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o,是要拯救还是带偏消费级VR?

2022-07-02 20:15 来源:互联网

当下VR游戏有多火?一个寻常工作日的下午,笔者来到位于长沙的一家科技潮玩集成店,与其它产品柜台的门可罗雀相比,VR柜台周边已经聚集了不少顾客,三台游戏样机全开,店内仅有的三个店员都在为顾客声情并茂地介绍着一款当下最火的VR游戏机——Pico neo3。

或许有人对工作日下午2、3点大型商场的人流没太多概念,这么说吧,这家科技潮玩店的对面就是长沙的“网红一哥”茶颜悦色,在这个时间点除了偶尔到来的外卖小哥,茶颜悦色也显得那么平平无奇。相反,笔者在潮玩店内一共待了不到一小时,前后来到VR柜台的人就多达十数个,这是Pico的魅力?还是消费级VR的春天真的来了?

Pico以一己之力带火国内VR

自去年8月,字节跳动收购Pico以来,Pico的曝光来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这种短视频的疯狂露出加上字节跳动自有渠道的洗脑式传播,即使那些平时不关注VR的用户,想必也听到过Pico的大名。

门店店员告诉笔者,“这几个月来Pico已经成为他们点卖得最好的产品,基本上一天卖一两台不是问题,至于之前的销冠switch,现在已经鲜有人问津。”

VR早不是啥新鲜玩意,十年前就有了相关产品,不过VR的风潮总是一阵一阵,记得上一次国内VR市场有如此动静,还是在2019年,当时华为时隔两年再次推出VR Glass、HTC宣布停止智能手机硬件创新全力投入VR/XR虚拟现实业务、苹果开始大量收购VR/AR公司、微软推出了混合现实头显hololens2、最主要是Oculus Quest开始正式发售。

不过,与当年的“八仙过海”相比,今年Pico可谓是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国内VR行业的话题。Pico又是如何做到的?

字节跳动再次诠释一个好的“金主爸爸”对产品落地将起到怎样的作用。抖音就不说了,“自家人”当然什么都要是最好的,从开屏广告到广告视频插播再到直播间流量扶持,抖音给予的是满配,并且还建立的相关话题,目前播放量已经接近10亿。

抖音之外,同样差不多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各路KOL、UP主的种草、打卡视频随处可见,覆盖B站、微博、知乎、小红书等几乎所有的热门社交娱乐平台,其中更是不乏明星撑场,比如张晋、蔡少芬、程潇、杨迪等等。

在京东、天猫、小米等电商平台,Pico拿到了最优质的推荐位,不负所托的是,今年618期间Pico就给出了一份优异的成绩单,在京东618开场10分钟,Pico成交额同比增长超20倍;在天猫平台,Pico也跻身“智能配件榜”TOP 10。

这便是“钞能力”,字节显然也比较满意,今年5月调高了Pico 2022年的销售目标至180万台,此前目标为100万台左右。

在一波重金营销后,用户看到了Pico,但显然还不够,于是Pico开始在销售上做起了文章。

去年,Pico推出打卡半价送的活动,需要用户连续登录180天每天体验半小时以上,则能返还一半购机款;今年,Pico又推出了“30天免费体验无忧退货”的活动;618直降活动使价格更是来到历史最低的1599。

在这些促销活动下,Pico走量开始初具规模,不过这些活动也为Pico招来了不少非议。

“跃跃欲试”与“劝退”并存,Pico的两极化口碑

有句话叫“有多少人喜欢你,就会有多少人讨厌你”,这也是Pico如今的真实写照。

说实话在第一次体验Pico后,笔者确实动心了。先说说体验感受,第一个亮点在于佩戴起来整体比较舒适,不会压脸,一体机看起来很重但戴在头上负担并不大,不会出现头重脚轻的感觉;第二的亮点在于“晕动症”不明显,在实体店大概试玩了3款体育型游戏,总计30分钟左右的时间,Pico给我最大的惊喜在于并没有感觉到太明显的晕动症,当然可能是与游戏有关,但相比多年前的VR体验已经有了质的突破;第三个亮点在于内容画质,看电影或看表演舞台画质表现都不错,特别是一些特制内容沉浸感比较强,且画面调试也并不复杂,觉得画面不清晰无需摘下设备,只需动动头机器便会自动适配调整。

