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银行行长离职 互联网银行陷窘境

2015-09-16 09:04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首任行长曹彤的骤然离职,将获批开业尚不满一年的微众银行推向舆论风口。

  9月15日,微众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上周我行召开董事会接受了申请。曹行长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微众银行所任职务,根据规则还在走有关程序”。新京报记者经多方证实,曹彤将转战厦门金圆集团筹建金融公司。

  目前市场充斥着对曹彤“出走”理由的各种猜测。上述负责人称,关于此事的猜测和传言,微众银行不作评论,未来会选择时机对外披露。

  遭招商银行关闭APP开户验证接口,微众银行又遇行长曹彤离职“出走”,这家一出生便自带明星光环的首家民营互联网银行目前“星途不畅”。互联网银行路在何方?

  想“从头开始”的行长走了

  去年曾在赴任前剃光头以示“从头再来”拥抱互联网金融的微众银行行长曹彤,不到一年,选择了离开。

  曾在中国人民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传统银行界耕耘20余年的曹彤,去年在赴任微众银行一职前“剃头明志”。他曾开玩笑地说这寓意事业和微众都要“从头开始”,可见其要做一番事业的决心。

  不过,这位“下海”的传统金融人恐怕从未想过,微众银行之行会如此匆忙结束。

  昨日,新京报记者从厦门金圆集团和多方证实,曹彤辞任微众银行行长一职后,转战厦门金圆集团,负责组建“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据介绍,这两个项目由曹彤主导推进,将于今年第四季度正式展业。

  9月21日,金圆集团将联合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举办“厦门资产证券化高峰论坛”,曹彤将以主持人身份亮相,这也是他以新的身份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分析认为,曹彤拥有深厚的传统金融机构经验,并在微众银行拥有实战经历,这将对于他开展互联网金融创新产生积极影响。

  曹彤为何选择从微众银行离职?业界猜测,出身于传统银行的曹彤或与首家互联网银行不兼容,传统银行人与互联网企业,注定要有一定磨合期,在磨合中难免出现分歧。也有说法是,被平安系包围,各方角力难以避免。

  事实上,在外界看来十分突然的事情在微众内部似乎早有迹象。有微众银行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曹彤好几个月都没来上班。早在一个多月前,微众银行下发的一份内部文件中,本由行长签字的地方,签名就变成了微众银行监事长李南青。最终,“旷工”数月的曹彤选择了离职。

  谁将成为曹彤的继任者?业界猜测,或由现任微众银行监事长李南青接任,但这一猜测并未得到微众银行的正面确认。微众银行表示,“有关接任者,正在按照有关规定走相关流程”。

  遭遇入口危机

  最近微众银行有点“祸不单行”的节奏,除了行长离职,还被爆出被招行关闭了APP开户验证接口。

  纯网络银行微众银行于2014年12月12日获批开业。不过,开业不足一年的微众银行似乎与想象中差距较远,并未有大量银行属性的业务。

  目前,因一直没有实现远程开户,微众银行的业务发展受到限制。因为弱实名电子账户的性质,该行目前无法实现存贷款和转账支付等资金划转功能。只能依靠其他同业的账户验证为用户开通账户,办理基金及保险购买等业务。

  在同业合作中,招商银行日前关闭微众银行开户验证接口一事,引发了关注。

  9月7日,有用户反映招商银行无法绑定微众银行APP。此事引发广泛关注。

  9日,新京报记者多次实验后发现,未绑定招行卡的用户,其招行储蓄卡无法绑定微众银行APP。不过,9月7日前便已成功绑定招行卡的用户则不受影响,仍可转账。9月15日,记者试图绑定另外一张招商银行卡,在通过人脸识别和输入短信验证码后,收到提示“暂不支持招行卡,建议换其他银行卡重试”。目前已绑定的招商银行卡仍可以自由转入转出账款,单笔和每日最高限额均为5万元。

  对此,招商银行对外表示,近期有银行接到部分客户投诉,反映其银行账户中的一些扣款交易非本人操作。经过调查分析,发现这些交易是由于一些机构滥用跨行代扣接口导致的。

  微众银行则称,注意到同业的相关言论,但没有收到正式照会。目前业务正常。其他银行的绑卡操作均可正常开展,业务未受影响。

  9月10日,微众银行和招商银行发表联合说明,表示两行业务互补、地缘相近,一直保持紧密合作关系,将继续探讨进一步合作空间。但对于接口暂停却并未给出正面回应,只是表示事件存在偏颇。

  身为“互联网银行”,但无法自己给用户开户,而要依靠其他银行的银行卡给用户做身份验证,如果其他银行纷纷效仿招行关闭入口的做法,微众银行的前景恐怕不妙。据统计,目前除招商银行外,微众银行支持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中信、广发、光大、平安、民生、兴业、华夏、浦发、邮储、上海银行的储蓄卡绑卡,信用卡则暂不支持。

  互联网银行员工“闲得开脑洞”?

  曹彤的离职、招行关闭入口风波等事件引发业界对互联网银行未来之路的讨论,更折射了互联网银行当前的发展困境。

  事实上,随着最初的“千呼万唤始出来”,到现在的少量几款产品,曾经笼罩在互联网银行头顶的光环早已黯然失色。

  因为远程开户功能迟迟无法实现,互联网银行目前只能依靠其他银行的银行卡给用户做身份验证,开立的账户为弱实名账户。根据监管要求,弱实名账户不能吸收存款。

  分析认为,尤其是近期招商银行关闭对微众银行的入口事件,充分暴露出互联网银行不能自己开户的弱点,有一种“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之感。

  既然远程开户问题并非短期能够解决,那么,互联网银行如何“掌握自己的命运”呢?

  另一家于6月25日正式开业的阿里系浙江网商银行,截至目前还没有上线产品。多位网商银行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到位的员工工作量普遍不饱和,由于没有具体的业务,大量的技术人员也只好“闲着开脑洞”。

  昨日,浙江网商银行行长俞胜法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网商银行官网尚未有相关产品,目前主要将产品放在淘宝、天猫卖家平台上推介,主要是贷款类产品,月底将在官网放产品介绍。

  对于员工反映的“无产品焦虑感”以及时常的清闲,俞胜法表示,这应该是互联网银行都面临的问题吧。

  相对于网商银行部分员工目前的“清闲”,微众银行技术员工表示,“不会那么闲”,互联网银行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断研发新产品。尤其是微众银行APP上线以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上线新产品。

  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银行只能走“轻资产”模式,就像微众银行的定位是一家连接客户和传统金融机构的平台,其盈利模式并不是传统的存贷利差或者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而是来自于与合作金融机构的业务成果分享。

  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则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微众银行会走同业道路。目前,微众的定位一直都是互联网平台,做的事也都按此定位。我们没计划成为一家传统定义的银行”。

  • 创业登记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