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的“铲子”生意

2022-05-13 19:35 来源:互联网

抖音的配套工具列表里,又添了一项新产品。

  据Tech星球报道,字节跳动推出了一款面向直播行业的直播一体机硬件设备——“聆镜”,以及一款同名APP,并且可以为MCN机构提供打造专业直播间服务。

  早在去年7月,字节跳动内部就被爆出正在开发一款新的智能硬件,字母榜当时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这是一款有别于手机和电视的带屏产品。从眼下爆出的消息看,该硬件可能就是“聆镜”。

  “聆镜”不仅成为继大力智能灯后,字节跳动的第二款硬件,而且还成为字节跳动版图中的又一把新铲子。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卖铲子的生意,已经在协同办公、视频工具、营销工具等领域布下了如飞书、剪映、巨量引擎等棋子。

  随着用户注意力从图文向视频时代迁移,2016年,字节跳动发力短视频,抖音逐步取代今日头条,成为字节跳动的新顶梁柱,并一步步长成超级APP。字节跳动曾经依赖于从今日头条新频道中裂变出一众新APP,如悟空问答、西瓜视频的打法,被崛起后的抖音所改变。

  及至2020年,抖音日活突破6亿,稳坐中国第一大短视频平台,但也由此开始陷入用户增长瓶颈,抖音的未来目标从追求增长转向巩固留存,提高用户平台使用体验则成为增强用户粘性的必要手段。

  也是在2020年,抖音上线了视频剪辑工具剪映,以方便用户更简单快速地剪辑发布视频。“聆镜”则是抖音将这一策略由软件端扩大到硬件端的最新尝试。

  拱卫在抖音周边的这些配套铲子工具,为字节跳动筑起了一道抵御对手抢夺用户的篱笆,并尽可能减少自身体系内流量的流出。

  但摆在字节跳动CEO梁汝波面前的更大挑战则在于,面对抖音流量增长见顶的事实,字节跳动需要找到更多新的增长点。

  字节跳动广告营收连续7年的增长在2021年被打破。据《上海证券报》报道,2021年上半年,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反映在两大核心产品端,抖音收入增长停止,今日头条甚至被爆出已处于亏损边缘。

  除了借助卖铲子生意尽可能开源之外,梁汝波治下的字节跳动还在向两个方向寻求增收突围:一是加码B端;二是走向业务闭环。

  一场从轻入重的战略调整正在字节跳动内部缓缓推进。

  A

  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字节跳动,随着旗下抖音等信息流产品的成功,率先将目光投向了广告行业。2019年,字节跳动面向广告投放平台,推出了第一把铲子工具——巨量引擎。

  2019年年中,字节跳动正式开启搜索业务的商业化,今日头条是主打阵地。一年后,字节跳动全产品线上线了搜索广告,囊括了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等产品。巨量引擎成为支撑字节跳动大范围上线搜索广告的重要助力。

  作为字节跳动官方品牌,巨量引擎为广告主连接了字节跳动全系产品,横向打通了字节跳动产品的商业化底层基座。

  2020年,是字节跳动做铲子生意的重要转折点。这一年,字节跳动上线了视频剪辑工具剪映,后者通过降低视频创作门槛的方式,来提高西瓜视频、抖音等平台中创作者的活跃度。

  剪映首届创作大会上,剪映创作工具负责人Kiki表示:“剪辑工具会像相机一样,成为我们的日常需要。”

  视频生产工具甚至被众多视频平台看作短视频之外的第二战场。同样在2020年,B站推出了自家视频剪辑工具必剪,快手发布了快影……

  发布一年后,官方数据显示,剪映模板创作人数超过10万,模板量超过550万个,日均使用次数超过5000万次。

  在软件端有所突破后的字节跳动,这一次又将目光瞄向了硬件端,新推出的“聆镜”。意在帮助字节跳动进一步挖掘直播金矿。

  “聆镜”包含为MCN机构打造专业直播间以及直播一体机两方面内容。据直播业内人士透露,一个直播间的硬件设备需要很多种,包括耳机,耳返,麦克风,摄像头,灯光,摄像头,主机等。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5年底,中国短视频/直播音频硬件市场规模将超100亿元。

  B

  在卖铲子上走向软硬一体的字节跳动,只是梁汝波新规划中的一个小分支,更大的改变正在同步发生。

  2021年11月,梁汝波正式接任张一鸣的CEO一职,上任后的内部信中,梁汝波明确了字节跳动新成立的六大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此时的抖音已经走到了增长趋缓的新阶段。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报道,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营收约为3678亿元。2020年,字节跳动首度披露了业务数据,当年实际收入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这意味着,字节跳动2021年的增速已经降至55.45%。