“这就是国内目前最好的VR设备”销售人员信誓旦旦的说。“特别是现在这个价格,是以前从未有过的。至于里面的游戏,现在买主机我们还会送10款游戏,其他的你要着急玩可以直接买,要是不着急可以通过做任务得金币,再用金币换购。”

再加上那些活动,似乎现在购买Pico确实是个不错的时机,但抱着先看看的心态,一查却发现那些活动好像正成为Pico口碑崩塌的源头。

首先是此前已结束的180天打卡返半额活动,因各种问题有着大量投诉。

然后是关于当前正在进行的“30天无忧退”活动,今年4月有消费者在黑猫上投诉称,“30天无忧退货”是虚假宣传,前后所收到的规则并不一致。另外一位用户同样因为“30天无忧退货”无法退全款而发起投诉,但至今两起投诉都未解决。

此外,还包含大量如京东购买的用户无忧退只退E卡不退现金、到账不及时、退货设关设卡等种种问题。

然而,这些服务或营销上的问题对于Pico而言可能还可能还并非最致命,有老玩家在网上将Neo3奚落了个遍,或是手柄丢失问题一局游戏丢失4.5次、或是抗光性、或是安全定位差摘下设备就导致安全区丢失,又要重新定位,这些能力还都是与Neo2相比,由此不少玩家提出质疑是不是为了与Quest2打价格战,所以Neo3是“阉割版”?

当然最主要是少不了来自Quest玩家的Diss。

例如有玩家在知乎上发言称,无论是从硬件、续航、游戏配套等方面来说,Pico与Quest都不具备可比性,最大的优势是价格,如果是浅尝辄止可以选择Pico如果是VR游戏爱好者还是建议选择Meta Quest2。

看起来很中立的一番发言,实际上却将Pico说得一无是处,但Pico真的有那么不堪吗?只能说,Quest注定将成为Pico前进道路上的巨大难关。

Pico比肩Meta Quest的两道难关

Pico被Meta Quest玩家提到最多的地方就是内容生态,目前Quest平台大概有上千款游戏占据绝对优势,而Pico主要依赖于SteamVR,游戏数量方面只有200多款,并且不止数量上的差异,质量上也是如此,当前在Pico的游戏列表中几乎没有一款TOP级别的大作,根据Steam2021年最畅销TOP100 VR游戏排行榜,排在前12名的游戏中,Pico只引进了《亚利桑那阳光》和《SUPERSHOT》,而部分大制作游戏更是属于Quest平台独占。

不止游戏,其他生态内容也是Pico的短板,有媒体统计截止到4月底Quest平台共计357款软件,而Pico只有200多款。

不过,当前字节对Pico的投入力度之大远超想象,内容生态这一块更是重点,既然游戏上短时间无法追上,Pico选择在其他生态另辟蹊径,4 月 9 日,Pico独家直播了2022 王晰“图景”个人巡回音乐会,这是业界第一场面向公众的8K 3D VR演唱会;5月17日Pico又举办了郑钧“We Are”VR私人唱聊会,再次颠覆了传统观演模式;6月6日,发布“3D大片重燃计划”,宣布将携手迪士尼、索尼影视、环球、派拉蒙及狮门等多家全球顶尖影业,陆续上线超过百部3D经典大片版权资源,不乏漫威系列、变形金刚、银翼杀手等影史传奇经典;日前,又宣布虚拟偶像女团A-SOUL正式入驻Pico平台,并于6月17日晚20:00举办首场VR夜谈;6月23日正式上线了系统级好友应用Pico好友(1.0.0),再一次展现Pico在社交领域扩张的野心。

不拘泥于游戏内容,而是从短视频、综艺影视内容下功夫,或许是Pico有意区别于Meta Quest的打法,不过这种模式对于用户进入及留存能起到多大作用?

