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情趣用品: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2015-05-03 09:25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导语:7、8平米的空间里集合了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一台茶几、一个沙发、一张折叠床。作为娇羞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屈居”在这间小屋子里着实让人觉得过于低调了。

娇羞APP 孙成晓 情趣用品电商 互联网+ 创业经验

走进孙成晓办公室的时候正值傍晚,夕阳透过窗户打进来给屋子蒙上了一丝“娇羞”的色彩。7、8平米的空间里集合了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一台茶几、一个沙发、一张折叠床。作为娇羞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屈居”在这间小屋子里着实让人觉得过于低调了。

笔者带着见网友的心态开始了与孙成晓的聊天。在之前的联系中,孙成晓一直给笔者一种大叔的印象,微胖,胡子拉碴,略显猥琐。而眼前这个戴眼镜,清瘦的“少年”让笔者的防御系统瞬间崩溃。

刚落座,孙同学便进进出出几次将娇羞APP上热销的情趣产品摆满了茶几,完全不在乎佯装淡定内心澎湃的我。瞬间视野被避孕套、飞机杯、自慰棒、皮鞭等等产品充斥了,品类丰富,色彩斑斓。孙成晓看着桌子,也微微有些“娇羞”的神态。

应聘者的两种反映

“我妈不同意”VS “太牛逼了”

“情趣行业的从业者很少,有经验的人也很少。之前卖运动鞋已经没有挑战了,所以想做这个。”孙成晓毫不避讳的谈到初入情趣用品行业的心态。

从有想法到见投资人就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第一次见投资人,连个PPT都没做,全凭一张嘴说服并顺利拉到天使轮。这也让他看到了娱乐消费无限发展的可能。

随后,辞职,创业,组团队,找房子,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

孙成晓介绍,目前团队有13个人,4个女孩子。公司成立第一天来了7个人,初步的团队模型出来了。首批招来的大部分都似乎做技术,与产品本身没有相关性,因此对公司定位情趣用品并没有太多挑剔,但是后来在招聘的过程中出现了两种极端的反映。

“一说我们是做情趣用品的,立马有人说‘我妈不同意’;另一种反应就是‘卧槽,太牛逼了’。所以我们一般就要特别感兴趣的人过来。”对于这种极端的反应孙成晓早已习惯。

对情趣行业的“歧视”和“偏见”也常常使孙成晓成为话题人物。在微信群里,只要他一发言,便会成为大家调侃的对象。也由此会有小伙伴们借机揩油,蹭蹭新品体验之类,对此,孙成晓心知肚明却也不戳破。

“大家不会跟别人说买了这个东西(情趣用品),但是别人买了一定会调侃。这是中国人的一种心态。”

娇羞的方向?

要做情趣版的聚美优品

对孙成晓质疑的声音还有来自投资人,很多上了年纪的投资人并没有看懂娇羞APP的方向。

此外,年初上线的新版本加入了社区的新功能,使得这款电商APP有了社交和互动的元素。但由于话题的特殊性,使得产品涉黄、低俗、擦边球的质疑不断。娇羞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约炮圣地?

孙成晓解释道,这是一种内容消费,与产品消费并列。但对尺度是有把控的,论坛里的每个帖子都需要我们审核才可以发布。孙成晓将一张巨乳照片展示给笔者说道,这是目前最大的尺度了。但画面上那个姑娘妩媚的表情还是让笔者思维有点跑偏。

但实际上,娇羞APP用户已经遍布到了三四线城市。相比一二线城市来说,三四线城市的群众生活很单调。“饱暖思淫欲”的种子遍地开花,但无奈实体店资源的匮乏及用户的害羞心里,都激发了移动情趣电商的发展。

“你可能想象不到,我们的用户很多都没听过淘宝。”孙成晓“傲娇”的表示,“三四线城市的人是比我们更孤单寂寞的,他们的生活更单调乏味,他们同样需要这些东西(情趣用品)。”成长于三四线城市的孙成晓深有体会的感叹。

孙成晓介绍道,“淘宝电视广告不多,使得三四线城市的用户认知比较少,因此我们的很多用户是不知道淘宝的,也不会用支付宝。而他们上网主要是通过手机,是略过PC这个环节的。”

这个结论着实让笔者有些意外,原来万能的淘宝也有无所不能及的地方。如果就此将淘宝视为劲敌的话你就又错了。“做电商把模式搞的太重不太好,我们现在就是自己掌握自家渠道,没有商家入驻,可以将我们理解为情趣版的聚美优品。”孙成晓给娇羞做了如此定位。

最拼的创始人

亲自上阵体验情趣产品

为了能更好的了解市场,孙成晓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对用户进行分析。据其透露,娇羞APP的用户涵盖的人群包括了警察、医生、老师、学生、个体老板、金融等等,甚至还有来自千年古刹的和尚。

“用户男女比例上来说,男性购买者占到了7、8成。”谈到这里,孙成晓举起了桌子上的飞机杯说道,“这个是我们针对单身男性用户推出的,同样单身女、已婚、同性恋等等群体我们的产品都能覆盖到。我们满足的是从16到60岁的所有群体。”

“其实,这和心态有关系。很多人对这个都是有误解的。比如说很多人有了女朋友,就不会再买情趣用品了。”

笔者灵光一闪,遂问道,你会给你的女朋友买情趣用品吗?

“呃…你猜,哈哈哈”孙成晓本能的掩盖了我的提问。这样的反应其实和当下大部分购买情趣产品用户的心理一致,本能的羞于表达。

此前,笔者询问了周围一位男性友人小A会不会购买情趣用品。对方的回答是有想过,但是也有顾虑。

“多方面的因素吧主要是自己还没有完全放开,对于情趣用品的认知只是来源于一些宣传,并不是很清楚的知道他们的用途,所以还不敢尝试”小A如是说。

对此,孙成晓也是赞同的。

从用户购买意向上来分析,一个产品最好的口碑来自于周围朋友的推荐。而情趣用品由于隐私性极高,因此用户对产品的认知模块是缺失的。

正是因为此,娇羞APP开辟了“用户晒单”“真人测评”两个大尺度的模块。其中的真人测评在一定程度上以社交的元素激发了用户对情趣产品使用方法的了解。

更让笔者节操尽碎的是,孙成晓对产品的认可大部分来源于亲自实践。“实践出真知”果然是硬道理。这种实践不仅是对产品产地和制作过程的考察,更包括了亲身体验。(此处画面自行脑补,笔者捂脸已跑远)话题至此,孙成晓熟练的将桌子上的两个安全套拆开,“严肃”的跟我讲解了两款产品从薄度到质感的区别。“杜蕾斯很难用的,我从来不用杜蕾斯”这样专业的论断很难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正视,而就在此时此刻,面对着两个捏瘪的套套,笔者觉得节操只不过是个虚伪的纸老虎,完全阻挡了追求真相的道路。

“最开始做情趣用品的时候觉得,东西好不好用我完全不知道。比如说飞机杯,当时就拿回家一个体验了一下。”孙成晓大方的承认自己的体验过程。

“与用手比起来,这个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赤裸裸的结论也将谈话推向了高潮。“这种东西首先要说服自己的,自己好才能推荐给别人。”

走出办公室,外面天已黑。和孙成晓一起走向地铁站的路上我打量了下身边这个普通的男孩,走在夜幕下,他和涌进站台里的下班族一样。但是没人知道,这个87年的少年正在用着移动互联网的力量改变着大家对性事的看法。


  • 创业登记
  • 进入论坛
  • 关注微信