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微商公司被指传销 专家称虚幻渠道赚钱不可持续

2017-06-07 08:47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视觉中国供图

姜芳(化名)再回头看自己曾经刷了屏的朋友圈,觉得自己“特别可笑”。作为一个家庭主妇,她一度是庞大的摩能国际代理商群体中的一名,如今她成了退款无门的维权者。

日前,一篇“百亿微商公司被爆涉嫌传销”的文章在网上传播甚广。

5月31日,从各地赶来的摩能国际代理商聚集到摩能国际在北京的办公室外,集体要求退款。而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目前开展维权的代理商有近200名,而要求摩能国际退款的代理商则远不止这些。

据记者调查,摩能国际公司销售多款女性用品,通过吸引7级代理商打款进货,级别越高的代理商“拿货价”越低,7级代理商从上到下逐层发展“下线”,通过“下线”分销货品,赚取中间的差价。

而如今,越来越多的代理商因发现货品难以销售,积压在手却又退货无门,从2016年11月开始向摩能国际提出退货退款,至今双方仍处于僵持状态。

摩能国际的7级代理商模式被质疑与传销相似,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则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分析,这已经不能算是正常的商业行为,“而像一种赌博行为”,其中的参与者都保持着一种薅羊毛和博傻的心理,沉浸于通过虚幻的渠道商赚钱,而不是靠产品赚钱,他们总认为自己不是最傻的那个人,通过类似击鼓传花这种模式转移风险,没想到最后货品会砸到自己手里。

七级代理 层层发展下线

摩能国际官方宣传资料显示,摩能国际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移动社交电商公司,专注于女性美容、健康行业,先后推出了棒女郎抑菌私护凝胶、女神泡泡等女性用品,旗下共有4个品牌。根据摩能国际自身所公布的数据,其2016年的年度流水高达100亿元。

指责摩能国际传销的文章称,摩能的代理商主要以“宝妈”为主,大多是有孩子的家庭主妇,没有固定工作和收入,缺少社会经验。

而符女士和姜芳便都是这样的“宝妈”代理商。2000年下岗后,姜芳赋闲在家,做家庭主妇。这位10岁孩子的母亲,第一次在某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一篇题为“投入640块,月入十万”的文章时,被题目所吸引,“就想问问情况,怎么能赚这么多”。

文中所介绍的便是一款名为棒女郎的女性用品,称该产品能够治疗各种妇科疾病,是纯中药制成。根据文中的微信号,姜芳找到了联系人,询问怎么才能“投入640,月入十万”,该联系人将她分给了一位名叫“弈宁”的代理商,在弈宁的介绍下,姜芳花了640元体验了产品,成了其“下线”,家人试用后觉得似乎有些效果,姜芳便又花3000元进了一箱货,姜芳的级别因此就从“天使”上升至“铂金”。

之后赶上“半价总代的优惠活动”,姜芳以约19200元的价格进货10箱,升至本应打款38000元才能达到的“总代”级别。

据记者所获得的一张“微商各级代理提货标准”图显示,摩能国际给代理商们明确了7个层级的提货标准,从高到底分别为官方核心、大核心、小核心、总代、皇冠、铂金和天使级别。级别越高,进的货物数量越多,同样货物的进货单价越低。比如棒女郎这一产品,最低级别“天使”,需交640元,拿到8盒,每盒单价80元,而最高级别的官方核心代理,则需交600万元,每盒单价仅是30元。

承诺“分流”的精准客户 实为“死粉”

常年患有盆腔炎,花费20多万元未治好的符女士,在2015年10月被棒女郎关于妇科疾病的疗效所吸引。

她也同样通过某微信公众号,成为一位摩能国际员工的“下线”。通过微信给该“上家”转账600元后,她拿到了8盒棒女郎作体验,最初使用时发现有些效果,符女士便将效果发在朋友圈,发现有朋友有购买意向,她便决定做摩能国际的代理,随即花了7500元进了3箱棒女郎。

正逢摩能国际推出了新品女神泡泡,能以进货19800元成为原需进货38400元才能达到的“总代”级别。符女士想升至“总代”,丈夫认为她被骗了并不支持,她便从朋友处借来1万多元,于2月底进货10箱女神泡泡,成了女神泡泡的总代,之后先后两次各投入38000余元,进货20箱棒女郎和20箱女神泡泡。

在符女士的预想中,进货之后的赚钱过程应该顺风顺水,而事实并非这样。此前摩能国际通过峰会等形式,承诺给不同级别的代理赠送微信客户,称之为帮助代理们“分流”。一个代理商分一些“精准客户”,可以把这些客户精准发展为自己的“下线”。