  为了寻求新的商业增长点,字节跳动开始加码B端。

  去年7月,字节跳动旗下懂车帝在重庆推出首家线下体验店,打造“汽车超市”。钛媒体4月份报道,字节跳动从去年开始又筹备了一个新的二手车项目“懂懂好车”,经营范围包括汽车新车销售、汽车旧车销售、二手车经销等。

  同时,字节跳动还在2021年通过收购麦田房产旗下的一家空壳经纪公司,补齐了二手房业务相关中介牌照。

  发力汽车、房产领域之外,字节跳动旗下火山引擎,还在去年下半年正式发布了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IaaS服务,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云的目标是,成为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之外的“中国第四朵公有云”。

  梁汝波上任后的另一大重要调整是,一改张一明时期的半开放状态,引导字节跳动朝着生态闭环方向加速前进。

  如字节跳动在2021年7月将音乐升级为P1优先级后,又在随后几个月内推出汽水音乐APP,和配套的音乐人服务平台等。

  更明显的改变来自电商板块。抖音2021年7月开始内测抖客,8月上线电子面单,同期成立两家物流公司;12月底,上线独立电商APP抖音盒子,并于今年1月推出了快递服务音尊达,加上已经上线的抖音支付,字节跳动构已经筑起了一条相对完整的电商产业服务链条。

  增设懂车帝体验店,布局线下卖车场景,加码云计算和音乐、电商等业务闭环的背后,是梁汝波带领字节跳动从轻转重的一场新冒险。

  就在“聆镜”被媒体爆出同一时期,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被爆出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且字节跳动旗下的其他多个公司也陆续更名为“抖音”。加上4月底新CFO高准的上任,外界围绕字节跳动重启上市的猜测再次出现。

  “聆镜”等新的配套铲子工具的出现,不仅有助于增强核心APP抖音的竞争力,更有望帮助字节跳动向资本市场讲出更丰富的故事。

  C

  成立十年,字节跳动所取得的建树大多集中于软件领域。今日头条、抖音等爆款产品的成功,撑起了字节跳动的迅猛发展以及超千亿美元的估值。

  随着逐渐深入硬件业务,字节跳动也不得不踏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补足自身在硬件产品、研发、市场以及供应链等方面的一系列短板。

  以“聆镜”为例。字节跳动打算为MCN机构提供软硬结合的直播解决方案,而在不同的操作方式之下,它需要面对不同的挑战。

  在湖南一家MCN机构担任中层管理的李明认为,直播间中的设备种类繁多,且设备都是套件,每个单独的设备都有专项的专利和技术。如果字节跳动从0开始投入,预计项目费用在亿元左右。如果选择做“集成”,那字节跳动可能会走国产手机品牌的旧路,因为一些硬件和元器件已经有成熟的供应商了。

  “(比如)麦克风肯定选麦肯,摄像头单反是专业级的主流,剩下的就是配套的声卡系列。摄像头市面上最基础的是罗技系列、爱兔系列,然后就是单反系列。”

  至于聆镜直播一体机,李明告诉字母榜,它非常初级,甚至看到外观就知道无法与其他品牌的竞品相比。聆镜直播一体机确实有市场需求,不过需求量并不大。“各大MCN机构公会和工作室类型的直播团队,包括个人主播都是有直播设备需求的。”

  其实在字节跳动之前,直播设备领域就已经有多个入局者,而字节跳动的进入无疑提高了这个细分赛道的关注度。

  李明举例,以当前市场上的主流品牌“瑞易达”来说,“聆镜直播一体机与瑞易达的产品相比,差距非常明显。”

  从媒体曝光的正面照来看,聆镜直播一体机白色机身下方有三个旋转式按钮,分别对应麦克风、耳机、音乐三个功能。而其他品牌的产品,基本都是全程触控式操作,能提供的服务也不只局限于音乐、麦克风。

  以瑞易达的产品为例,它的直播一体机产品包含从灯光到直播特效等多方面内容,主播可以用一体机设置虚拟背景,不同时间节点,如618,可以选择内置的背景模板,其中还内置了直播的提词器。

  一个细节是,直播间中往往都需要灯光设备为主播打光,聆镜直播一体机却没有这一配置。售价方面,相比瑞易达一万元左右的定价,聆镜直播一体机15800元的价格也谈不上优势。

  从功能、价格、市场需求多方面来看,字节跳动的聆镜直播一体机远没有达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程度。在李明看来,它成功的关键在于定位,如果是走低端路线,大卖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可以给各个MCN做试播设备。”

  不过,李明认为聆镜直播一体机的价格不像为了走低端的。“字节现在推出直播一体机有点早了,且没有吸收市场已有的经验。”

  业务上迎来一系列转变的字节跳动,当下正在遇到越来越多新问题和新挑战。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