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拿80%的财政收入投资未来,合肥“活该”赚钱

2020-06-15 10:25 来源:互联网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三目财经。

168亿元,这是大众汽车在2020年最“阔绰”的一笔出手,全部投向了安徽合肥的两家企业——国轩高科和江淮汽车。

5月29日,大众汽车与国轩高科正式签订战略投资协议,前者将以约11亿欧元(折合人民币88亿元左右)入股国轩高科,获得26.47%的股权,并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

同时,大众汽车还将投资10亿欧元(约80亿元人民币)获得江淮汽车母公司50%的股份,并增持电动汽车合资企业“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江淮大众”)股份至75%。

大众汽车的这笔投资,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三个月前,合肥政府对蔚来汽车的百亿投资。

在风险投资圈中,“优秀的投资者从来不乏追逐者”,合肥政府对新能源领域的投资,或许是大众汽车选择重金加码的重要原因。

“豪赌”京东方 押注半导体

很难想象,一个省会城市承诺将全年财政收入的80%投给一家企业,背后的决策者会背负怎样的压力。幸运的是,合肥大获成功。

2008年,“困难户”京东方落户合肥的消息,引起了一片非议。

由于当时全球金融危机,国外液晶巨头的降价让京东方备受打压,当年由盈转亏,资金压力巨大。

对合肥市政府来说,引入京东方,无疑于一场“豪赌”。

开建第6代TFT-LCD液晶面板线所需的175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完全由政府托底。

在地块配套条件、土地价格、能源供应、贷款贴息等方面给予政策性支持外,合肥市政府投入60亿,战略投资者投入30亿,如未能引入战略投资,剩下的85亿在合肥政府的支持下贷款解决。

要知道,当年合肥市全年的财政收入仅300亿。为了能够配合京东方的资金需求,合肥市政府甚至把地铁项目都暂停了。在合肥市政府历史上,从来没有为一个企业出过这么多钱。

如果项目失败了怎么办?

事实上,政府的风险投资与机构个人的风投一样,虽然看准是好机会,但也有很大风险。所以,地方政府对企业的投资也是拿“真金白银”投出来的。

幸运的是,在京东方5代线、4.5代线都不理想的历史包袱面前,合肥六代线成为京东方的转折点,也为合肥政府的投资带来了丰厚的果实。

首先,打响了合肥政府“为国争光”的投资名声,京东方6代线的投产结束了我国大尺寸液晶面板全部依赖进口的局面。

其次,京东方在合肥不仅投资的是生产线,还包括了智能制造工厂和数字医院等项目,截至2017年底,京东方在合肥的投资已超1000亿,保守地按照10倍的乘数效应,京东方能够带动的GDP,已超过了合肥市一年的GDP总量。很多人都说,“京东方撑起了整个合肥经济”。

更重要的是,以京东方为代表的核心高科技企业,为合肥市带来了足够完整的科技产业链。

投资回报率方面,按照合肥市政府平台所持有的京东方股票,巅峰时期的浮盈就有上百亿。

而“豪赌”京东方的成功,为合肥市政府带来了押注半导体产业的机会。

2017年,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成立三年之后,合肥政府看准时机果断出手,与兆易创新成立合资公司合肥长鑫,专攻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芯片研发生产。其中,合肥市出资75%,兆易出资25%。

在合肥政府的帮助下,合肥长鑫搭建了价值百亿的生产线,还共同出资购买了关键专利,这是很多风投机构都难以给予的投后管理服务。

2019年,长鑫从加拿大知识产权商Wi-LAN Inc.手中买到了全套的专利授权。同年9年,合肥长鑫宣布8Gb颗粒的国产DDR4内存量产,其光威产品系列一度卖到脱销,打破了金士顿、三星等国外厂商在DRAM产业的垄断。

2019年,合肥市GDP达到9409亿元,离万亿俱乐部只是需“临门一脚”。2020年,合肥市政府没有闲着,他们选择再次出手,这次投资的对象是国内新能源汽车的代表蔚来汽车,继续资金续命的蔚来汽车,与08年的京东方颇为相似。

“合肥模式”为什么能成功?