但符女士察觉到了“不对劲”,她发现,“分流”过来的微信客户,要么是通过好友验证后再也不搭理自己,是“死粉”,要么就是通过验证后没聊几句就被对方拉黑,再或者有个别“精准客户”告诉她,自己同时还被分到了其他代理那里做“客户”。

所谓的“精准客户”几乎没有一个成为自己的客户,符女士感到了货物囤积的压力。

姜芳也遇到了同样的状况。公司承诺“分流”给姜芳30个代理,称都是精准客户,能发展为下线代理商,姜芳以为“这样的话,货就很容易销出去了”。为了拿到客户“分流”,姜芳当时除去接送孩子、做饭的时间,一门心思扑在微信上,“每天抱着手机,怕错过哪怕一个分流”。

作为高级别的“官方核心”的女神泡泡代理唐先生,原本公司承诺分配5000个“精准粉丝”,但事实上,最终分给他的粉丝只有四五十个,除了极个别被唐发展为下线的,大多数都不回复信息。

为了发展客户,每天晚上,姜芳都要在微信群里和其他代理商一起“学习”,如何经营打造自己的朋友圈。

每条朋友圈配上产品的效果反馈、发展下线成功收到打款的截图,一天发10条相关朋友圈,对姜芳、唐先生等代理商来说,早已是常态。

产品质量出现问题 退货被拒

身在山东枣庄的姜芳,发现在线上难以销售产品后,在线下也带着产品跑了不下于6家诊所和药店,均无功而返。最终因人情关系,将几瓶产品寄放在朋友的药店里,长达3个月时间,一瓶产品也没卖出去。“价格高达100多元一瓶,很难卖得动”。

在棒女郎的官网宣传中,中药构成的棒女郎颇具奇效,声称能治疗多种妇科炎症。称用该产品后,“下阴毒素排净了,其他脏腑也就不会被毒素侵害,什么色斑、皱纹、衰老、月经、妇科等问题就不会发生。”

囤积大量货物卖不出去,不少代理们也逐渐发现,产品并不像宣传中的奇效,有些开始质疑产品的质量问题。

有代理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反映,从今年3月开始,自己所进的棒女郎产品的凝胶就变成了水。

一直在使用棒女郎和女神泡泡产品的符女士也突然发现,自己使用产品的部位开始出现难以忍受的瘙痒,“之前盆腔炎也从没出现过瘙痒。”停用了一段时间的女神泡泡和棒女郎,符女士的瘙痒也随之消失。

越来越多的代理聚集到一起,2016年11月,代理们开始维权,要求摩能国际退货。而日前棒女郎的官方微博公开表示,棒女郎公司不允许代理商向公司退货。

今年4月,柏勇作为维权代理商代表,在国家轻工业香料化妆品洗涤用品质量检测广州站,对棒女郎、女神泡泡两款产品做了检验报告。在棒女郎的外包装上,明确宣传“对白色念珠菌的平均抗菌率高达50%以上”。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从柏勇处所获得的这份检测报告显示,该产品对白色念珠菌抑菌效果为零。柏勇及众多维权代理商认为摩能国际涉嫌虚假宣传。

对此,摩能国际日前在棒女郎的官方微博上公布了一份检验报告,声称检测结果显示,棒女郎抑菌凝胶对白色念珠菌的抑菌效果为:2分钟抑菌率超过55%,20分钟超过71%。而提供检测报告的公司是与委托公司西安惠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同处于西安的陕西新时代生物转化检测有限公司。

在最新的官方声明中,棒女郎称旗下产品拥有国家相关检验检疫机构、实验室等出具的质检报告。但其所出具的仅是一份消毒产品卫生安全评价报告,棒女郎注册登记的也是“消字号”产品。而根据国家卫生部《消毒管理办法》等规定,“消字号”是经地方卫生部门审核批准的卫生批号,其产品不具备任何疗效,仅属于卫生消毒用品范畴,生产企业和经营企业不应该对“消”字产品做任何有疗效的宣传。

妇产科医生、现任卫生部国家级ALSO项目专家组成员、中国妇产科网创始人龚晓明,也曾于今年4月在自身认证微博上质疑,为何那么多的人在帮什么“棒女郎”这样的三无产品做营销来治疗“宫颈糜烂”?

