用互联网思维去运作传统行业。刘栩说,“线上销售,省掉了中间代理、实体店的费用,这些钱用于提高产品的质量”。

  对于现在风潮涌起的APP创业,刘栩认为太过浮躁,“APP的特点是增量快、变现快,用户量做上去了,就很容易吸引风投。但APP产品的节奏快,上线快、更新换代快、成功和失败也快,100个A PP中可能就只有1个能够真正出头的,所谓的互联网泡沫就是这个意思”。刘栩认为,实实在在的线下产品是不一样的,产品具有造血功能,卖出去一盒卫生巾,就有一盒的盈利。

  和大部分互联网产品一样的是,“男朋友”也希望增强线上线下的互动。团队计划打造一个大学情侣的互动社区平台,让大家在上面分享信息,形式可能是A PP,也可能是微信平台,一切都还在筹划。对于未来,创业团队期待,“男朋友”的概念并不止适用于卫生巾,“我们还打算推出安全套、暖宫贴等一系列针对大学生的刚需产品。”

  但也有业内人士担心,这种依靠线下渠道销售的产品,在资源上跟行业巨头存在较大差距。

  创客项目:脸萌

  创始人:郭列

  走红时间:2014年6月至9月

  最佳成绩:千万级A轮融资

  现状:下载量和用户量下降,创始团队已将精力放在其他项目

  脸萌

  一夜爆红的时候

  就是我最失败时

  “脸萌”虽然没有在任何创业大赛上得过奖,但与获奖项目相比,脸萌曾经的爆红指数有过之而无不及。可现在的“脸萌”A PP,已经很少再出现大家的手机里了,创始人郭列回过头来看待这段经历,感慨“最红时是我最失败的时候”。

  一夜爆红公司成了“景点”

  去年6月,“脸萌”仿佛一夜之间就火了,不换个脸萌的头像,都不好意思发朋友圈。脸萌用户3个月突破5000万,海外用户超过1000万,在中国、英国、西班牙等17个国家的A ppstore总排行榜第一,在美国、加拿大等62个国家获得娱乐榜第一。

  但一夜爆红也给郭列带来了不少烦恼,他当时在朋友圈里这样写道:“不想把公司办成旅游景点,如果真的为我们好,请不要打扰我们工作。我们是创业者,我们的职责是埋头做产品。”脸萌团队一度拒绝接受新的采访与活动,希望用产品说话。

  然而,想用产品说话的脸萌项目终究没能再上一个台阶,相反下载量和用户量都在减少。“投资人聊投资的时候,也没有对外说具体数据,希望理解。”郭列表示商业机密不太方便透露。

  目前郭列和17名小伙伴在深圳宝安区租了个格子间,正在闭关开发新产品,这款专门针对年轻人的社交产品原本打算今年4月上线,名字都想好了。但郭列对南都记者表示,具体上线时间还不确定。

  做社交产品对技术和整个团队的要求更高,郭列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招人,他发的不多的朋友圈里,最近有好几条都是招设计师实习生的消息,“招一个普通人容易,招特别强的人很难,因为他会有更多的选择,而且还要认可我们的理念。”

  “最差时和最好时成长最多”

  对于“脸萌”的一度爆红,郭列自己也有点意外,他曾开玩笑地对南都记者说,“没做过推广,运气吧,所以你是在采访一个中彩票的人。”然而火爆了之后,“就像平常人中了500万一样,没有经历过,不知道怎么处理。”

  郭列总结,“脸萌”抓住了年轻人喜欢表现的需求,除了产品本身有足够的吸引力和运气外,能火是一个自然规律,“互联网上每段时间都会有比较火的产品,来满足大家的娱乐需求。”

  既然是自然规律,回忆“脸萌”的盛极而衰,现在的郭列已经很淡然了,在他看来,最红的时候是他最失败的时候。“最差的时候和最好的时候成长最多。最好的时候会面临质疑和诱惑,之前的不成熟就体现出来了。”他说自己之前做一个东西是因为感兴趣,红了后就有点被动地去想证明给大家看。

  郭列更看重的是一种经历,有些事“如果必然要经历的话,早一点好一些”。尽管脸萌已不再红火,但这个项目对郭列和他的团队还是有着不一样的分量,他在朋友圈的个性签名依然还是:“脸萌创shi人”。

  创客项目:我是明星

  创始人:李至言

  走红时间:2014年6月

  最佳成绩:100万天使投资

  现状:项目已停摆

  我是明星

  运作模式大而全

  无法盈利刹车了

  并非所有的创业大赛冠军都能顺风顺水,有的项目因为遇到各种挫折不得不转型。“我是明星”项目在2014年6月曾夺得广州市青年文化创意创业大赛新媒体设计类的冠军,获100万元风投基金。但是因其运作模式“大而全”导致无法盈利,3个月后寻求转型,连项目名称都换了。

  创意被看好却无法盈利

  创始人李至言介绍,“我是明星”希望搭建一个让普通人实现明星梦的平台。参与者上传相关的语音、视频或者图片,通过即时的选秀PK ,星探可以在平台上发现有潜力的签约艺人。

  这一想法被当时的广州市青年文化创意创业大赛评审团认为具有“创意”和“社会责任感”。“原来的电视选秀容易产生所谓的黑幕,现在这个产品可以帮助更多的年轻人实现自己的梦想”,广州市雷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俞文辉当时如此评价“我是明星”。

  正式研发的时候,李至言却发现这个想法过于理想化。“太重,大而全”,要供用户上载大量的歌曲、视频,服务器的带宽是一大难题。“还有歌曲的版权问题,用户上传的内容质量没有办法保证”,李至言疲于解决这些难题。更重要的是,项目难以实现盈利,直到2014年9月,项目一直处于零盈利的状态。

  李至言曾希望在2014年内推出“我是明星”的A PP,但终究没有成功。实际上从去年9月开始,李至言萌生了转型的想法。今年1月新的平台正式上线,这不是一款A PP,而是依靠微信平台建立的公众号。

  新产品连项目名称都换了

  “没有一个风投愿意看到你不断烧钱而不赚钱,还是要想办法向市场要钱”,于是,李至言将产品彻底转型,连名字都改了。新推出的公众号产品“求关注”,几乎看不出“我是明星”的痕迹。

  “求关注”是一个帮助广告商发布微商广告的中介平台。平台对接两端,一端是经过审核、微信“粉丝数”达到一定数量的“美女明星”,另一端是有投放网络广告需要的广告主。“美女明星”将自己的信息在平台上公开,广告商挑选合适的“明星”,以100元左右一条的价格请她们在微信平台上投放转发广告,广告商支付平台一定的费用。

  因为需要对“美女明星”和广告商进行审核,“求关注”的平台并不完全开放,关注人数只有4万人左右。然而,转型后的项目已经赚到了300多万,纯利润有100多万。“幸好及时转型”,李至言说,未来希望可以上线“求关注”的APP。

  • 创业登记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