事实上,不论合肥政府对蔚来汽车的这笔投资能否成功,能吸引到大众汽车对合肥新能源产业的投资,就足以证明合肥政府在风投领域的号召力和眼光了。

简单来讲,合肥市政府的投资流程就是:成立市场化运作的产业投资基金,服务于招商引资战略性产业。善于运用资本招商,先大手笔投资基金拉拢企业落户,后期再将投资所获股份脱手,翻倍获利,继续扩充投资基金,以一笔投资换一个产业。

所以,从京东方到兆易创新,再到蔚来汽车,合肥市政府撬动了显示屏产业、半导体产业和新能源汽车产业等,带动了当地的就业,也加速推进着产业的升级,但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看到,合肥的成功有其独特的一面。

首先,合肥具备良好的交通地理优势。作为一个由于交通经济发展所快速形成的一个新兴化城市,在合肥有四通八达的铁路、公路交通枢纽,有华东地区最大的机场之一新桥国际机场,还紧邻长江,坐拥巢湖,黄金水道纵横整个城市……这些条件赋予合肥的创新思维与其他城市是截然不同的,这种开创性思维能力在在交通经济新兴化发展的城市上非常明显,而且世界的科技城市基本上都是依托便利的交通所构建的,比如说大名鼎鼎的美国硅谷。

其次,合肥拥有非常好的科技区位优势。合肥所投资的企业基本上都是高新科技企业,这实际上和合肥比较好的科技区位优势是密切相关的。在合肥市内,有着世界闻名的理工科高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还有合肥工业大学,安徽大学等多所高校。中科院有众多研究所设在合肥,包括人工可控核聚变反应的托卡马克实验室,中国声谷……这种科技区位的优势能够帮助合肥在市场发展的过程中,特别是在科技创新领域上有所作为。

第三,合肥的这种风险投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经过深思熟虑带来的结果。我们从产业经济学和区域经济的角度出发,基本上合肥吸引的每个产业都是符合合肥本身特点,具有产业上下游联动效应,甚至有产业集聚效应。比如:京东方配套供应商合肥三利谱光电科技厂长任海东现身说法,说当时企业选址在武汉还是合肥犹豫过,但最终定址合肥,现在三利谱光电给京东方供货可以做到零库存。

所以,合肥模式并不是简单地靠着开拓进取的勇气进行“豪赌”,投资选择的背后是务实发展的逻辑和实事求是的精神。

政府风投成为潮流

回过头来看,政府招商引资的流程其实就是:投资拉拢-企业落户-择机退出,只是不同政府的招商水平有所不同,所带来的结果就所有不同。

传统的坐地招商,能够提供较好的营商环境、低价出让的地皮,在企业和金融机构之间帮忙牵线搭桥,让企业购地投资建厂;社会化招商,引进优秀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借产业新城运营商的信息灵活和品牌口碑为企业提供领包落户参考和风险保障。

合肥这种风险投资、资本化招商,选择好标的,以足以覆盖企业落户建厂成本的大手笔出钱,吸引企业落户,最后,政府通过二级市场将所获企业股权转让套现。从资金运作的角度看,合肥这种模式,完全可以实现资金的良性循环,值得很多政府基金借鉴。

目前,很多地方政府也已经开始采用类似于“合肥模式”进行投资,比如重庆产业引导基金已推动6家企业成功上市,帮助20家企业进入上市辅导期,其中不乏宇海精密、中科超容这样的高新技术产业;比如苏州市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其投资的博瑞医药、江苏北人机器人已经完成科创板上市……

和很多城市的“抢人大战”类似,这种以风投模式作为招商引资的赛道正慢慢开启,但这种模式需要是当地情况而定,合肥有“合肥模式”,重庆有“重庆模式”,没有人能预判你的投资未来能否成功,当下可以把握的是投资的产业和企业是否匹配发展的规划和实际情况。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