摩能国际被质疑传销

直到参加广州峰会,姜芳才真正怀疑自己是加入了一个“传销组织”。曾经参加天使峰会的一位代理商告诉记者,现场到处都是“正能量”和成功的案例故事,感谢“天使”,感谢宝妈,“好多人都哭了”,给现场的人洗脑,打鸡血,“你想月入50万元以上,请选择600万元大核心;你想月入3万~5万元,请选择21万元小核心”……

就是在2016年广州峰会的感染下,唐先生一口气给摩能国际的一个私人银行账户打了282万元货款,进货约1800箱女神泡泡,成为“官方核心”这一最高级别代理。

但事实上,截至目前,唐先生也仅收到了1000箱产品,其他产品迟迟未到货。因未收到产品,唐先生要求退货,“最后只退了200箱,还扣了钱”,摩能国际称若退款,就要扣掉四分之一的货款。“我明明交了钱没拿到货,竟然还要扣我的钱,这太黑了。”作为核心级别的唐先生,又发展自己的下线,向自己的下线分销产品。

姜芳的上线告诉她,最重要的就是发展下线,通过下线把货物分销出去,赚取其中的差价,才能很快获利。

有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摩能国际的这种模式符合传销的特征。根据《禁止传销条例》,以下行为被认定为传销:一是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二是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三是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来计算和给付上线的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行为。

2013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曾明确指出,传销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

此前摩能国际总裁万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辩称,公司与最高级别的“官方核心”代理都签订了合同。摩能国际的销售通过3级代理模式,以卖货挣取差价的模式获得利润。而对于7级代理模式,万兵称属于销售过程中代理们自己形成的层级,与公司无关。

但事实上,记者所获得的一份女神泡泡7级代理的价格表上盖有摩能国际的公章。而记者所采访到的所有摩能国际代理,也均拿到了由摩能国际提供的电子授权书。

在摩能国际的一个官方网站上,7级代理商均可以凭借自己的微信号或手机号,查到摩能国际所提供的授权号。仅记者所采访的代理商在该网站上查询持有授权书的,就有5个级别,分别是核心、总代、皇冠、铂金和天使等。

对于柏勇等代理商的维权诉求,摩能国际在棒女郎官方微博中直指称其是“散播谣言”,并称已于2017年1月3日,针对名誉权纠纷起诉柏勇,并获立案。对于被质疑传销的“洗脑峰会”,摩能国际称,所有人是自愿到现场,因为认可公司的运营模式和产品,自愿加盟摩能代理产品。

截至6月5日中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多次联系摩能国际总裁万兵,对方始终处于忙线状态无法接通。

专家称微商从业者应端正心态

据中国互联网协会所发布的《2016中国微商行业发展研究报告》,2015年微商行业总体市场规模就已达到1819.5亿元,微商从业规模为1257万人,微商市场交易规模和从业人员都保持快速扩张态势。

摩能在官方声明中称,“我们所处的微商行业,是移动社交电商。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势必有野蛮生长的现象。”

对于摩能的这种模式是否属于传销,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律师胡钢称,具体还要由工商机关和公安机关根据情节来认定。

但一个正常的经营活动应该更严谨,必须事先明确约定,何时进货,什么情况下可退货,而像摩能这样“完全不允许退货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胡钢指出,相关参与方必须端正心态,“商业经营活动一定要靠产品本身的价值,像这样通过虚幻的渠道来赚钱的模式,是不能长久的”。

之所以一些微商形态被质疑有传销之嫌,胡钢认为,这是因为靠渠道赚钱太容易了,“人都是贪婪的。加上机制上没有保障。” 他指出,一个正常的商业模式,至少应明确商家的主体身份。商品来源应是可追溯的,然后有相关的争议解决机制、赔偿机制,有安全质量保障等这些正常商业环境中必备的条件,这种完备的商业模式才是合法的,才能衍生发展下去。

而在一些微商的实践中,交易者往往不知道交易对手是谁,微商的身份验证并未达到足够的清晰准确,比如账户写的是某个人或某公司,这种微信号只需提供一个相关号码,或相关证件的复印件,“这很容易伪造”。“出现纠纷了,对方一把你拉黑,你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导致微商处于比较复杂混乱的局面。”胡钢说。

姜芳便遇到了类似的情况,直到参与维权后,她才发现自己的上线真名并不叫“弈宁”。一位摩能国际代理告诉记者,由于在微信群中表达了对产品的质量疑问,自己就被踢出了群,被拉进黑名单。

对于如何推动问题的解决,胡钢认为加强社交平台的身份认证会有一定作用,但不会有实质改变。他认为,构建行业环境,如通过法律强行规定,或社交媒体行业自律,强制性地构建起责任保险制度,比如,社交平台可以明文规定,在平台上做微商的主体,必须去保险公司投保责任险,卖多少就投多少,保险合同要公开。“那么乱象丛生的问题才能得到治理”。

  • 我要创业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

申明: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投稿删稿联系邮箱:398879136@qq.com  青年创业网首页http://www.qncye.com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