在内容生态之外,由于Pico和Meta Quest的主战场不同,所以Pico还面临着一个“用户习惯”问题,主机游戏在国内来说一直都是“小众市场”。截至2021年底,中国PC游戏玩家已达3.287亿人;截至2021年6月,中国手游月活跃用户数达5.48亿;而当前中国主机游戏玩家人数还不达800万,相较之下王者荣耀日活用户就在一亿左右。

去年,VR全球总出货量首次突破1000万大关。其中Meta Quest份额达到78%,第二的是国产DPVR占5.1%份额,Pico以4.5%的份额位列第三。2022年一季度Pico全球出货量约为17万台,市场份额增至约6.18%。

即便短期类有所提升,但要想全面打开国内用户的心,Pico有点任重道远。此外,在Pico的相关营销下,能看到最多的回复就是游戏要钱吗?

多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们,国内的玩家更愿意接受“道具收费,游戏免费”的模式,虽然近年来Steam有些许改变,不过也还是小众用户,Pico能否扭转这一消费习惯也是未知。更重要的是,并且相比之下Quest平台用户在设置开发者模式后,反而能通过破解版获取更多免费游戏,再加上网上有很多免费的资源,足够用户选择。

当然,对于国内用户来说,选择Meta Quest2也不见得是最优解,网络限制、全英文和支付复杂等问题也是事实。

不过据Steam平台最新5月数据显示,Quest2的市场占比为47.99%,Pico Neo3的市场占比为0.63%,二者相差约76倍。要比肩Meta Quest,Pico显然还有路要赶。

下一站Pico怎么走?

在吸引新用户的同时,Pico还有个问题不得不提前考虑,就是如何留住用户,这也是整个VR行业所面临的问题。

当下Pico在战略上就面临着一个“尴尬”,之所以把游戏发行计划定成按月推新款,充分做好广告和预告,就是想用不断补充游戏生态的方法,刺激用户持续使用设备。然而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游戏引进,版权谈不谈得拢是一方面,能不能过审又是一个问题。二是游戏自研,今年字节又一次砍掉了自己大量游戏部门,很显然短时间内字节自己是无法对Pico直接形成内容扶持。缺乏大作,其他游戏吸引力有限,用户“逃跑”不可避免。

目前在网上能看到大量Quest及Pico用户都评论说,他们的积极性基本只能维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此后设备就开始在角落吃灰。

显然,VR是一个来得快去得也快的行业,去年圣诞期间,Meta Quest在全球两个主要应用市场的下载量为130万次,新下载量每周增加363%。但据外媒统计,Quest2的流失率也高达40%。这尚且是在已经发展多年的欧美VR市场,国内VR品牌的新增用户的流失率可能更高。

此前,扎克伯格和周宏伟都坚信VR/AR将会是下一代计算平台,所谓计算平台简单来说就是相当于现在的手机、电脑,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生产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不过显然当前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就连刚刚入行的罗永浩也直言“三大游戏主机的年销量是5000万部左右,就算VR多了些社交属性,能比三大主机多卖几倍,一年卖到一两亿部应该到头了。它可能是史上最畅销的游戏机,但一定不是计算平台。每年能卖上十来亿部的设备,才能叫下一个计算平台。”

至于未来,不管Pico是选择单纯成为“游戏机”,还是真的志在“计算平台”,哪条路都不好走。况且除Meta Quest外还有更多的竞争对手也在跃跃欲试,像6月21日,一则关于苹果VR指环专利的公布再次让科技圈沸腾。与此同时,日前腾讯控股向其员工宣布正式成立“扩展现实”(Extended Reality,简称:XR)部门,正式公开其在元宇宙概念上的发展,“扩展现实”。

Pico能否成为字节下一个“抖音”级产品?不如先定个小目标,鉴于Quest 2发售一年累计销量超400万台,Pico何时能达到400万销量时,或许才真正具备一战之力。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